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又见影帝

    慕家是个很大的家族,分有嫡系和旁系。

    慕青和慕英姿父女两便是嫡系,而其余的都是旁系。

    旁系之中,就以慕忠和慕义这两支的地位最高,所以他们二人担任了慕家的长老之职。

    近年来二人处心积虑,趁着慕青醉心于突破化神境的机会,掌握了慕家几乎一半的实力,联手之下,也能和慕青叫叫板了!

    但是野心极大的二人又怎能满足于此?

    于是便盯上了家主之位。

    本来他们的打算是让慕战和慕英姿联姻,因为慕青膝下无子,故而下一代家主肯定由女婿身份的慕战继承。

    但是近两年来,慕英姿渐渐长大后,越发疏远慕战,且多次明示暗示要解除婚约,这才让二人又紧张了起来。

    这次闹事,一是针对叶南,更重要的,还是二人想进一步削弱慕青在家族里的威望。

    很快,宅子里几乎所有人都围到了庭院中,有男有女,都是慕家的旁系子弟。

    而慕青当然也闻讯而来。

    “老二老三,你们这是做什么!”

    慕青当然明白这就是两个老东西搞的鬼,于是看也不看正在叫嚣的慕战,直接冲着慕忠、慕义喝道。

    “家主,战儿听说英姿跟叶先生同处一室……他一时羞愤难当,这……这我们也劝不住啊……”慕义赶忙上前,无奈地道。

    “哼!”慕青脸铁青,怒哼一声,转首看向慕战,“你闹够了没有!”

    “家主,今天无论如何我要见到英姿!之后是打是罚我都认了!我只要见到我的未婚妻,请家主替我做主!”

    这番说辞肯定事先有人教好的,否则就凭慕战那个猪脑子,叶南才不信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周围其余的慕家子弟已经纷纷议论开了。

    “慕战怎么了,吃错药了?”

    “哪儿啊!他未婚妻跟一男的单独进房间了,要是你,你不也得拼命啊!”

    “说的也是……只不过,慕战这顶帽子戴的,有点大啊……”

    周围的闲言碎语自然没有逃出场中诸人的耳朵,慕忠和慕义见效果达到,顿时心中一阵暗喜。

    “胡闹!”慕青大怒,“慕战,你多大的人了!难道还是三岁小孩,还没断奶不成!英姿难道要时时刻刻跟着你照顾你?!你这种没血性的废物,又怎么配得起英姿!”

    慕青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也让人无法反驳。

    大伙一听转念一想,也对啊!

    慕战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才一会功夫没见到,就吵吵闹闹,这哪是男人,分明是个撒泼的孩子!

    “家主,英姿若是有事,我自然不会过问,慕战平日敬她爱她,也从未做过越矩之事!但是今日,家主首肯她与一年轻男子单独共处一室,若您换在慕战位置,又作何感想!”

    慕战一番话,顿时又让众人倒向了他那一头。

    他顿了一顿,继续大声道,“况且这门亲事是家主亲允,若是家主反悔,大可直言相告,何必用此手段,让慕战心碎欲裂!”

    虽说台词是事先安排好的,不过慕战对慕英姿倒是真心的。

    这番话说到最后,慕战触动心事,竟真的有些伤心欲绝的味道!

    这下围观的人再不动摇,纷纷都同情地看着慕战,暗怪家主做事不公。

    慕青气得须发飘扬,指着慕战怒吼,“休要巧言诡辩!什么年轻男子!叶先生是英姿的恩师,在我慕青面前行了拜师大礼的!师徒择地授业,还需要向你禀告吗?!”

    “家主何必再欺骗于我!”慕战满脸伤感,“这姓叶的年纪还没英姿大,能有多大本事,怎能做的了英姿的师父!家主若想退婚请直言,我慕战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

    “你……你!”慕青气得手臂发抖,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家主慕青,背信弃义,不想遵守婚约,便为慕英姿捏造了一个师父,又让他二人共处一室,故意羞辱慕战!

    这样的家主,尽管他的嫡系,还配做慕家的家主吗?

    慕忠和慕义自慕青到来之后说了两句话,便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不言不语,幕猛也不再拉扯慕战,三人任由慕战一人表演。

    叶南暗叹一声,知道自己不站出来不行了。

    他和慕英姿被人冤枉事小,慕青家主之位不保事大!

    况且慕英姿此时还在闭关,若是不闻不问,任由他们闯进房去,后果严重!

    “我能不能教英姿,你可以自己来试试。”叶南悠然上前两步,走到慕青身边,与慕战对峙,满怀深意地扫了一眼慕忠、慕义和幕猛,“或者,你们四个可以一起试一试!”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这小子有种啊!什么来头?”

    “谁知道啊,愣头青!”

    “保不齐是被慕英姿给迷住,命都不要了!”

    “他给慕战戴了绿帽子,还敢公然挑衅,慕战不活剥了他才怪!”

    叶南一出生,慕青就不说话了,恭敬地站在他身边。

    他已决心投靠叶南,当然时刻以叶南下属自居。

    慕战闻言,登时火冒三丈!

    “无知鼠辈,我正要找你算账,你却自己来送死!”说着双手一伸,一道焰光闪过,两柄流星锤便窝在了手中!

    “兄长且慢!”

    幕猛却忽然大喝一声,走上前来拉住慕战。

    “叶先生,我与兄长手足情深,他的事,幕猛不能坐视不理,坏了兄弟之情!故而厚颜要与兄长一齐领教,休怪幕猛不讲江湖道义了!”

    幕猛一番大义凛然的话,用兄弟之情达成以二敌一的目的,却换来了众人的理解和钦佩!

    多好的兄弟!

    为了给兄长讨公道,道义都不顾了!

    叶南却心中好笑,明明决定了不要脸,偏偏非要装得很要脸!

    自己说了可以四人一起,你还找什么借口,徒惹人笑!

    谁知更不要脸的人大有人在!

    一旁慕义见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猛儿,你这是……哎……你们这些孩子啊,都长大了,爹管不住了!但你们这样……叶先生才二十出头啊,你们让他……哎……”

    慕忠也赶紧跟上,“是啊!你们任意一人,叶先生恐怕都难以抵挡,还要两人齐上,这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我慕家欺负人嘛!”

    慕忠和慕义似乎急得直跳脚,羞愧万分的模样。

    很好很好!

    叶南心中暗赞不已,奥卡斯也欠你们一座小金人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