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你怎么谢我?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叶南慢悠悠地说出这一句后,身形再次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已经置身于一群混混中间,开始了一面倒的血虐!

    “嘭嘭嘭!”

    这群只不过是普通人的混混,哪里能抵挡叶南,没有一个人能有丝毫还手的机会,都在转瞬之间,被叶南击中要害,萎靡倒地!

    何清苑和一众清苑地产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南大发神威,三十多个混混的身形不断地飞起、坠落,彻底失去了思维能力!

    如果叶南知道这些人竟然用“大发神威”来形容他对付混混,肯定会哭笑不得!

    对付这帮人渣,还用得着“神威”?这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短短几十秒钟,三十多个混混全部趴在地上惨叫,没有一个能站得起来!

    只剩叶南霸气无双地站在场中间,无比轻松地拍了拍双手。

    现场唯一能保持镇定的就是林若冰了。

    刚才的场面虽然震撼,但是发生在叶南身上,她也完全能够接受。

    于是她缓步走到何清苑身边,对着惊恐的瞪大双眼的何清苑,轻声道:“何总,你没事!”

    “啊!”何清苑吓了一跳,转头见是林若冰,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没事,没事……”

    “没事就好!”林若冰官方地笑道,“放心,交给叶南,他能处理好。”

    何清苑这才神复杂地重新看向场中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这回眼中,换上了浓浓的敬畏!

    “十秒钟,滚出工地,否则,就别回去了!”叶南神情严峻,冷冷地下达着指令。

    此话一出,所有摊在地上哀嚎的混混,顿觉一股寒气从脊梁骨上冒起,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个个挣扎着连滚带爬,逃出了工地门外!

    那场面,真正印证了那句俗话: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只有b哥,因为手脚全部被卸,趴在地上动也动不了,他那些小弟只顾着逃命,哪还有人管他的死活?

    十秒过后,场面一片清净,只剩下b哥一人。

    叶南这才一步步向他走去。

    “他……叶先生要做什么?”摄于叶南的本领,何清苑甚至不敢在称呼上不敬,提心吊胆地问林若冰道。

    林若冰闻言宽慰着,“让他处理,他有分寸。”

    何清苑说不出话了,安静地看着叶南行动。

    叶南走到了b哥身旁,缓缓蹲下,陡然间换了一副面孔,吃惊中透着热情,道:“诶?这不是大名鼎鼎的b哥嘛!怎么了这是?”

    b哥脑袋贴在地上,承受着四肢脱臼的痛苦,闻言差点失声痛哭!

    有你这么装逼的么!

    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么!

    都把人打成这样了,还在这说风凉话!

    知不知道做人留一线,知不知道杀人不过头点地?!

    “哎呀!b哥,你这是四肢都脱了啊!”叶南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下b哥,惊诧道,“没事没事,这个我能治,没事啊!”

    叶南说着,动作麻利,“咔咔”两声,将他两只脚腕给接上了。

    “啊!!!”

    b哥一阵钻心的剧痛,随后却神奇地发现,自己的双脚又能动了。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眼神畏缩地瞄着叶南。

    “你看,我没骗你!”叶南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模样,“来来来,我帮你把胳膊也给接上!”

    说着伸手捉住b哥一只胳膊。

    b哥是想躲,又不敢躲,只能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你到底想怎样……”

    “帮你接胳膊啊!”叶南理所当然道,“一下就好,我很拿手的!”

    说着,叶南两手配合,猛一用力。

    “咔!”

    “啊!!!!”

    b哥疼得冷汗直冒!

    “哎呀!对歪了!”叶南忽然惭愧地叫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一时手滑!重新来,重新来哈!”

    说着,叶南再次一拉,将接错的胳膊又给卸了下来!

    “啊!!”

    这回b哥连惨叫声都透着股虚弱。

    “这回肯定对!来,三,二,一,走你!”

    “咔!”

    “啊!!!!”

    “哎呦,又错了!我该死我该死,这好久没弄过,手艺生疏了!b哥对不起啊,我重来,我重来!”

    “咔!”

    “啊!!!”

    “呃……对不起对不起,就差那么一点点了,这次肯定成……”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b哥被叶南折磨得死去活来,甚至好多人都“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林若冰和何清苑两个姑娘早就一脸不忍的模样。

    但详细点说,林若冰是不忍中略觉有趣;何清苑是不忍中透着恐惧!

    “大哥!大爷!我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

    如此几次三番后,b哥的精神终于崩溃,一把跪在地上,鬼哭狼嚎地哀求着!

    “诶?b哥这话是怎么说的!”叶南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来来来,b哥,哥们儿手艺生疏,让你受罪了,对不住啊,来,咱们坐一会!”

    说着,强行将b哥扶到一处有建筑物遮挡的阴凉处坐下。

    “这个,b哥啊,能坐着的时候不站着,能躺着的时候不坐着,你说这个道理对不对?”叶南笑容可掬地道。

    “对,对……大哥您说的肯定对!”b哥满脑门子汗,忙不迭应道。

    “嗯,那好!”叶南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兄弟这半辈子,别的本事没学会,就学会了这么一桩事,现在全都告诉你了,你拿什么谢我呢?”

    此言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心里都只有一句话:这他妈也可以啊!

    而林若冰和何清苑更是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大哥您说,我一定听您的!”b哥现在倒是自我定位很准确,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格,索性孙子做到底。

    “好!b哥果然仗义!”叶南赞扬地伸出大拇指,“那就请b哥告诉我,今天是谁派你过来的!”

    一听问到了重点,何清苑也凝神竖起了耳朵。

    然而b哥听到这个问题后,竟然愣在了那里。

    并不是他重义气,讲道上的规矩,誓死不泄密。

    也不是害怕被报复,不敢泄密。

    此刻他的内心,已经哭成了狗!

    原来就他妈这么点事儿啊!

    早说啊大哥!

    难道我长了一张忠义无双的脸?!

    您直接问不就得了,我又不是不告诉你!

    干嘛要折腾我的胳膊呢!

    b哥欲哭无泪,悲愤万分地说道:“是花神区这块的老大,成哥。不过成哥也不是故意和清苑地产过不去,据说是有人花钱请的成哥!”

    成哥……

    何清苑暗暗记下这个名字,准备回头让人查一下。

    “哦……”叶南若有所悟,随即又亲切道:“多谢b哥了,还要麻烦您再坐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