第九百四十六章 第二个条件

    道士两手摊:“可是我不满意啊!”

    敖昆气急:“我条件还没开呢,您怎么就能说不满意呢!”

    “那好,你开!”

    道士嗤笑:“我可提醒你,妖皇剑乃是至宝神剑,至宝无价,我看你能开个什么价码让我满意!”

    “我...!”

    敖昆哑然。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确实,至宝无价,以什么为交换可不是他人说了算的,需要回到妖族着急其他几位大掌祭,同从长计议番才行。

    敖昆也是无奈,李初的背景太硬了。

    如果今天在这儿的不是道士而是另有其人,他有信心能开出个让对方满意的价码。

    可是天道尊,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直假装不在的霸骨也坐不住了,见敖昆为难,他咬了咬牙开口道:“前辈,妖皇剑本就是我妖族所有,虽然现在的持有者是初小哥,但归根结底妖皇剑还是我妖族的,此物理应归还。同样的,我妖族也不会白白让小哥还剑,我偌大的妖族总能找出能让你们满意的东西,前辈又何苦为难我妖族呢?”

    “吆喝,小老虎,这些年不见,你文化水儿见长啊?你这是在教我拾金不昧的道理吗?”

    被道士的目光扫,霸骨顿时个激灵,咬着牙没肯后退步,强做淡定道:“晚辈不敢,晚辈只是说个请求。试想若是今天易地而处,丢东西的是前辈和初小哥,见有人捡到自己的失物,你们肯定也会如我们样的心情的!”

    “放心,不会的。”

    道士微微笑,牙齿白光森寒:“我会劝他交回来,不交的话就抢回来。”

    霸骨无语,赶忙低下头去,心里破口大骂的同时,泛起浓浓的悲哀。

    道士摆明了是强盗理论,可偏生他强的恐怖,他们只能忍气吞声。

    同时霸骨也知道,道士的做法同样也是大多数人的做法。这是个人吃人的时代,但凡修行者不分种族,九成九都是自私自利之徒。

    拾金不昧?

    有,极少,而且会被很人多当成傻子。

    道理永远掌握在更强者手中,你比对方强,你就是道理,反之,你就是孙子,只能听人摆布。

    就像旁边的蚺力,当初只不过是稍稍越界占了些自己的领地,其实无关痛痒,可最后还是被自己顿胖揍给打了回去,连带着领地也扩张了大块儿。

    这就是道理,谁强谁有理,势不如人就得挨揍,谁的拳头硬,谁就说了算。

    仁义道德这种东西,在强者口中是施舍,在弱者口中不过是无奈的罢了,唤不醒多少良心。

    “其实你们不用这么纠结的,你们不觉着你们想多了吗?”

    道士忽然开口,吸引了敖昆等人的目光。

    指着兽皮长剑,道士淡声道:“这是不是妖皇剑还未有定论,你们就考虑的这么深远,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其实这就是给你们个赌把的机会,如果它不是,那你们自然没有兴趣,剑还是我徒弟的,第二个条件就等于我没说,你们并没有损失什么。”

    “可万它是呢?”敖昆目光冷然,“遗失近万年的圣物就在眼前,难道您还让我们再将它拱手于人吗?”

    “不给我徒弟又能如何?”

    道士丝毫不让的回瞪着他,冷笑道:“如果它真是妖皇剑,不给我徒弟,难道留在你们妖族被供起来吃灰吗?你们妖族谁能御使得动它?不是我小看你们,连当年的敖晟都没顶住妖皇剑的反噬,你们这些仅有丝真龙血脉的蛟龙,又如何有信心能掌控得住它?怕是连碰,也不敢多碰几下吧!”

    敖昆目光闪:“你怎么知道圣宗大人死于妖皇剑的反噬?莫非当年你看见了?你看着圣宗大人身死,然后夺走了妖皇剑?”

    “孩子,你生错地方了,你这想象力不去写书都可惜了。”

    惋惜的摇摇头,道士冷笑道:“你知道当年敖晟为何要独自离开,不让其他人随护吗?不是他心眼小怕人抢剑,他是怕自己压制不住反噬,爆体而亡会伤及无辜!若没有四块密匙牵制,他可能连战场都赶不到就死了,他体内的半真龙血脉根本得不到妖皇剑的承认,你们这些只有丝半点的,更没有半点可能!”

    道士此言,敖昆信了大半。根据当年流传下来的见闻,圣宗离开时确实有些不对劲,行色很是匆匆。

    可这并不能为放弃妖皇剑的理由。

    “我们不行,初小友就行吗?他个人族,半点真龙血脉都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他又如何能做得到?前辈,你这样做岂不是在把自己的徒弟往火坑里推吗?”

