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谢师宴

    “叶先生!”慕青见叶南发怒,赶紧上前求情道,“叶先生,还请息怒!他们也都是看热闹,无心的,请叶先生宽恕!”

    慕英姿没有说话,心里却多了一丝莫名的甜蜜。

    师父为了她这个徒弟冲冠一怒,除了强势的姿态动人心魄,更重要的是他这么爱护自己,让她生出了一种被宠溺的感觉!

    叶南看了眼慕青,这才缓缓收了气息,一时间,场上恢复了风平浪静。

    所有人心惊胆战,全身汗湿,此刻叶南在他们眼中已成死神!

    这样的气场,绝不是化气境能够拥有的!

    化神境!

    二十出头就能修炼到化神境的,他们简直闻所未闻!

    慕忠和慕义连绝望的心情都没有了,眸子里只剩下恐惧!

    得罪了叶南,强逼家主,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慕青见叶南收了气场,这才暗自抹了把汗,赶紧接着道,“叶先生,我已备好了酒菜,还请先生赏光。”

    叶南点了点头,转首对慕英姿温和一笑,“走,吃饭去!”

    三人说走就走,留下现场所有人呆里当场。

    对于慕忠和慕义,慕青知道不需要再说什么。

    如果他们是聪明人的话,应该知道作何选择。

    慕家,再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叶南跟着慕青来到了前厅。

    这算是为叶南办的“谢师宴”了。

    三人分宾主落座。

    “师父,我已经修成红琉璃啦!怎么样,没给你丢人,还不快夸夸我!”

    慕英姿仿佛性情大变,像个讨宠的小女孩,兴奋自得地道。

    慕青闻言,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

    自己这宝贝女儿可真是要命!没见到刚才这位小爷大发威严么?还敢这么跟他说话,心真够大的!

    叶南瞪了她一眼,轻哼了一声,“少来!有我一道先天真气在体内,又经我手把手教导,就是头猪也能在半个时辰突破红琉璃!”

    慕英姿顿时不乐意了,撅起小嘴,大发娇嗔,“师父你什么意思嘛!那你收一头猪做徒弟去好了!哼!”

    慕青眼珠子都快看掉下来了!

    这还是自己那个刁蛮任性,大大咧咧的女儿吗?!

    怎么忽然之间就转性了?

    他哪里知道,慕英姿缺少女人味,完全是她那个火爆脾气给闹的!

    而佛门功法正是修养心性的不二选择,慕英姿修成了红琉璃,性情当然也就静下来一分。

    火爆脾气消退了,身为女人的本性当然也就显现出来了!

    “呵呵……”叶南也觉现在的慕英姿十分可爱,比之以前强上不少,不由伸出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为师可不就是收了一头小母猪当徒弟么?”

    慕英姿脸上先是一红,顿时不依,“师父你……哼,不理你了!”说完拿起筷子,也不管叶南,自顾自埋头就吃。

    然而她方才那一瞬间的羞涩之意,却没有瞒过慕青这个老狐狸的眼睛。

    他忽然心中一动,看了看叶南,又看了看女儿。

    莫非……

    不知想到什么,慕青心中一阵狂喜!

    好女儿,好女儿!

    就是应该越来越有女人味,就应该继续撒娇,真是好样的!

    叶南莞尔一笑,转而柔声道,“好啦,别闹了,我正好还有事情要问你。”

    “问我爸去,我不理你!”慕英姿头都不太,委屈地道。

    嘿,这丫头,治不了你了是!

    叶南微微一笑,淡淡开口。

    “慕前辈,我这有一门叫做梵音的功法,想跟您探讨一下,不知有没有兴趣?”

    慕青一怔,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叶南忽然跳了话题,不过探讨功法,他当然乐意!

    谁都明白,说是“探讨”,其实就是叶南指点!

    “当然,当然!还请叶先生赐教!”

    听到功法,慕英姿立刻被吸引住了,虽然还是没抬头,却悄悄竖起了耳朵。

    “梵音者,佛之音也!”叶南侃侃而道,“有五种清净相:正直、和雅、清彻、深满、周遍远闻。”

    “正直者,刚正破邪,能退万般恶法,一语喝出,不亚惊雷,妖氛退避!”

    “和雅者,和煦尔雅,伤者闻之,可镇剧痛,可养内腑,人之濒死,亦可续命一时!”

    “清彻者,清越通彻,破世间迷魅之法,涤荡灵台,守心护神,幻象不兴!”

    “上述三者,乃梵音迫人之用,而深满、周遍远闻,则为梵音修己之法,意为幽深圆满,照拂无界!”

    叶南悠悠说完,顿了顿,又对听得一脸心驰神往的慕青道,“慕前辈,依您看,这梵音可还算神妙?”

    慕青恍然,满脸赞叹地道,“何止神妙!佛门**,真是高山仰止!”

    慕英姿也早就抬起了头,美眸中那点委屈荡然无存,心里像被小猫挠了一样痒痒的!

    “哎……”叶南却又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可惜啊,师父传我如此妙法,我却无人可传!”

    慕青这才明白叶南的目的,不由摇头失笑。

    慕英姿听闻,立刻凑了上来,“师父,谁说没人可传啊!您老人家忘了还有我这个聪明伶俐的徒儿啦!”

    叶南惊讶地看着她,“咦,你不是不理我了吗?”

    慕英姿恨得牙痒痒,却还是堆起笑脸,“哪能呢!哪有徒弟给师父脸看的!这不是大逆不道嘛!”

    “哦……”叶南恍然点首,“说得有理……那师父能问徒弟问题了吗?”

    “当然啦!”慕英姿笑得别提有多甜了,“您尽管问,徒儿知无不言!”

    叶南肚子里好笑。

    就你这丫头那点小情绪还在我面前耍,不知道你师父我从小智斗三个老东西,比你经验丰富多了!

    叶南却也不反省反省,他用来对付慕英姿,也正是那三个老王八用来对付他的!

    利诱不成,还有威胁!

    “我问你,宋天父子,有没有主动投案?”叶南收起了玩笑这心,问起了正事。

    这两天忙得连轴转,还真没顾得上这茬,今天正好过问一下。

    “嗯,来过了!”慕英姿点头道,“宋晋带着宋天,两人态度倒十分谦卑!惊得警局里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从没想到,傲气的宋晋也会有这副模样!”

    叶南皱了皱眉头,“那后来怎么处理了?”

    慕英姿道,“局长说宋晋父子毕竟在建陵市能量不小,既是伤人未遂,又主动投案,便罚了款,没有过分处置。”

    叶南点点头,沈军的决定他能够理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