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天之骄女

    沈秋曼见叶南自顾自沉吟着不说话,便回林若冰道:“叶南刚才跟我说……吴经理有嫌疑!”

    林若冰虽然情商很低,但智商绝对超过平均线很多,闻言后,只稍一惊异,便露出恍然的神。

    她也立刻想到,这个吴建中恐怕是因为这次失手,被吓得请假了。

    怪不得……方才看他来请假时,眼神闪烁,神有些慌乱,本来还以为他是因为家里出事,心神不宁……

    再联想到自己的水中被下毒,而办公室的这些杂事都是行政部在负责……

    林若冰的眼神更寒了三分。

    “若冰,我跟我家老头子说一声,趁吴建中还没走远,先把他控制起来!”沈秋曼当机立断道。

    林若冰闻言没有立刻答复,但看她神情,明显有些意动。

    刚才的事情实在太吓人,要说她心里不害怕,对暗算她的人没有恨意,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她是个弱女子,但骨子里的坚韧和执拗,甚至比大多男子更甚!

    “不行!”叶南却突然出言反对。

    “这些都只是我们的推测,并没有证据,无法构成拘留的条件。”叶南冷静地道,“在不能控制住他的情况下,贸然去惊动他,只会适得其反,因为有可能他也只是个马前卒!”

    一番话,说得林若冰与沈秋曼都冷静了下来,深以为然。

    “那该怎么办?”林若冰下意识地问道,沈秋曼也将茫然的目光投向叶南。

    不知不觉中,一个老总,一个副总,竟都以叶南马首是瞻了。

    “先不动声。”叶南淡定地道,“他既然没有离职只是请假,说明他还是想回来继续动手的。他蹦跶不出什么花样,放心。”

    林若冰与沈秋曼顿时真的齐齐放下了心肠。

    叶南就是有这么神奇的本事,半天就让二女对他深信不疑,依之为靠山。

    “好了!”见二女一时间都有些发怔,叶南又开口道:“林总,刚才我也和沈总商量了一下,下午想请你休息半天,我先帮你把体内的慢性毒素给情理掉。”

    林若冰微微一沉吟,同意下来,“好。”接着又对沈秋曼道:“那麻烦你了小曼,有什么事给我电话。”

    “行了,你放心!”沈秋曼答应着,又对叶南道:“你们这就去!”毕竟林若冰的健康最重要,沈秋曼难免有些焦急。

    于是,林若冰在叶南的陪同下,创业三年来,第一次翘了班!

    告别了沈秋曼,叶南开着林若冰的车,在她的指路下,开往她在城郊的别墅。

    林若冰的车不是什么豪车,也就几十万上下,中等价位,毕竟简爱也不是什么大公司,刚刚起步,她暂时还不需要好车撑门面。

    这个时间段,不是早晚两高峰,交通十分顺畅,半个小时左右,车就开进了林若冰的别墅院子里。

    说是别墅,其实也就是精致些的二层小别墅。

    停好车后,叶南跟着林若冰进了客厅大门。

    客厅的装扮也是简约风格,体现出林若冰淡雅素洁的品味。

    叶南四处打量了一下,倒是颇为欣赏。

    “休息一会!”林若冰进门后,直接瘫坐在沙发上,看样子有些身心俱疲,“冰箱里有喝的,自己拿。”

    叶南笑了笑,坐在了另一张沙发上,“两层加一块,也有二百来平,你一个人住大了些,打理起来也很累。”

    “本来有一个从小照顾我的吴妈跟我一起住,前些日子我请她回京城照顾爷爷了。”林若冰斜躺在沙发上,缓缓闭上双眼,傲人的身段尽显无疑。

    这副绝美的画面,让叶南有些尴尬,想看,却又不敢看,只能轻咳两声,“咳咳……林总,我先帮你祛完毒再睡!”

    林若冰好似费力地重新睁开双眼,将头侧放在沙发边上,目光灼灼地看着叶南,答非所问道:“你怪我早上对你态度不好是么。”

    叶南一愣,顿时觉得气氛有些古怪。

    怎么又提起这茬了?

    叶南实在无法理解,这思维都是怎么跳跃的,为什么这么神奇……

    林若冰此时整个人透出一股娇弱无力的气息,十分惹人怜爱。

    “没有,林总,你想多了,都是误会。”叶南小心翼翼地回答着,也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免得待会又不小心触动她哪根敏感神经,“事不宜迟,咱们还是先开始,要不去你的房间?”

    林若冰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叶南看了许久,两颗眸子就像两汪灵泉,涟漪**,波光粼粼,看得叶南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直到叶南快要忍不住,差点要借故去上厕所时,林若冰才站起身来,朝楼梯走去。

    “跟我来。”

    “呼……”

    叶南长舒了口气,擦擦脑门上的虚汗,心想这可真是位活祖宗,心思实在太难捉摸了!

    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叶南,紧跟着林若冰上了二楼。

    要命的是,爬楼的时候,林若冰长裙包裹下的"qiao tun"近在眼前,婉转扭动,仪态万千,从没经过这等阵仗的叶南,险些鼻血喷洒!

    林若冰的闺房倒是精致了许多,整体调虽然也偏淡,但是多了许多装饰物,包括可爱的公仔啊等等,毕竟是女生,脾性再古怪,最本质的东西还是有的。

    “要我怎么做?”进了房门后,林若冰坐在了床沿,从容地看着叶南,淡淡地问道。

    “平躺着就好。”叶南也简洁明了地回道道。

    林若冰闻言,明显有一丝的犹豫,让她在一个男人面前躺下,还是需要勇气的。

    叶南看出她的顾虑,也能够理解,轻声道:“林总,我还是事先说明,你的毒素已经蔓延到全身每一处经脉,我必须用折梅手给你推拿,这样难免会有接触……不过你放心,仅限于治疗。也请你克服一下!”

    林若冰难得的,俏脸上泛起一抹殷红,又犹豫了数秒钟,终一咬牙,躺了下去。

    虽然她躺得很果决,可是因为紧张,娇躯还是微微地有些颤抖。

    要命啊!

    一见此景,叶南心中忍不住一声哀嚎!

    因为还没梳洗,林若冰依旧穿着淡的长裙。

    此时**横陈,如云青丝披散在枕边,素玉光洁的双手轻轻交叠,搭在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饱满挺涨的胸部因为呼吸不稳而起伏不定;裙摆下露出一截浑圆精致的小腿,亮白好似瓷器,修长的裸足更是像水晶一般,充满着艺术性的美感!

    这样的一个女人,静静地躺在床上,面潮红,贝齿轻咬下唇,紧张中透出“任君施为”的神态,试问哪个男人能不动情?!

    有些美女让人望之生欲,有些美女使人一见钟情,而更极品的女人,是让人不仅想要占有,同时也想呵护!

    林若冰就是这种天之骄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