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再吃飞醋

    叶南疼得半弯着腰,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我刚才那是迫不得已……我,我不是怕他想跑嘛!”

    “怕他跑就去制住他,为什么要戏弄我!”林若冰不依不饶,手上虽然没再使劲,但也没有放下。

    “老婆大人明察啊!”叶南哭丧着脸,“这小子话里话外,分明是对你,我不用你套住他,万一他发起疯来搞破话,事情就闹大了!”

    林若冰沉吟了片刻,有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这才将信将疑地道,“真的?你确定心里没对我那么想?”

    “天地良心!”叶南赶紧赌咒发誓,“我哪敢对你那么想啊!我这还在实习期呢,就已经差点被你裁掉一回了,你借我个胆我也不敢啊!”

    被他说的让林若冰想起了之前自己吃飞醋的事,不由心中一丝歉疚,俏脸一红,缓缓放下了玉手。

    “暂且饶了你,下次再敢胡说八道,我把你腰上的肉全揪下来!”

    面对林若冰言之凿凿的警告,叶南当然点头哈腰,揉着被掐得生疼的腰部,愁眉苦脸地讨好道,“这不都是为了您的安全嘛!”

    “少跟我油嘴滑舌!”一提到安全,林若冰又是气不打一处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我的贴身保镖?你看看你,成天不见个人影,留下个手串就消极怠工,我有危险了你根本不在,说得过去吗?”

    林若冰虽然是撒气的话,不过却是心里也有些委屈的。

    刚处上男女朋友,叶南却一点定性都没有,成天在外面不知道忙些什么,两人到现在都还没约会过!

    听林若冰这么机关枪似的一通说,叶南顿时怔住了,心中惭愧无比,收敛起了不正经的神,默默垂下了头。

    “对不起,是我不好!”

    叶南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而真诚,愧疚之情尽显无遗。

    林若冰一听,再见他低头的模样,心中不免又是疼惜,轻叹一声,又缓缓上前抱住了他。

    “好了,你为人跳脱,又好管闲事,我早就知道,自己注意安全就好。”

    “嗯。”叶南心中一阵感动,也轻轻搂住了她,一时间,温馨无限。

    过了片刻,叶南忽然想起一事,便问道,“若冰,我来的时候,一个女人正在和吴建中动手,怎么回事?你把事情经过跟我说说。”

    “嗯。”

    林若冰应了一声,拉着叶南坐到沙发上,自己脱了高跟鞋,穿着肉丝的小脚蜷缩在一起,整个人依偎在叶南怀中,这才缓缓说了起来。

    “方才我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突然听到窗户一阵响动,然后……然后吴建中就从窗户中跳了进来。”

    叶南皱起了眉头,“大热天的,都开着空调,你的窗户肯定是关死了才对。”

    虽然林若冰办公室的窗外是二十八楼,但可以通过窗户跳到另一栋楼的走廊窗户里。

    这对于吴建中来说,肯定不是难事。

    但他怎么能在不破坏窗户的情况下从外面打开窗户呢?

    “嗯,我也奇怪。”林若冰道,“也许是昨天保洁人员忘记锁死了。”她顿了顿,继续道,“吴建中进来后就直接动手要抓我,我被吓得往后面躲,就在这时,你送我的手串忽然亮了,然后那道金光圈就护住了我,把他拦在外面。”

    “他用了很多手段,都没能打开金光。一开始我还很害怕,他使出的手段看起来很厉害,我怕金光支持不住,后来见他奈何不了,才渐渐放心。”

    听到这,叶南笑了笑,“我这手串可是正宗的灵器,自主发动的情况下,没有化神小成的修为也是破不开的……”

    他说着,忽然意识到林若冰其实根本听不懂,便尴尬地揉了揉鼻子,讪讪笑道,“你继续,你继续……”

    林若冰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后来没多久,又从窗户里跳进来一个人,这人好奇怪,全身模模糊糊地,声音却是个女人。”

    “她进来之后,就呵斥吴建中,让他不要行凶,赶紧退去,吴建中当然不肯,两人就打了起来。我见那女的是友非敌,稍稍安心,但是没过多久,她就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林若冰轻叹一声,“对于这些我虽然不懂,但也能看出,她可能打不过吴建中,于是就想给你打电话。但是我手机放在包里,他们打得那么厉害,我又不敢乱动跑去拿……”

    叶南听得心疼,手上抱得更紧了些,怜惜地道,“让你受惊了,是我不好,以后我……我尽量不乱跑了……”

    林若冰轻哼了一声,“算了!做不到的事情,不要随便许诺,而且还这么没底气。”

    叶南嘿嘿一笑,挠了挠头。

    最近确实还真不能闲着,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头绪,看起来能追查的线索倒是不少!

    林若冰沉默了一会,忽然又道,“现在只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她毕竟想救我,也拖着吴建中等到你赶到了,我得好好谢谢她。”

    叶南一听,神秘地一笑,“这个倒没什么问题,我去帮你谢!”

    “你知道她是谁?”林若冰一下从叶南怀里爬起来。

    “差不多!”叶南嘴上闪烁不定,语气却是笃定得很。

    “她是谁?”林若冰赶紧问道。

    “这个……你还是别知道了。”叶南有些为难地道,“人家本来就不想让你知道,所以才用特殊功法掩盖了自己的外貌,你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会破坏人家本来要做的事情,况且……今后见面也尴尬……”

    林若冰心知叶南说的有理,却还是不甘心地轻哼一声,“那你去找她就不尴尬了?”

    “那是自然。”叶南道,“毕竟我和她都是修者,是同类人,芥蒂会少一些。”

    “哟,还同类人!”林若冰忽然阴阳怪气地道,“你的意思,我跟你不是同类人,有芥蒂了?”

    叶南一下又怔住了!

    闹哪样……

    我什么时候这个意思了?!

    听话会不会听重点?!

    叶南心累地解释道,“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明知道?”林若冰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我明知道的是,你明知道她的身份却不告诉我,还打算自己去找她,我明知道的是她是个女的!”

    叶南顿觉一阵晕眩!

    林若冰的山西老陈醋**简直已经控制不住了!

    连身份不明,脸都没看清的女人她也要吃醋!

    冰雪女神,不应该是傲娇的吗?怎么变得这么小家子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