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散修

    “慕前辈你这是做什么!”叶南赶忙将慕青扶起来,无奈道,“别说年龄上您是长者,就算论辈分,您是英姿父亲,我是她师父,也算是平辈,可别再折煞我了!”

    叶南就是这样,对于可敬的人,他会加倍谦逊,对于可憎的人,他会加倍猖狂!

    慕青听了这话倒是十分感动。

    在他固有的传统思想里,修真界以强者为尊,理当如此,却没想到叶南这么平易近人。

    然而他身后的那些族人就不这么想了。

    尤其是慕青的两名族弟,慕义和慕忠,听见叶南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和族长同辈,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叶先生太谦虚了!”慕青欣喜地道,“来,叶先生,快快进门说话,请!”

    慕青恭敬地将叶南迎进了门,而慕英姿也小鸟依人般陪在叶南身边。

    这下可恼了慕忠的儿子慕战!

    慕战从小和慕英姿青梅竹马,更是订下了娃娃亲,虽说慕英姿长大后一直将他当哥哥,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慕战总觉得那是慕英姿还没长大。

    他本就是个占有欲十分强的人,现在看见慕英姿不离叶南左右,况且那副乖巧的模样,是他在慕英姿身上从未见过的,哪能不气?

    当下一股怒气就蹿上了脑门,一时激愤,就要上前,却及时被他父亲和慕义的儿子幕猛给拦下了。

    “不要冲动!”慕忠低喝道,“他毕竟是客,哪有刚进门就翻脸的道理,且进去视情形而动!”

    “是啊,哥,你现在动手,是你理亏,稍安勿躁,进去之后,大伙都在,还愁没机会么?”幕猛虽然名字叫“猛”,却绝不是有勇无谋之辈,相反,却十分精明干练。

    “哼!”慕战愤愤不平,狠声道,“待会有他好看!”

    慕忠和慕义也对望了一眼,眸中精光一闪,也不说话,跟了进去。

    慕家的宅子布置倒十分清雅,不似安家庄园那般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庭院中假山立景,凉亭耸立,又有长廊想通,乍一进来,仿佛有种穿越的感觉。

    前厅中,更是设了一道翠玉的屏风,看着既贵气,又不落俗套。

    众人进了厅堂,慕青极力请叶南坐在上座,叶南当然坚决不依,最后慕青只得自己坐了,叶南坐在他左手。

    一行人都分宾主落座后,慕战更是心嫉如狂!

    慕英姿竟然没有坐,而是直接侍立在叶南身后!

    当下慕战再次按捺不住,要起身发难,却又被慕忠死死按住,“休要胡来!”

    慕战是慕忠长子,虽然比慕义的长子慕猛年纪要大,但心性上却差得远了!

    “慕前辈。”相互介绍一番,奉茶过后,叶南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今日我只是偶得空闲,便想来传英姿一些功法,尽一尽老师的责任,您如此盛情,我怕是以后都不敢再登门了!”

    慕青哈哈一笑,“叶先生哪里话!你不仅救了英姿,更是对我有指点大恩,慕家上下皆感先生情分,先生又何必见外?”

    叶南苦笑摇头,他最怕的就是太过热情客套,相比起来,他宁愿和慕英姿这样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人相处。

    “叶先生!”慕青话刚落音,慕忠率先发难了,“近两日一直听家主言及,先生修为高绝,不知是哪出隐世仙门的高足,可否说来让我等一阔见闻?”

    他话虽说得客气,但言辞中的试探之意明显,慕青听了已然皱起眉头。

    “我并非门派出身,自幼有师父教导。”叶南坦然说道。

    “哦……”

    在座诸人顿时都露出不屑的神情。

    原来是无门无派,也无家族的散修!

    如果放在几百年前,天地灵气尚未枯竭,那些隐世散修中,倒还有不少大能之辈;但如今灵力衰败,独来独往的散修想要有一番成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现如今,修真越来越像异能,没有充足的资源根本无法修行下去。

    故而在听到叶南是散修后,众人对他更是看轻。

    只有慕青皱着眉头,怒气暗生,对族人的态度十分不满。

    叶南的厉害之处,他是亲眼所见,所以并没有因为他是散修就敢稍有轻视。

    然而他虽是家主,慕忠和慕义两名长老的地位也不容忽视,手中的实力加起来也并不逊于他这个家主,让他也颇有几分顾忌。

    “哼,一介散修,装什么大尾巴狼!”慕战最是性烈,当下鄙夷地脱口而出。

    慕青闻言,脸顿时铁青,就要怒斥时,慕忠却抢先一步。

    “放肆!叶先生是族长贵宾,你为何如此失礼!”

    呵斥完慕战,慕忠又转首对叶南歉然道,“叶先生,我这劣儿心直口快,还望你不要介意!”

    叶南心中暗暗好笑。

    这个慕忠是个老狐狸!

    表面上训斥慕战,但言辞中却点名自己是族长贵宾,无形中否认了慕青前面说全族都感念叶南之恩的话语;而后假意向叶南致歉,却又说他儿子是心直口快,暗暗表示其实慕战所言不虚。

    看来慕家也并不是上下一心啊!

    叶南若有所悟地向慕青看了看。

    “没关系,这位仁兄说得对,我确实是一介散修,不仅是我,我的三位恩师也都是散修。”

    没错,叶南的三位师父虽分别是释、道、儒三家骨灰级的人物,但现在供职于天子门生,早就脱离了门派,孑然一身,当然是散修。

    “哦?原来叶先生共有三位师父,这倒也是很少见了!”

    这时,慕义也忍不住笑呵呵地接话道。

    他们心中越发肯定叶南只是个欺世盗名之辈!

    修者最忌讳的就是用心不专,这学一点,那学一点,最终定是一事无成!

    自古以来,哪有拜三位师父的道理,更没有能兼三家之长的高手!

    慕义笑得开心,叶南身后的慕英姿却很不开心。

    叶南的本事,她也是亲身体会过的,再说,现在叶南是自己师父,哪容得旁人挤兑?

    她的这两位族叔,平日里就尽喜欢和父亲唱反调,她早就看着不顺眼了!

    “没错,我三位师祖都是一等一的隐世高人,轻易不收弟子,只是看我师父天资卓绝,这才同收一人,悉心调教!”

    慕英姿胸大无脑,只顾嘴上出气,其实她自己也才入门两天,什么情况都摸不着,就顺嘴胡说。

    叶南不禁好笑,虽是胡说,但却错有错着,说得正中实情!

    小丫头挺有眼力见,第六感也很强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