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气焰嚣张

    五个大汉听到田勇的指令,个个都伸出手,捏得关节处“嘎嘎”作响,人人眼中都透着凶光!

    “别别别!”叶南忽然一副很焦急地模样,连声道:“千万别这样,我这人心脏不好,受不了那么刺激的画面……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呵!”田勇转首看向贾亮,装模作样问道:“听见没,他说有话好好说,你说咱怎么办?”

    “废什么话!”贾亮完全就是一暴力分子,“不给他点印记,咱怎么保证能问出实话来?这种人,一看就是老油子,更欠收拾!”

    “嗯……兄弟高见!”田勇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而后又转向叶南,歉疚地笑道:“对不起了,你就委屈点!没事,忍一下就过去了,不会死的!”

    “就是!”贾亮也挑着眉毛,戏谑道:“放心,会给你留一只手打飞机的!”

    我勒个去……

    叶南深深无语,你这人讲话怎么这么粗鲁呢!

    就算你是好心,但你都不问问我是习惯左手打还是右手打?

    陡然换手,会影响快感和心情的!

    “真要这样么……”叶南“可怜巴巴”地看着田勇。

    田勇也很配合地摊手耸肩,“哎……兄弟我爱莫能助啊……必要的程序还得走不是……”

    “那好……”叶南似乎认命了。

    田勇眼神陡然变得凶残,一声令下:“先打断两条腿!”

    五个大汉显然是老手了,配合默契,先是分出三个准备控制住叶南的双手和上身,另外两个直接抬脚朝他脚腕跺去!

    因为事先被打过招呼,这小子可能是个高手,所以这五个人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

    然而,有些事情,不是靠重视就能办得成的。

    比如说欺负叶南……

    这八年来,世界各国,同为新生代高手的年轻人们,哪一个不是在足够重视的情况下,被叶南虐得满地打滚!

    这五个人看在叶南的眼里,也就是胖一点的蚂蚁。

    对于送上门来找虐的,叶南向来不客气。

    所以他坐在椅子上,身体稍稍往下一缩,便轻松地躲过三人的擒拿和锁喉;同时双脚后发先至,微微一抬,不但躲过两名大汉的攻击,反而回踹向他们的脚踝!

    “咔咔!”

    两声清脆的骨头锻炼声,听得让人牙根发酸!

    随着那两名大汉的惨叫声,叶南又猛地从椅子上弹起,转身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啪啪啪!”

    另外三名大汉几乎同时被抽中了右脸,脑袋一阵晕眩,倒了下去!

    “啧啧啧……”看着五人统统倒地,叶南满脸不忍地对早已吓傻的田勇、贾亮二人道:“我就说不要,你们非要……哎……我这人心善,看得我难过死了……”

    这一波嘲讽出去,直接对两个被踹碎了脚踝,意识却还清醒的大汉造成了一记暴击,一时气血攻心,也成功地晕了过去!

    “二位,接下来是什么程序?”叶南笑着走向审讯桌,“赶紧的,弄完我还有事呢!”

    田勇和贾亮哪还能说得出话来!

    两人的四条腿一齐打颤,吓得差点尿了!

    不说叶南在审讯室里翻云覆雨,审讯室外此刻也不平静!

    “老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让人保释!”

    一名身材高大,年过四旬,身穿局长制服的中年人,正在喝问孙庆中。

    而在他身旁,林若冰和沈秋曼赫然在列,奇怪的是,慕英姿也在。

    “沈局!”孙庆中对于这个顶头上司并没有多少恭敬,反而举止之间十分怠慢,“这两个人和嫌犯非亲非故,又不是什么有分量的人,所以不能让他们保释,万一保释后,嫌犯落荒而逃了,传唤不到,这个责任算谁的?”

    “你这是无理取闹!”沈军盛怒之下,威严的气势尽出,孙庆中也不由一阵凛然,“身为副局长,这么狗屁不通的话也是你能说出口的吗?!”

    “沈局,我怎么处理案件,不劳您费心!现在嫌犯正在受审,没有出结论之前,绝不能放人!”

    孙庆中态度也强硬起来。

    原因无他,通过宋晋,他搭上了罗副市长这一脉。

    据说钱市长就要调去中央了,剩下的副市长中,能接班的,只有罗副市长!

    而沈军却是周副市长那一脉的人,很快就要被罗副市长这一脉给压得喘不过气了!

    只要罗副市长一上位,这个市局局座的位置,他沈军也得乖乖让出来给自己!

    这种情况下,孙庆中还怕沈军个鸟!

    “你!”沈军面沉似冰,“孙庆中,不要自以为攀上了高枝就目空一切,没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打包票!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把事情做绝!”

    “沈局,我也奉劝你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到现在你还人不清楚形势,我简直为你悲哀!”孙庆中也是彻底撕破了脸,不再跟沈军虚与委蛇。

    沈军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自从钱市长的调令传开,罗副市长声望大增以后,他在局里的地位江河日下,到现在,甚至很多小年轻都不大听他的使唤,反而对孙庆中毕恭毕敬!

    他这个局长做的,也着实窝囊了些!

    林若冰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心中不忍,忙上前劝慰道:“沈叔叔,没关系,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您别气坏了身体!”

    “是啊,爸,别跟这些人渣计较!”沈秋曼本来对官场上的事就不清楚,这也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顿时心如刀割!

    “哎……若冰,叔叔无能,帮不了你啊……”

    沈军一瞬间似乎老了十几岁,激愤的表情也瞬间变成了落寞,长叹一声道。

    “叔叔,您快别这么说,您这么说,若冰心里有愧……”连林若冰都忍不住眼眶有些湿润。

    沈秋曼更是早已泪眼婆娑。

    “沈局,二位女士,现在还不是丧气的时候,你们放心,我相信正义,也坚信这市局,不会是某些跳梁小丑的一言堂!”

    一直沉默的慕英姿,突然义正言辞地说道。

    她毫不示弱地瞪着孙庆中,秀眸中的似有一股火焰在燃烧!

    林若冰和沈秋曼都无比讶异地向她看去,根本没想到她竟然会帮她们说话!

    这个女警官不是和叶南有矛盾吗?

    林、沈二女都是心下不解。

    “说得好!”

    突然,一声爽朗的男子嗓音由门外传来。

    “不愧是我慕青的女儿,好样的!”

    林若冰等人现在身处的是审讯室的外间,众人都下意识地朝门口看去,心想不知是谁,竟然不声不响就穿过警局,来到审讯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