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碾压

    叶南方才的一番话,一半是故意而为,也有一半是出自真心。

    现在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他需要心无旁骛地去观察、分析、思考。

    如果身边的人一见面就互相挤兑,面和心不合,他也就不用做其它事了!

    “叶南……”沈秋曼忽然缓缓说道,“你放心做你的事,我们……我们都会好好的,不要你操心……”

    以沈秋曼的性格,能说出这种话,算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叶南冲她笑了笑,没再说话。

    “师父……”唐敏挨在他身边,讨好地拉着他手臂,柔声道,“你别不高兴了,你下午那么骂我,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你别这么小气嘛!”

    叶南闻言,没好气地照她头上就是一记,“胆儿肥了你,还敢跟我记仇了!”

    唐敏撅着嘴揉揉脑袋,“本来就是你不对……”

    真说着呢,一个讨厌的声音忽然响起。

    “叶兄真是好福气啊,四美环绕,羡煞旁人,不怕引起公愤吗?哈哈哈哈……”

    却是郑志才等四个纨绔子弟来了。

    四人本在远处观望,见安筱雅冲着叶南而去,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后来还是韦征名提出,过去探探虚实也好,还没交手就直接被吓回去了,怎么想怎么憋屈!

    郑志才也表示同意,他们过去又不直接找事,安筱雅就算想发难,不给她借口就是了!

    而汪声和陈道棣两人一向没什么主见,而且一个看上沈秋曼,一个垂涎唐敏,自然就跟过来凑热闹了。

    叶南见这四人又过来,顿时眼睛一亮。

    现在从冯少华身上暂时看不出什么了,而韦征名和郑志才好像对冯少华马首是瞻,而且二人没什么脑子,说不定可以套出些话来!

    “原来是韦少和郑少啊!”叶南笑得极其热情,“不知这两位是?”

    韦征名顺势作了一番介绍。

    汪声和陈道棣二人不耐烦地稍稍点头,便一个冲沈秋曼,一个冲唐敏,各自走向目标。

    叶南心下了然,微微一笑,也不管他们,对韦、郑二人问道,“二位不去帮着冯少招呼客人吗?”

    那边林若冰已经猜出几分叶南的心思,便与安筱雅耳语了几句。

    安筱雅看了看正被两个衣冠楚楚的家伙纠缠的沈秋曼和唐敏,知道她们也都不是轻易会吃亏的人,于是点了点头,跟着林若冰走了开来,在厅内四处转转。

    郑志才眼睛一直偷瞄着安筱雅,见她走开时还不忘担心地看一眼叶南,心下顿时一沉,说话间也小心了起来,“哦,还有两位贵客,冯少亲自去门口候着了,咱们可没那个福分!”

    “贵客?”叶南闻言饶有兴趣地道,“在我看来,二位已经是贵客中的贵客了,难不成还有什么大人物?”

    叶南这话倒说得二人心中一阵舒爽,韦征名不由就答道,“哪里哪里!跟人家一比,咱们这些仗着家里成气候的,根本不值一提!”

    嘴上谦虚,却还是要提到家世!

    叶南呵呵一笑,也不追尾来者是谁,免得惹起怀疑,“哦?今晚不是同学宴吗?冯少有二位这样的同学,已经让我深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道还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尤其对于这些个没什么脑子,只会装比、花钱、玩女人的二世祖,百试不爽!

    于是郑志才笑呵呵地答道,“叶兄这就不知道了,冯少今晚是借着同学宴的名义,也宴请了省市内的一些名流;冯少刚刚归国,打算在建陵市创业,大展手脚,怎能不事先打点一下呢?”

    韦、郑二人之所以有问必答,是因为找到了在叶南面前的优越感!

    像这种上流社会圈子里的道道,只有他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人才知道,既然叶南这个土鳖这么好奇,那就满足他一下好了!

    “哦……”叶南作恍然大悟状,貌似很感激二人的不吝赐教一般,由衷道,“二位不愧是冯少的至交好友!冯少的心思也只有二位能懂啊!”

    叶南这番作态,二人自然更加受用,先前因为被叶南勾起妒火的事情早就抛之脑后,此刻心中充满着居高临下的快感!

    “叶兄过奖了!”韦征名装模作样地摆手道,“不过,我二人痴长你几岁,作为兄长嘛,一片好意,看出什么来,就想提点两句,叶兄不会见怪!”

    叶南忙笑道,“当然不会!二位请赐教,叶南洗耳恭听!”

    “嗯!”郑志才也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含笑点头,那模样,像极了领导视察!

    “叶兄啊,你刚跟林总在一起没多久,还不了解上层圈子里的一些个道道!”韦征名语重心长道,“像叶兄这等,借着别人上位的……哦,叶兄你别多想啊,我这人心直口快!像叶兄这般,难得来到这样档次的宴会,自应该抓紧机会,到处攀谈,以便广结人脉,对于今后的发展才有好处嘛!”

    叶南听得十分认真,不断点头,似乎受益匪浅。

    郑志才也接着道,“还有,叶兄你这穿着……哎……我知道我知道,一时间要叶兄从之前下等的圈子里跳出来,还有些困难!但是人总要进步不是!一步步来,莫要灰心。许多暴发户,一开始不也是融不进圈子嘛,这都需要一个过程!”

    一番话,似乎说得叶南醍醐灌顶,感激地冲二人道,“还真是多谢两位提点了!我一定牢记在心!”说着,又热情地邀请道,“不如二位好人做到底,带我去社交一番如何?”

    叶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二位也知道,我在这个圈子里也不认识什么人,怕跟人说话,别人不搭理啊!有两位在身边,我也好狐假虎威一下嘛!呵呵……”

    不得不说,叶南想捧人的时候,真的能把人捧上天!

    只是,但愿这二位待会不要摔得太重……

    韦征名和郑志才被这一番话说得,简直浑身毛孔都透着舒坦!

    韦征名笑着摆手道,“哎!不是兄弟不帮忙,这种事,还是要自己去锻炼嘛!更何况,呵呵,咱们俩虽然明知道这个道理,却也懒散惯了,不愿意动弹,叶兄自去!”

    他的话语中透出无限的优越感,明摆着告诉叶南,他们不是不愿意,是压根不需要!

    家族优势,身份碾压,终于完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