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天不容我!

    “怎么了?”叶南见林若冰怔怔的不说话,不由问道:“看着不合口味吗?”

    “没有……”林若冰摇了摇头,复杂地看了叶南一眼,默默地走到叶南抽出的椅子上坐下。

    叶南欣慰地一笑,拿起一个空碗,小心翼翼地盛出一碗汤,放在林若冰面前:“今天时间有点仓促,就煲了个薏米南瓜汤,不过也是清热去火,除湿健脾的,你先尝尝,小心烫啊!”

    “嗯……”林若冰心中暖意更甚,却不多言,伸出玉臂,盛出一勺,放在朱唇前,轻轻吹了吹,缓缓送进嘴里。

    甜,但是不腻,淡淡的,香香的,很符合她的口味!

    于是林若冰一勺接一勺,三下五除二便将一小碗汤喝完。

    叶南见她如此,开心地笑了,“我去帮你盛饭!”

    他将一碗香喷喷的米饭递给林若冰后,便顺势坐在了她的身边,拿起一副干净的筷子,把每样菜都往林若冰饭碗里夹了一点。

    “快吃!”叶南放下筷子,微笑着道。

    从头到尾,叶南表现得简直像是个模范丈夫,三好男人!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货是因为看上林若冰从而讨好她!

    他这样,完全是因为从小就是这么用美食讨好那三个老不死的,这完全是本能在作祟,又叫“习惯性装孙子”!

    林若冰当然不知道这些,此时的她,整个芳心只剩下了感动,虽然因为自身性格,不会溢于言表,但心里的悸动,却是瞒不过自己的!

    “你……不吃吗?”

    “你睡着的时候,我去外面吃过了,你吃!”叶南笑道。

    “嗯……”林若冰不再多言,从容地吃了起来。

    她的吃相很优雅,但又不是那种刻意的优雅,完全是发乎本心的举动,让人看了十分赏心悦目!

    一顿饭,叶南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林若冰也静静地吃,两人都没再进行一句交流,但气氛却奇怪地一点都不显得尴尬。

    静谧之中,温暖四溢!

    当林若冰放下碗筷后,才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吃了那么多!

    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地吃过一顿饭了,而且叶南的手艺确实很棒,像林若冰这样从小吃惯了星级酒店的人,也真心觉得他的手艺了不起!

    “好了,你去继续睡,我来收拾。你的毒素已经清除干净,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我就在楼下打坐,有什么动静我会立刻发觉;再者,你还带着我给你的菩提子,放心睡!”

    叶南说着,便开始收拾起桌子。

    林若冰一瞬间突然很想哭。

    叶南为她想得实在太周到,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忽然害怕自己会上瘾!

    “打坐?楼上还有房间的,我帮你准备一下。”林若冰强忍住泪水,装作淡然地道。

    “明天再准备,你今天先好好休息。我打坐也习惯了,没事的。”

    叶南冲她笑了笑,便捧着碗碟进了厨房。

    林若冰盯着他的背影,贝齿轻轻咬住朱唇,眼眶蓄泪,嘴角却轻轻漾起了一丝叫做幸福的笑容……

    当叶南洗好碗筷,收拾好一切的时候,林若冰已经回去自己的房间。

    叶南找到了一楼的洗手间,正准备也洗个澡然后在沙发上对付一晚时,才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没带任何换洗的衣物!

    他今天是从酒店直接去见的林若冰,本来打算确定任务之后再回去取,谁料到一天下来,没一刻空闲,便忘了这茬。

    那就现在回去取。

    叶南想了想,没惊动林若冰,直接拿上钥匙,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叶南站在门口,四处看了看,确定附近没人后,这才一挥手,一片青光洒出,包裹住叶南的身躯,而后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叶南便已在青光缭绕间飞上了半空!

    这手功夫,乃是道家秘法,根据五行遁法衍生出的“幻光遁”,速度上比之五行遁法更甚一筹,且施展起来方便快捷。

    国家对于特殊力量携带者有严格的控制规定,像叶南这样使用御空而行的法门,只能在深夜,而且是确保不会被看见的情况下。

    如果谁大白天敢这么干,就等着国安局找你喝茶!

    他之前住的昌兴大酒店在城东,林若冰的别墅在城南郊外,距离不近。

    叶南畅快地飞在空中,享受着夏夜晚风,好不惬意!

    然而几分钟后,他敏锐的神识,突然发现一丝极其微弱的真元波动。

    很弱很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若不是叶南的神识太过强大,也根本发现不了。

    叶南立刻在半空中停下身形,同时俯瞰四面。

    很快,他的目光盯在了附近一栋高楼的天台上。

    这栋楼是商业写字楼,晚上过了下班点后,几乎就没人了。

    但此刻在天台上,却有两个年近六旬的老人。

    一个面目威严,气势不凡,一看就是长居上位,正在盘膝闭目而坐,似在练功;另一个像是前者的下属,恭敬地侍立在一旁,眸中精光若隐若现,认真地戒备着,似是在替前者护法。

    叶南顿时产生了兴趣,慧眼大开,仔细打量起这两人。

    嗯……站着的那个已经到了内劲大成的境界,在普通人中,算是绝顶高手了;而坐着的那个更厉害些,内劲巅峰,半只脚已踏入求道之门!

    武道分内外劲,外劲炼体魄,内劲炼内气。

    内劲炼到巅峰,才能摸到修真的门槛。

    方才叶南感受到的那一丝真元波动,就是这个正在打坐的老者身上散发出的。

    年近六旬,却依然仍在内劲巅峰徘徊,这在修真界来说,很是有些悲哀!

    叶南感慨了一下,决定继续看看他的修炼情况,于是单手掐诀,一个“隐遁”打出,整个人身形都隐匿在半空。

    这门遁法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百试百灵,但是稍稍有些修为的修者,或者异能者,都能清晰地通过真元波动察觉到对方所在,故而只是鸡肋。

    打坐的老者,此时似乎已经进入关键时刻,眉头忽然紧皱,面看起来有些痛苦,周身蒸腾出一片白雾气!

    在他身后的老者见状,眸中精光爆亮,心中暗道:“来了!”

    在空中窥伺的叶南当然清楚,打坐之人正在冲击化气之境,不过他却微微摇了摇头,似乎并不看好。

    果然,又过了一刻功夫,打坐老人忽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萎然向后倒去!

    “老爷!”一旁侍立的老者大惊,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扶住他的身形,“老爷,你怎么样?”

    “哎……天命……天命啊!”老者似乎有些心丧若死,面苍白灰败,不似生者,“老冯啊,为何天不容我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