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颠倒阴阳

    办公室内劲气纵横,如同滚滚沸水,翻腾不息!

    林若冰身在般若圈内,波澜不兴,毫无感觉。

    但房间里的器物却遭了秧!

    叶南还好,他已是化神大成的高手,气劲收放自如,将两仪之力聚于周身方寸之间,落点精准,不会误伤。

    也正因为此,才给了面具男子多一时半刻的**之机。

    而面具男子就不那么悠闲了。

    叶南那边举重若轻,杀伐果决中还不带丝毫烟火气,绝非常人能做到。

    况且,两仪之力,一寒一热,一个刚猛澎湃,一个阴柔如丝,他应付起来,分心二用,无比吃力!

    于是办公桌上的文件漫天飘洒,一道道溢出的真力打在桌上、柜子上,四处都是痕迹!

    这还是面具男子极力控制,否则,这些俗物怎堪一击!

    察觉到面具男子似乎也很怕闹出动静被别人发觉,叶南心下安定了许多!

    当下再不顾忌,更是全力出手!

    “呼!”

    叶南左掌为阴,全力一击,攻向他的面门;右掌却陡然化拳,白气蒸腾间,直奔他的胸口!

    面具男子不敢怠慢,右臂一举,腕上匠心环灰光大盛,护在面门之前;左臂也及时出动,一掌向叶南拳头包去!

    “嘭嘭!”

    又是两声闷响!

    这回二人并未一触即分。

    叶南左掌在击至起右臂的前一刻,化为擒拿手势,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臂,匠心环顿时一阵“嗡嗡”狂动,似在疯狂地反扑!

    而叶南的右拳却是结结实实地和他的左掌硬拼上了!

    两手的匠心环灰光朦胧,极力抗衡着叶南的两仪真力!

    “哼哼!”面具男子虽然吃力万分,脖子上都流出了豆大的汗珠,嘴上却有恃无恐地开口道,“你是厉害不假!但若要击败我,现有的力量不够;而一旦发力,就会造成破坏,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恐怕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你能奈我何!”

    叶南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死到临头,还这么多话!是不是反派都像你这样,非要落败之前瞎bb一通,增加我这种正面人物打脸的快感?”

    叶南嘴上嘲讽着,体内真元却一阵异动!

    转瞬之间,叶南两手竟然阴阳互换!

    握着面具男子右臂的左手,黑气凭空消散,白气氤氲而起;与他左掌硬拼的右拳,白气了然无踪,黑气漫布拳上!

    两仪颠倒,阴阳交替!

    面具男子大惊!

    本来右臂处的阴寒绵绵忽然变为炽热刚猛;左掌处的汹汹气劲,忽然变得冰冷刺骨!

    匠心环被这么一冷一热骤然一激,根本支撑不住,“嘭”地一声,崩碎开来!

    失去匠心环守护,面具男子哪能扛得住叶南的掌力?直接被大力击飞,整个人后背轰然撞在墙上,而后如同一张薄纸般,慢慢滑下!

    这便是叶南两仪掌力的神妙之处!

    若是寻常力道,如此势头,面具男子非被打地穿墙而过不可!

    然而两仪掌力有一阴一阳两道,在叶南的控制下,相互牵引,恰到好处地将力道停留在面具男子的体内,丝毫伤不到墙壁!

    “噗……”

    一口鲜血喷出,面具男子昏死了过去。

    叶南轻舒一口气,快步上前,连点了他周身十余处大**,封了他的筋脉丹田,这才一伸手,将他面具取下。

    “吴建中!”

    一旁的林若冰见到面具下的面容,不由失声惊呼!

    果然是请了年假,实则畏罪避祸的行政部经理,吴建中!

    这个结果早在叶南意料之内,所以并不惊讶。

    此时,周围的真元波动平静下来,戴在林若冰左腕的星月菩提串自动撤回了般若圈。

    林若冰缓步来到叶南身边。

    “果然是他……”她的神复杂,似轻松,又似有些惋惜怜悯,还好像有一丝哀伤,“接下来怎么办?”

    叶南站起身来,关切地看了她一眼。

    他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无论是谁,发现手下员工竟然是歹徒,还想暗害自己,都不会喜欢这种滋味!

    一方面痛恨其人,另一方面恐怕也会不由自主地怀疑自己,难道待人不诚?

    叶南轻轻将她搂入怀中,缓缓拍着她的背,柔声道,“不要多想,吴建中来简爱公司本就居心叵测,意图不轨,不是你的原因。”

    “嗯。”林若冰伏在叶南肩膀上,幽幽地轻哼一声,闭上了眼睛,显得很是疲惫。

    “这个人不能交给警察。”叶南这才开始回答她刚才的问题,“他修为不俗,他不是普通人,交给警察也没用。”

    林若冰没有睁开眼睛,淡淡地说道,“嗯,那你说怎么办。”

    “我找个地方把他关起来,亲自审讯,希望能够顺藤摸瓜。”叶南沉吟了一下说道。

    “可是家里无处藏人,更关不住人。”林若冰跟常人的思维一样,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自己的家。

    “不能放在家里。”叶南摇头,“不方便不说,咱们住得也觉恶心!放心,我已经想好地方了。”

    叶南想到的,当然是慕家。

    慕家这么大的宅子,而且多有好手,关押个把人,不再话下。

    “嗯。”既然叶南已经想好,林若冰当然不会再多问,只是幽幽地说了一句,“你这是私藏罪犯,还要滥用私刑,害我也变成从犯了。”

    叶南哈哈一笑,“怎么,你怕?”

    林若冰小猫似的将俏脸在叶南胸膛上蹭了蹭,无限慵懒地道,“只要你不怕就行。”

    叶南抚了抚她的秀发,凑上去亲亲吻了一下。

    片刻后,林若冰似乎恢复了精神,榛首离开了叶南的胸膛,长舒一口气。

    “好了!”她忽然目光灼灼地看向叶南,“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算算账了!”

    叶南心下一沉,讷讷道,“什……什么账……”

    “刚才羞辱我,不是痛快得狠么!”林若冰面阴沉,伸出手掐住叶南腰上的肉。

    “嘶……哎哟,疼!”叶南顿时龇牙咧嘴。

    虽然他有真元护体,而且炼体也有小成,但怎敢对林若冰施展?那不还把她的纤纤玉手给震断了!

    “现在知道疼了?”林若冰语气冷然,“刚才把我当玩物拿捏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现在疼?”

    “冤枉,冤枉啊!”叶南疼得直抽冷气,腰部本来就是脆弱的地方,林若冰只掐一小块肉,还捏着来回扭动着,这酸爽!

    “冤枉?”林若冰呵呵冷笑,“你冤枉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