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对付你还用天王老子?

    “这位先生是?”叶南礼貌地笑问道。

    见叶南仍然一副不明情况、没心没肺的样子,林、沈二女气不打一处来!

    慕青却是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一双澄澈的眸子中神采奕奕。

    “这是我爸!我找来保释你的!算我瞎了眼!”慕英姿却是再也忍不住,冲着叶南狂吼道。

    “你爸?”叶南顿时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这小妞不是恨自己恨得要命么,怎么会找他来保释自己?

    他爸又是何方神圣,竟然能比得过宋家父子的人脉?

    “哦……”叶南懵然道:“你爸贵姓……哦不,你……这个,你为啥要帮我?”

    叶南老脸一红,丢人啊,说秃噜嘴了!

    神经一向大条的沈秋曼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叶南也有犯蠢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见他安之若素的模样,沈秋曼心里便毫无理由地对他充满信心!

    “我说了,算我瞎了眼!”慕英姿气哼哼地说道。

    另一个不爽的人就是孙庆中了。

    他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极品,到现在还弄不清状况!

    于是他冷然上前,义正言辞地对慕青说道:“慕兄,你看见了,此人何其嚣张!简直把我市局当作无物,恕我不能放人了!”

    说着,孙庆中转身对田勇、贾亮喝到:“还不去调人来支援,拘捕犯人收监!”

    “是!”田勇二人轰然应诺,一溜烟跑了出去。

    慕青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通过刚才叶南和自己女儿的对话,他对这小子越发欣赏,肯定不能撒手不管。

    但是现在的情况,自己也不能再强行要求保释,只能考虑在警局起诉后,怎么着手抗辩了!

    就在林、沈二女大急,慕英姿也眉头紧蹙的时候,叶南却依旧风轻云淡,冲着孙庆中悠然道:“还不知道这位警官是?”

    孙庆中冷哼一声,“我是市局副局长孙庆中!我劝你还是认罪伏法,不要企图反抗,否则,二罪相并,你难有善终!”

    他这番话说得倒是漂亮之极,不知道他为人的人,还真会被他这大义凛然的模样蒙蔽。

    叶南一听他就是副局长,再看了看满脸愤懑的沈军,心中一片了然!

    看来这宋家父子却是能量很大,一个副局长,靠上他们父子,竟然都能跟局长叫板!

    叶南不屑地笑着摇了摇头,转首对林若冰道,“林总,手机借我一下。”

    他进了警局之后,按照规矩,手机被没收了。

    林若冰闻言,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还是依言走过去递给了他。

    慕青妇女也皱起了眉头,难道他要找关系?这时候了,找关系来得及吗?再说,若是真有关系,何至于被抓进来才用?

    孙庆中也是看小丑一样的冷笑不止,压根不相信叶南这个一看就是小白脸的人能翻出什么浪,便也由得他,并不阻止,只是揶揄道:“没错,赶紧打电话给家里安排一下,你恐怕有日子出不去了!”

    叶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嘲讽地笑了笑,并不搭理他,而是飞快地在手机上按下一个号码。

    孙庆中见他竟然还讥笑自己,不由一阵恼火,更加不客气地说道:“难不成你还想找关系?人要有自知之明!本来嘛,你老老实实地呆着,没人能对你怎么样!可是自作孽不可活!我今天就看看,天王老子都帮不了你,你还能找谁!”

    孙庆中这番话说得虽然张狂,惹得慕青和沈军一阵皱眉,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并没有错。

    此时叶南已经将号码拨了出去,耳畔响起“嘟嘟”的声音。

    他抬头充满怜悯地对孙庆中道,“孙副局长,我也给您一句话,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对付你,还用得着天王老子?”

    刚说完,电话便接通了。

    “你好,哪位!”电话那头是一个颇具威严,声音洪亮的男子嗓音。

    “张书记,我是叶南。”

    没错,叶南找的人,就是建陵市的市委书记,张建国!

    昨天苏灵娜刚将他的号码发给自己,今天就派上用场了,也省得自己亮出一堆证件,或是直接联系总部,麻烦!

    “哦,叶老弟!我正找你呢!怎么走得不声不响,都不给老哥一个致谢的机会!”

    那边张建国听见是叶南,顿时热情了许多,语气中充满着崇敬和感激!

    在场的诸人听见叶南说“张书记”,不由都本能地在脑中搜索建陵市官场上的人物。

    慕青和沈军一个是潇洒名士,一个是工作狂人,对于这些还真不是那么清楚。

    而孙庆中就不一样了,他权欲心极重,官场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简直耳熟能详!

    在仔细排查了一遍后,孙庆中发现,整个建陵市是“书记”,而又姓张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市委书记张建国!

    但是……这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

    这个二十出头的愣头青,要说特别的地方,也不过有几下子身手而已,他能认识市委书记?那老子早就是省长了!

    孙庆中越发肯定叶南在虚张声势,不过他也乐得不戳穿,等着看叶南的笑话。

    这时候,恰巧田勇带着二十好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一窝蜂进了审讯室。

    而孙庆中却一压手,示意他们待命,然后一副猫耍老鼠的心态,双手抱胸看着叶南。

    “张书记,当时临时有任务,也在建陵市,就没跟您辞行了。”叶南先是客套了一下,继而道:“今天打电话给您,主要是跟您说一声,三天后您的邀请,我恐怕不能赴约了!”

    “啊?”张建国明显又是失望又是吃惊,“这是为什么?”

    叶南苦笑了一声,“因为我被关在了建陵市局,孙副局长正要押我收监呢!”

    “什么?!”张建国一听,惊得魂飞魄散!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简直是自己找死!

    他都根本不用问因为什么原因,叶南什么身份他知道,叶南的人品他也清楚,如果叶南是自己理亏,他肯定会联系自己总部,不会来找自己!

    更何况,没有人比张建国清楚,叶南手中掌握着什么样的权利!

    在面对特殊情况时,叶南可以先斩后奏!

    虽然之后还是要“奏”,也就是写报告,说明情况,配合现场情况调查等等,但是能“先斩”,这已经是很恐怖的权力了!

    据他所知,天子门生中,也只有叶南一人有此殊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