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像个家!

    叶南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半。

    林若冰不出意料地仍未醒来。

    虽然叶南已经吃饱了肚子,但还是钻进厨房,挽起袖子忙活起来。

    今后可能有一段时间要住在林若冰这里,看她那个样子,也不像是个会做饭的人,自己要提前开始适应负责伙食这项工作。

    理菜,清洗,分类,装盘,叶南做得有条不紊。

    若是天子门生的那些同事看见叶南披着围裙,游刃有余地在厨房里大展身手,恐怕会惊掉一地眼珠子!

    堂堂天锋之魂,居然还有这么生活的一面!

    其实他们不知道,叶南早在处于训练期,还没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已经练出了一手好厨艺。

    这要归功于他的三个师父。

    在天子门生,伏老头伏河洛,也就是苏灵娜的外公是一把手;还有一个林老头,叫林天桓,是整个天子门生的总教习,是二把手。

    这两个老家伙中,伏河洛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但是一身推演、术数的功夫,堪称宗匠!

    林老头就厉害了,是全国乃至整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异能大师,他在特异功能方面的成就,已经达到开一派先河之境!

    除了这两人之外,天子门生还有三个名誉教习,相当于客座教授之类的,平时白领着工资,屁事没有,除非特别紧急的大事,才会请他们出手。

    这三个人,就是叶南的师父了。

    叶南从三岁到十三岁,这十年间,就是跟这五个老货斗智斗勇,当然,大多数情况下,仍然是被蹂躏虐待的份。

    这三个师父,虽然一僧一道一儒,但共同点是都是吃货!

    叶南的童年就是在这三个老不死的压榨下,练就了一手顶级的厨艺!

    眼看着前面的准备工作都差不多齐活了,叶南先将饭煮上,然后便开始准备起锅。

    正准备往锅里倒油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忽然在寂静的夜空里响起!

    “啊!!!!!”

    吓得叶南手一哆嗦,整个倒了大半桶油在锅里!

    不过他也马上反应过来,那是林若冰的声音,于是立刻放下油桶,冲出厨房,以最快地速度蹿上二楼,闯进林若冰的房间。

    “林总,怎么了?”

    只见林若冰瘫坐在床上,花容失,惊恐地盯着自己的双臂。

    “我……我的身上,这是,这是怎么了……”

    叶南定睛一看,原来林若冰从脖子以下,全身皮肤上,都附着着一块一块地黑粘稠物,一个风姿绝世的大美人,现在看起来,竟然也有几分恶心……

    “哦……”叶南却是长舒了一口气,无奈道:“没事,那是我帮你逼出的毒素,慢慢从皮肤里渗出来了,洗个澡就都没事了!”

    “啊?哦……”林若冰抬头看了看叶南,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焦,像是慢慢回忆起了睡着前的事情。

    “啊!!”

    谁知片刻后,她却再次突然尖叫一声,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溜烟进了洗手间,“嘭”地一声将门关上!

    “你……你给我出去!”洗手间里传来林若冰有些气急败坏的嗓音,听起来甚至好像还带着一丝哭腔!

    这真是难得了!

    冰块一样的女人,也会哭了……

    叶南揉了揉鼻子,玩味一笑,转身离去。

    而在洗手间里的林若冰,却蹲坐在一角,紧紧捂着羞得通红的脸颊,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她想起了在睡着之前,发生了什么……

    叶南用推拿帮自己祛毒,他的手抚遍了自己的全身,自己好像恬不知耻地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啊!”

    想到这里,林若冰越发不堪,一头埋进膝盖中!

    丢人死了!

    自己怎么会那样……

    于此同时,再想到方才被叶南看见自己满身脏东西的模样,林若冰想死的心都有了!

    哪个女孩不爱美,被人看见这么狼狈的样子,而且还是异性,简直比拿刀割她们还难受!

    这两件事加一起,林若冰又羞耻,又委屈,终忍不住伏在膝盖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她自己都记不清楚,上一次哭,是在什么时候了……

    叶南不知道林若冰在哭,他已经回到了厨房,继续操持着一顿丰盛的晚餐。

    不过就算他知道林若冰哭了,估计也不敢像安慰李淑珍那样去安慰她,鉴于林若冰古怪的性情脾气,叶南宁愿被认为不懂怜香惜玉,也不愿在那个时候招惹她!

    又过了一个小时,四菜一汤完美出炉!

    叶南将饭菜端到客厅餐桌上,摆好了碗筷,满意地拍了拍手。

    正在这时,林若冰也穿着一身淡粉的纱裙睡衣,披着仍然湿漉漉的长发,走了下来。

    美人出浴图!

    叶南毫无疑问地又被惊艳了一把!

    整个手臂和香肩,以及前胸还有一大片后背裸露在空气中,纱裙下若隐若现,惹起人无限遐想的**,尤其是这副**,叶南亲手抚摸过,想想就更添香艳!

    林若冰踏着拖鞋,慢悠悠地走下来。

    方才在洗手间哭了半晌才稳定住情绪,默默地洗了个澡,又犹豫了片刻,这才决定下来。

    她清楚,这些事不怪叶南,只是都凑巧了。况且自己还得帮叶南安排晚上的住处,如果躲着不露面,难道让他去睡沙发么……

    不得不说,林若冰是个很奇特的女人。

    有的地方出奇的不讲理,有的地方却出奇的明事理。

    当她刚走到楼道时,一阵浓郁的食物香气就扑鼻而来!

    她从未闻到过这么诱人的香气!

    好奇之下,她略微加快了脚步,越往下走,香气越是浓郁!

    直到她现身客厅中,看见叶南站在一桌子饭菜前得意地微笑时,她彻底陷入了呆滞。

    “这……你做的?”林若冰下意识地问道。

    “是啊!”叶南笑着拉开一张椅子,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睡这么久,应该饿了,尝尝我的手艺!”

    看着叶南干净的笑容,和这一桌子香味俱全的饭菜,林若冰的芳心中,蓦然泛起一股浓烈的暖意!

    她父母早亡,奶奶也去得早,从小和爷爷两人相依为命。

    爷爷工作很忙,基本没什么时间陪她。

    长大了,来到建陵市创业后,独自一人生活,生活习性也是越发的不规律,忙起来忘记吃饭,太累了不想吃饭等等的情况多不胜数。

    刚才的那一瞬,叶南站在客厅餐桌旁,吊灯闪着柔柔地黄光,打在他的身上,这副画面,让林若冰突然发现,自己买了这件别墅快五年了,头一次觉得这儿像个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