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混混闹事

    二女之间后续的对话,叶南全都听在耳内。

    其实就算离开八丈开外,他也能听得一丝不落!

    他本来也不是无聊到偷听别人说话的人,只不过不爽何清苑的态度,故意而为。

    机密是!让小爷走开小爷就听不到了?

    叶南就算再厉害,毕竟年龄不大,成熟稳重之中还是有些年少桀骜的!

    也正是因为负气地“偷听”,过不了一会,他倒也弄清楚了这单业务的具体内容。

    由于清苑地产高层一向不太重视人事管理这一块,故而水平一直很不专业;之前工地上出了好几次劳动争议事件,终于让高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然而短时间内打造一个专业的人事团队哪是那么容易?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找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合作,将部分基础建筑工人“外包”出去。

    说是外包,其实也就是“劳务外包”,根本做不到真正的“项目外包”。简爱公司只需要提供一些代理服务以及在发生劳动争议事件时协同处理等。

    能挣钱,风险小,何乐不为?

    所以,这一单业务是双赢,十分好谈,一个小时不到,林、何二女已经基本确定合作意向,只差回去后拟定合同细节。

    正事谈妥之后,也许是意识到方才自己的态度过于强势,何清苑决定“有张有弛”,做些关系维护。

    于是她拉着林若冰站在一栋仍在建筑中的楼房下,闲聊起来。

    “林总,我倒是真羡慕你,自己创业,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设想去构建企业!”

    叶南听出来何清苑的羡慕并不作假,同时也听出了一丝不甘和无奈。

    这还是个事业心和进取心都很强的女人!

    “哪里!”林若冰也礼貌地玩笑道,“何总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令尊替你承担了绝大部分压力和风险,我才羡慕你能这么轻松呢!”

    “嗨!”何清苑优雅地摆摆手,“别提我那个老头子了,到现在都把我当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真是越老越糊涂!”说着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叶南不禁在心底暗叹,这个女人真是厉害!

    年龄不大,就学会了看人下菜碟子,能屈能伸,而且不管她这番做派是出于本性还是刻意拉近关系的手腕,都会成为她今后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

    此刻二女站在一起,亲密交谈,远远看去,一个风姿绰约,如九天仙子;一个时尚靓丽,俨然职场丽人,很多现场的工人都时不时朝这个方向瞄两眼!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工头模样的人,慌慌张张地跑到何清苑面前。

    “何总,不好了!二期那边来了一伙混混,说是要收保护费,打伤了两个工人,现在正叫嚣着要见负责人呢!”

    何清苑一听,面大变,“开工之前,这一带社会上的人不都提前打点过了吗?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说着,何清苑赶忙对林若冰道:“林总,抱歉,您先在这边随意逛逛,我先过去看看!”

    “好的,没事,您先忙!”林若冰点头应道。

    等到何清苑跟着那个工头急急忙忙走后,叶南重新回到林若冰身边。

    “叶南,那边……”

    “嗯,我听到了。”叶南若有所思道。

    “你听到了?”林若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林若冰的大惊小怪,让叶南不满地看她一眼,“很奇怪吗?”

    林若冰顿时哑口无言。

    却是,一个身负那么神奇能力的人,隔个十几米听到别人对话却是不稀奇……

    “你说……我们要不要跟去看看?”林若冰突然开口问道。

    “要!”叶南不假思索道,“这种事涉及到他们的生产安全和生产进度,不摸清楚状况,怎么能放心和他们合作?”

    “我也是这么想的!”林若冰缓缓露出一个睿智的笑容,转身跟了过去。

    叶南也笑了,揉揉鼻子,快步跟上。

    到了二期工程的大门时,叶南才发现,情况远远比设想的还要糟糕!

    三十多个一看就是地痞流氓的人,人手一根钢管,正聚在一起,张狂地叫嚣着。

    清苑地产这边的保镖虽也有十来个人,但只是勉强护在何清苑身旁,也不敢过分靠近那帮人。

    “诸位大哥,我们公司在开工之前,各方面都已经打点过了,不知道你们今天来是……”

    “少他妈废话!打点过?你他妈打点过谁了!”一个看似是混混头子的人一见何清苑那娇艳的容貌和曲线分明的身段,顿时眼睛一亮,吊儿郎当地道:“这一片地界,是弟兄们在罩着,你们要是懂事,给弟兄们包个红包,以后你们这边,咱们也能多帮衬着照看不是!”

    说着就要走上前,凑到何清苑身边。

    何清苑身边的保镖倒也还算尽职,见状忙伸手作势欲拦。

    “哟呵,这什么意思啊这是!”混混头子瞪着那个保安的手臂,叫嚣道:“信不信哥们儿废了你这只手,啊?!”

    那保安摄于混混头子的**威,一时也有些发怵,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混混头子这才得意地一笑,冲着何清苑,邪里邪气地道:“怎么样,这位美女,要不,赏我b哥一个面子,咱们约个地方吃个饭,慢慢聊?”

    何清苑心里虽恶心,但确实也有些慌。

    她知道这些混混都是很难缠的人,就算报警了都没用,人家人多势众,而且进去两天就又出来了,没事就来给你搞点小动作,实在跟他们耗不起。

    所以大多数企业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都是抱着破财免灾的心理,花点钱,图个安宁。

    “b哥是!”何清苑堆起一脸假笑,极力周旋道:“这样,今天在场的各位大哥,我做主每人一个红包,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您看这样行吗?”

    “呵呵!”b哥将一头染成鸡毛掸子的长发来回甩动着,端着架子**笑道:“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么,咱们都是在外求财,和和气气的多好!”

    “您说的是!”何清苑热情地敷衍着,随即对身边的工头道:“去,包四十个大红包来!”

    工头也知道这事不可避免,一溜烟去了。

    “等等!”谁知b哥却又不乐意了,“美女,这红包的分量还没给个准数呢就定下了,你是不是诚心消遣弟兄们!”

    他话锋一转,身后的那些混混们都会意地扬了扬手中的钢管,个个凶神恶煞地瞪着眼睛,就等一言不合,开始砸场子!

    “对,这确实是我疏忽了!”何清苑无法,只能继续应付道:“那您说,多少合适?”

    “嘿嘿!”b哥眼角一扬,“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也不多要,在场的弟兄,一人十个数,这事儿就这么完了!”

    “十万?”何清苑一声惊呼。

    开玩笑,这怎么可能!

    没想到这帮人狮子大开口,今天这事,恐怕不能善了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