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语重心长

    慕英姿的话更加刺激到了慕战脆弱的神经。

    他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眼见慕英姿竟然如此维护叶南,立刻怒道,“天资卓绝?大话人人会说,虚伪之徒却也不少!”

    “慕战!”

    慕英姿秀目圆睁,柳眉倒竖,正要大骂,慕青却已忍耐不住。

    “你放肆!竟然对叶先生出言不逊,来人,家法伺候!”

    慕青盛怒之下,也管不得慕忠这个长老了,不惩戒一下慕战,他这个族长脸上无光!

    “啪!”

    慕战性烈如火,当即一拍茶几,猛然站了起来,暴喝一声,“我看谁敢动手!”

    “畜生!你反了不成!”慕青也勃然大怒,慕战竟然公然挑衅他族长的威严,已经算是大逆不道!

    一旁的慕忠知道失态严重,暗怪儿子太过冲动,赶忙站了起来,“家主,战儿一时糊涂,还请息怒,我定当严加管教!”

    说完转首对慕战怒斥,“竖子,还不退下,闭门反省!”

    慕战虽然不忿,但见到父亲警告的眼神,也不敢再闹下去,恨恨不平地看了眼叶南和慕英姿,冷哼一声,甩手而去。

    他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打,气得慕青全然失去了平时的儒雅风采!

    “叶先生,让你见笑了,慕青愧对您!”

    慕青满脸歉疚地对叶南躬身道。

    “前辈言重了!”叶南风轻云淡,这样的跳梁小丑,他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见家主对叶南如此谦卑,慕忠和慕义心中都不是滋味。

    “呵呵,叶先生大人大量,自然不会和小儿一般见识!”慕忠沉吟了一下,忽然笑嘻嘻地开口道,“不过小儿虽是鲁莽,却也是一番好心!”

    “哦?”这回慕英姿忍不住了,冷笑着道,“二叔,这话侄女就听不懂了!慕战兄长的好心,倒还真是特别啊!”

    慕忠老脸皮厚,哪会在意慕英姿这点讥讽,依旧笑容满面,看起来无比友善地对叶南道,“小儿的意思是,但凡我辈修者,用心专注方是正途!要知修行乃是与天争名,夺天地造化之力以为己用,岂能分心三顾?战儿自幼受我教导,深明此理,恐怕叶先生年轻,未能明达,故而方才一时心急,实是为叶先生担忧啊!”

    好家伙!

    叶南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嘘枯吹生”了!

    死的能说成活的,活的能说成死的,好本事!

    况且,他言中之意,看似满是关切,全是好意,实则在讥讽叶南不识大道,满口胡言!

    但他语重心长,摆出一副长辈警戒晚辈的关爱之情,让叶南平白就受了教训,低了气势,却也无法反击。

    连慕青和慕英姿都不能说什么,人家话里话外都是为叶南着想,总不能斥责人家!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远不是慕战那种愣头青能比的!

    叶南心中透亮,但也不屑计较,自己本来就是冲着慕英姿而来,最多也就捎带上一个慕青,其他人如何,他没那个闲心去搭理。

    再说,这些毕竟都是他们父女二人的家人,叶南说到底也是个外人,也不想因为自己让他们闹僵。

    于是他面上不动声,礼貌地笑着致谢道,“多谢前辈指点了,晚辈知晓厉害,前辈有心!”

    叶南这样,却让旁边的慕青更觉惭愧!

    看看叶南什么心胸,再看看自己家人,真是羞于见人啊!

    “呵呵,指点谈不上!”慕忠故作谦逊地摆手道,“年纪大了,见到年轻人,也难免就想叮嘱几句,叶先生可不要见怪!”

    叶南敬他一分,让他一分,他却倚老卖老,装上瘾了!

    “不会!”叶南依旧不失风度,微笑摇头。

    “叶先生果然心胸不凡!”这时候,慕义似乎也觉得叶南被慕忠一番话说得心虚,无言以对,也出来说话道,“看你年纪,比我家猛儿年轻了些,就算比英姿也似乎还小!你们倒可以多走动亲近,年轻人嘛,互相学习借鉴,对大家都有好处!”

    好嘛!

    叶南揉着鼻子,心里暗笑,本来是慕英姿师父,现在要互相学习了,恐怕再过一会,自己的辈分就不知道要低到哪儿去了!

    “慕义前辈说得是!”叶南依旧不愠不火,“我慕猛兄虽不相识,却知英姿资质不凡,确是难得!”

    “不认识不要紧,现在不就认识了嘛!”慕义哈哈一笑,转首对一直沉默的幕猛道,“猛儿,你痴长叶先生几岁,可要对人家多多指点关照,不能小气藏私,非我慕家人所为!”

    “是,父亲,孩儿晓得!”幕猛恭敬地应了一声。

    这父子俩一唱一和,摆足了架子!

    本来叶南是慕青请来的高人,这片刻工夫,就已经变成登门请教的小年轻了!

    自觉让叶南丢了个大脸的慕忠和慕义父子此刻当然是志得意满!

    更重要的是,也扫了慕青的面子!

    慕青此刻脸已然铁青,气得手都有些哆嗦。

    慕英姿也是俏脸通红,贝齿紧咬,恨不得上去给他们两巴掌!

    叶南却还是一点都不在意,笑着对慕猛客气了一句,“那就多谢慕猛兄了!”

    说完,叶南也懒得在这儿再待下去,便转首对慕青道,“慕前辈,不知道能否借用一处安静的屋子,我有些话想和英姿说。”

    慕青虽然气恼,但还是赶忙应道,“当然有,请随我来!”

    慕忠听了叶南的话,却是面不愉。

    他知道自己儿子对慕英姿的心思,而且两家本就有婚约在身。

    叶南公然要和慕英姿独处,而慕青竟然也同意,这让他觉得不能容忍!

    正要开口阻拦,却被慕义拦下。

    “二哥,他是英姿的朋友,于情于理,我们都无权干涉!”

    “那你说怎么办!”慕忠也有些不冷静了,“难道看着他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原来慕战的直男癌是遗传他老爸的!

    如果叶南听到了,估计会喷他一脸!

    大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平时都不出门的吗?

    “好办!”这时,幕猛却又说话了,“把这件事告诉慕战兄长,让他去闹!”

    慕义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

    慕忠却迟疑道,“不妥!战儿刚触怒了家主,如果再去生事,恐怕难逃家法,咱们也没理由护他。”

    “怎么没理由?”幕猛道,“英姿本就是慕战兄长的未婚夫,她和男人共处一室,慕战兄长要去干涉,合情合理,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冲动一些有什么过错?况且这么亲事是族长亲自应下的,他也无话可说!”

    慕忠盘算了一会,终于一咬牙,“好,就这么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