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不要妄自菲薄!

    叶南现在彻底迷糊了!

    此次见面,冯少华非但与第一次判若两人,甚至叶南都忍不住有些欣赏他!

    如果不是上次见面的场景太过于特别,叶南可以肯定,自己百分百会把他当作可交之人!

    好家伙!

    叶南心中暗道,要么是此事另有蹊跷,要么这个冯少华是个极善韬晦作态之人!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这件事又变复杂了!

    “冯少自谦了!”叶南客气地笑笑,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其实,我也想问叶兄,究竟是如何抱得美人归的,哎……不怕叶兄笑话,我苦追若冰许久,却缕缕遭拒,没成想,被你得了手!”

    说着,冯少华哈哈一笑,用拳头在叶南肩膀上轻轻擂了一下,举止亲昵大方,让人心生好感。

    叶南也微微一笑,淡淡道,“其实方才这位韦少说的不错,我嘛,确实性格还行!”

    冯少华一愣,随即又哈哈大笑,“叶兄真会开玩笑!”

    叶南无奈地耸耸肩,“实话而已。不过,要说还有的话……”

    “哦?什么?”冯少华饶有兴趣地问道。

    叶南似乎很不好意思,揉了揉鼻子,“我厨艺也还可以!”

    “哈哈哈哈哈哈……”

    冯少华笑得更加开怀,引得厅中其它人不时看向这个方向,不知道是什么能让这位久负盛名的公子哥如此高兴。

    “叶兄真是妙人!”冯少华由衷地赞道。

    而韦征名和郑志才则完全不这么想!

    什么妙人,顶多是个鸟人!

    “呵,原来是个厨子!”郑志才讥讽之意溢于言表,“叶兄高明啊!人都说,女人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没想到叶兄也从中悟出了三昧,了不起,当真了不起!”

    这当然是在嘲笑叶南像女人。

    林若冰和沈秋曼一直没说话,似将一切都交给叶南处理,但听到这两个狗腿子一样的人屡屡挑衅,不禁怒火中烧。

    冯少华也是大怒,正要怒斥,却被叶南拦下。

    “冯少不必生气,郑少说的完全在理!”叶南宠辱不惊地道。

    郑志才听了更加嚣张,认为叶南就是个软蛋,笑得越发讥讽,“叶兄倒是看得开!不知道叶兄除了厨艺,还有何本事,在哪高就?”

    这当然是他们富家公子哥踩人的一贯套路,身份碾压,物质碾压!

    叶南却答得无比潇洒,“当然是在林总手下做事了!”

    “哦?”韦征名呵呵冷笑,“看来叶兄的厨艺真是无价之宝啊,连前途都换来了!”

    “哪里啊!”郑志才接道,“叶兄能得到林总青睐,本就不用再为下半生发愁,要前途何用?”

    两人一言一语,都在嘲笑叶南是个吃软饭的送怂货!

    “看来我们是不是也考虑跟叶兄学学厨艺!”韦征名装模作样地感慨道,“郑兄,你说咱们哥俩,做企业,忙里忙外,累死累活,靠着家里的关系,一年也不过才几千万;人家叶兄只要在厨房里费费工夫,下半辈子都有着落了,跟人不能比啊!”

    这绝对是叶南这辈子见过的最清新脱俗的装比方式,没有之一!

    短短几句话,显摆了家世,显摆了收入,还侮辱了叶南,了得啊!

    所以说,什么功夫都是靠练,装比也是一样,练到高深处,也能让人叹为观止!

    叶南没有这个本事,就算他装也装不出来。

    但是他有别的办法,那就是说实话。

    “哎呀,二位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他竟真觉得二人是在夸他一般,开心地道,“其实,二位不用过于自卑,古话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嘛!”

    韦征名与郑志才二人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

    还真当他们是夸他了?!

    只听叶南又续道,“这人吶,不能总是想着别人的好,自己的不好。就比如我,看着很值得羡慕。”

    叶南压根不管韦、郑二人快要吐出来的表情,也不管林、沈二女微微尴尬的情绪,自顾自道,“其实,你算算,除了每天能跟若冰一块上下班,每天跟她一块吃饭,每天呆在她办公室里,她工作,我看着她,时不时暧昧暧昧放松一下心情,每天晚上……呃……嗨,反正除了这些,我也没什么好的!二位不要太妄自菲薄!”

    话一说完,沈秋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林若冰则是晕上双颊,千娇百媚地柔柔嗔了一句,“胡说什么呢,贫嘴……”

    韦征名和郑志才两人差点嫉妒得抓狂!

    按理说,他们装比踩人已经成功,已经成功地在身份、物质甚至人格上都碾压了叶南。

    但是,为什么他妈的这么不爽!

    想想叶南只要做做菜,天天就能和林若冰这种“祸国殃民”的女神搞搞办公室恋情,打情骂俏,甚至还有他欲言又止的“晚上……”

    法克!!

    尤其林若冰最后那一声娇嗔,明显是对情郎撒娇,那娇滴滴的风情,那饱满起伏的胸脯,那短裙包裹的"qiao tun",那一双完美精致的腿……

    美人近在眼前,绝世风情他们却只能干看着!

    叶南却能肆无忌惮的享用!

    韦征名与郑志才二人此时犹如百爪挠心,全身的欲火“腾”地窜了起来,嫉妒到发狂的心理简直按捺不住!

    看到二人双目赤红,睚眦欲裂地盯着自己,叶南淡淡地朝他们一笑,示威似的伸出手对林若冰道,“若冰,咱们不耽误冯少和这两位谈正事了,你渴了,看看里面有什么喝的!”

    林若冰嫣然一笑,伸手挽住了叶南的胳膊,对冯少华打了声招呼,便跟着去了。

    沈秋曼当然亦步亦趋。

    看着林若冰毫不避讳地依偎着叶南,一对**紧紧地贴着他的胳膊,更是恼恨得要死!

    这种眼馋吃不着,眼睁睁看着别人吃的心情,他们这种从小要什么就是一声的二世祖哪能受得了!

    冯少华一直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韦征名与郑志才和叶南交锋,就算叶南说出与林若冰诸多暧昧之事,他的表情也没变过一丝。

    “冯少,这小子存心找死!”韦征名咬牙切齿地恨道。

    “是啊!林总是你心仪许久的人,他这么当你面说出这些不堪的话,分明是不给你面子!”郑志才也不无挑拨之意地说道。

    “够了!”冯少华低声怒斥,“还嫌不够丢人?”

    二人顿时噤声,不敢再说。

    “我警告你们,谁也不要去惹他!”

    冯少华目光泛冷,严厉地警告了一番,留下二人,拂袖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