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仙缘

    老冯心下凄然,忙温言宽慰道:“老爷,您千万别这么说,这次不成,下次再来过便是!想当年我跟着您一起打拼的时候,不也是磕磕盼盼,起起落落过来的么,如今才有这建陵市半壁天下!您现在怎能说出如此丧气的话呢!”

    老者听了老冯的话,却满面萧索,一个劲地摇头,“我欧阳狄已年近六旬了,时日无多,修真一途,不比寻常人事,实是与天争名,我哪里还有机会!”

    说着,欧阳狄从老冯怀中挣扎着坐起来,猛然挺直了先前佝偻的脊背,仰天嘶吼:“上天不公,上天不公啊!”接着,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老爷,老爷!”老冯泪湿眼眶,忙一把扶住欧阳狄的肩头,“老爷,我先送您回去,无论如何,您要保重身子啊!”

    欧阳狄恍若未闻,原本苍老的面庞似乎更衰败了几分,似乎已丧了精气,毫无生念!

    “并非上天不公,只是你不得其法,何必怨天尤人?”

    忽然一个清朗的嗓音凭空响起,欧阳狄与老冯陡然一惊,骇然四顾,却不见半个人影!

    欧阳狄不愧为一代枭雄,转眼间便镇定下来,冷静开口道:“何方高人,何不现身一见,为何暗中看我欧阳狄的笑话!”

    话刚落音,二人就见距离他们十数米处的天台上,忽然一阵青光氤氲,如潺潺流水,而后一个丰神俊朗、英姿挺拔的年轻人自光辉中漫步而出,恍若神仙中人!

    这个自然便是叶南了。

    “你既知晓修行乃是与天争名,便应磨炼心性,百折不挠,否则,凭什么去与天争!挫败之下,便大骂上天不公,岂是求道之人所为?”

    叶南运上先天真元,灌注嗓音之中,直击欧阳狄心灵,犹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本来叶南的出场方式,就已经让二人目瞪口呆,此刻一番醍醐灌顶,更是让欧阳狄如梦方醒,完全拜服!

    只见欧阳狄猛地上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埋首恭敬道:“禀仙师,弟子自幼学武,醉心武道,后经机缘巧合,发现家传心法中,隐藏只言片语的修仙之道,从此投入其中,数十年不改其志!奈何弟子天资愚钝,如今五十有九,仍不能一窥修真奥妙,故而一时心灰意懒,口出废言!恳请仙师指点,欧阳狄愿事仙师如父,早晚服侍左右!”

    说完后,又恭恭敬敬地磕了八个响头,额头在地上撞得“咚咚”作响。

    一旁的老冯为主心切,也赶忙跪下,匍匐在地。

    叶南既然现身,本来就有要指点欧阳狄的意思。

    一者确实怜其遭遇,二者嘛,还是那句话,尽可能地布道天下,也算为国多培植些隐形实力。

    之所以要用那么华彩的出场方式,便是看出这欧阳狄眉宇间威势迫人,杀伐果断,定是个混迹黑道的枭雄人物,故而有意立威,震慑于他。

    “好了,你们先起来。”叶南淡然道,随意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道,将二人缓缓托起!

    这一手神奇的功夫,再次让二老惊异莫名,当下神情越发恭顺,“多谢仙师!还请仙师赐教!”

    “不必如此称呼,我姓叶,单名一个南字,直呼名字就好。”叶南摆手道。

    “是,叶先生!”欧阳狄在黑道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心思早就玲珑剔透,直呼其名是不敢的,便称了一声叶先生。

    同时,他心里也是一阵强烈的失落,自己终究入不得仙师法眼,不能成为其弟子。

    “上前来!”欧阳狄正失望见,便听叶南召唤,连忙走到近前。

    “闭目凝神,仔细体察!”叶南一声断喝后,伸出左掌,贴在欧阳狄后背。

    “轰!”

    欧阳狄只觉脑中一阵轰鸣,同时,后背处一股强大的真气透体而入,直没入自己丹田之中!

    这道真气纯净,浑厚,灵性盎然!

    欧阳狄顿时热泪盈眶!

    这就是修真的灵气吗?比之武者的劲气,相去何止千万里!

    “收摄心神,莫要分心!”察觉到欧阳狄的情绪波动,叶南又是一声断喝。

    欧阳狄心头一凛,惭愧万分,忙依言静心,再不敢胡思乱想。

    叶南的真气进入欧阳狄下丹田中后,立即由丹田下行。

    继而循小腹,抵脐下四寸中极**,经会阴,过谷道,至尾闾,沿夹脊棘突中上行,达头顶百会**,再下颜面,过喉,由胸腹正中线归入丹田中。

    这一个循环,唤作“小周天”,又叫“取坎填离”,乃是化气境最基本的功夫,能够将真气依此运行三十六个循环,即为大成。

    叶南的一股真气重新归入欧阳狄下丹田中后,便蛰伏不动,趋于平静。

    “好了!”叶南收回了手掌。

    欧阳狄缓缓睁眼,眼前所见,简直让他欣喜若狂,恍如隔世!

    眼前的世界,变得从所未有的清晰,虽然在黑夜中,高楼之上,但远处行人的一举一动,他都能尽收眼底!

    而且,此刻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焕然一新的生机,完全不像个六旬老人!

    “多谢叶先生!再造之恩,永志难忘,欧阳狄必定终生侍奉先生,以偿万一!”愣了半晌后的欧阳狄,终究还没糊涂,立刻转身,又是一个响头磕在地上,真心诚意地说道。

    “行了,起来!”叶南又是一挥手,将他托起,“我赐你这道真元非同寻常,已份属先天,你便以此为基,日日以我方才教你的小周天之法,勤加修炼,不可懈怠!”

    “是!谨遵叶先生教诲!”欧阳狄恭敬答道。

    “另外,你是我引进修行之门,今后当修身养性,严加自律,虽在黑道,也不可为非作歹,否则我必严惩!”叶南恩威并济,又对他进行了一番敲打。

    他这不怒自威的架势,立刻将欧阳狄吓得两股战战,慌忙颤声应道:“弟子不敢!定遵叶先生教导!”

    “嗯,好好修行。”叶南见效果已然达成,便也不再多言,转身欲去。

    “先生且慢!”欧阳狄却又忽然开口。

    叶南转身皱眉,“还有何事?”

    见叶南面不悦,欧阳狄心底一个哆嗦,忙取出一张名片,恭敬地递到叶南面前,“先生,这是弟子的名片,在建陵市内,先生但有所命,弟子必当效力!”

    叶南看了他一眼,终缓缓接下名片。

    欧阳狄确实不愧黑道大佬,办事手腕极其老辣,叶南也十分承他的情。

    “好,多谢你了。”

    欧阳狄心下一阵狂喜,虽然仙师没有收他为门下,但也没拒绝自己的示好,这份仙缘就还没断!

    “呼……”

    一阵青光卷过,叶南身形已凭空消失。

    “老爷!恭喜老爷啊,多年心愿终于得偿!”叶南走后,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冯终于喜不自禁,上前恭贺。

    “老冯啊……”欧阳狄依旧虔诚地盯着青光消散的地方,目迷离,“通知下去,我要金盆洗手,道上的事都交给六子!”

    老冯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无限替他欢喜,欣然应道:“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