    “呵呵,有些事,你们不懂而已。”

    道士呵呵笑,傲然道:“真龙血脉是掌控妖皇剑的关键,却不是唯的方法。能被老子相中收为徒弟的人,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比的?别说可能不是,就是它真是妖皇剑,区区把至宝神剑而已,对我李在天的徒弟又有何难?别拿你们世俗的眼光来看待所有人,你们修为是不错,但这个眼神嘛,其实比凡人俗兽高不了多少的。”

    这话也就道士敢说,别人敢这么说,敖昆早就叫他重新做人了。

    看着李初,敖昆打量了半天也没瞧出这小子哪里不同,也就身远超于修为的强大实力能让人侧目,可得知他的师父是天道尊后,这种异样也是理所当然了,不这样才奇怪呢。

    想想道士的话,其实也并不是没有道理,这真的是个赌把的机会。

    敖昆自己也不太相信兽皮长剑就是妖皇剑,能同时得到妖皇剑和两块真龙密匙,这得多逆天的运气才能撞到这种好事儿,他也认为兽皮长剑最多只是与妖皇剑有点关联,能为他们寻找真正的妖皇剑提供些有用的线索而已。

    可不怕万,就怕万。

    万它真的是妖皇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得而复失,别说他了,其他几位大掌祭也绝不能忍。

    可不能忍又怎样,现在不同意的话,连试的机会都没有,不答应道士的条件道士绝对不会让李初跟自己回去。

    但是答应的话,万......

    “前辈,兹事体大,能不能容晚辈跟其他几位大掌祭商量下,然后再做决定?”

    “可以。”

    出乎意料的,道士并没有为难敖昆,这倒让敖昆有些意外。

    “喂,你那什么眼神?老子向来最讲道理了,从不欺负人,你那种眼神是对老子的侮辱你知道吗?”

    道士的不满,敖昆唯有苦笑,霸骨更是深深地把头低下,刚才他差点没直接骂出声来。

    天道尊讲道理?还从来不欺负人?

    洗洗睡吧,你困迷糊了。

    实在不愿意多呆下去,再呆下去怕会当场恶心死。敖昆拱手施礼告辞声,转过身刚想离去,却又被道士给叫住了。

    “回去后,帮我带句话给其他几个老鬼。得之鱼还是得之渔,希望他们能想清楚。毕竟宝贝再好,如果用不了,那也只是个摆设。”

    眼神闪,敖昆正色点头:“是,晚辈定带到!”

    说完,身形闪,带着几个大妖飞向了远方。

    待他们身影彻底消失,小胖子身子松,屁股瘫坐下来。

    “呼,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你要把我的宝贝送人呢!”

    “瞧你那德行,老子是吃亏的人吗?你什么时候见过老子做赔本买卖?”道士不满的敲了下他的头。

    抱着头,小胖子反驳道:“怎么没有?有长的漂亮的姐姐算卦,你哪次不是少收半的卦金?还有酒楼吃饭没钱付账,你哪次不是带着我起洗盘子?算算时间,有洗盘子的功夫咱三顿饭的饭钱都挣回来了,你偏不肯,就带着我洗啊洗啊洗到掌柜的满意为止,你不都是赔本买卖吗?哎呦~你又打我头!”

    老神在在的收回拳头,道士淡淡的道:“少收卦金,老子那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是绅士的风度你懂不懂?算了,说绅士你也不知道,这破地方除了地主就剩土豪了。”

    “那洗盘子呢?!”

    “洗盘子我也没吃亏啊!”

    道士眨眨眼,阴笑道:“你见过老子洗过几个盘子?没记错的话,都是你洗的吧?所以老子从来都没吃过亏!”

    “我......!!!”

    李初想骂娘,可看着道士摆来摆去的拳头,他只能把苦水咽回了肚子里。

    不理委屈的小胖子,冲在旁偷笑的五个小鬼和捂着额头的紫鸢眨眨眼,道士的目光重新落回了兽皮长剑上。

    说实话,连他都没想到,这柄当年没看在眼里的长剑竟然有妖皇剑的嫌疑。

    真龙密匙他当年是看出来了的,可这柄剑除了质地不错外并无异样,没有剑心也没有剑魂,甚至连炼制的痕迹都很淡,似乎是某人寻了块不错的材料粗粗炼制了下当个临时的兵刃而已,从某些方面来说连法器都算不上。

    要说异样,长剑本身还不如用来缠裹的兽皮让人值得考究,但那兽皮在他眼里也仅仅只能算不错,以它来配妖皇剑,那着实有些可笑了些。

    但敖昆的反应却让他心生狐疑,莫非真是自己看走了眼,这柄剑真有其独到之处?

    观瞻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异样,道士摇摇头不再多想。

    “师父,有件事我想问你。”

    转头瞧,傻徒弟的脸色有些踌躇。

    “师父,那个...天道消失的时候,我...我好像听见了个声音。”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