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注孤生

    叶南走后,冯少华慢慢移到仍然失魂落魄的洛冰身边。

    “洛小姐……这个……胜败乃兵家常事……”冯少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下次再打过就是……”

    洛冰仍然一言不发,好像真变成了一块冰。

    冯少华无奈,站在那不知所措。

    至于么……

    不就打架输了一场么,又不是被非礼了……

    再说,不是你自己说叶南很牛逼的嘛,你打不过他难道不正常?

    良久之后,洛冰才渐渐回过神来,只是眼中的失落之意却怎么也抹不掉了!

    “冯公子,洛冰告辞了。”

    丢下这么一句,洛冰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直接朝厅门走去。

    “哎,洛小姐等等……”冯少华忙开口呼道,自己这边还有一摊子事情呢,洛冰就这么走了,自己找谁帮忙去?

    难道真去求叶南?

    谁知洛冰似乎有些心灰意冷,背影都显得那么娇弱无力,头也没回。

    冯少华叹了口气,摇摇头,不再强留。

    这些自认为高手的“江湖中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想想自己小时候,哪一次不是被同学打得鼻青脸肿、屁股开花?要都像这样,哪能活到现在!

    冯少华正在回想自己的光辉事迹,却忽然听到“噗通”一声!

    他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洛冰还没走到厅门口,就直接软倒在地,没了声息!

    “洛小姐!”冯少华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蹲下将她抱起来,“洛小姐,你怎么了?”

    洛冰双眼紧闭,昏迷不醒,眉间却隐隐透出一丝哀意。

    更让冯少华担忧的是,此时洛冰全身冰凉,简直不像活人!

    “洛小姐,你可别吓我!”冯少华焦急地摇晃着她的身子,然而得不到半点反应。

    完了!

    冯少华一阵心慌,难道刚才无形之中就被叶南打伤了?

    不会……

    叶南真这么牛叉?

    还是因为打输了,所以哀莫大于心死?

    冯少华脑中飞快地胡思乱想着,随后猛然一甩脑袋。

    还是赶紧带回家,请医生看看!

    冯少华赶紧拿出手机叫人。

    这时候,叶南已经上了慕英姿的车,他们正赶往慕家。

    之所以没有回欧阳宅,叶南是想连夜去审一审那两个当街斗殴的超能者。

    他现在时间有限,所有的事宜能赶就不拖。

    “师父,那个洛冰什么来头,雪宫是什么?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啊!”

    车上,慕英姿忍不住问道。

    叶南不屑地一撇嘴,“只不过是一群中二女,整天自以为是万民代表,天道表率,眼高于顶,却没什么真本事!”

    “呃……”慕英姿顿时无语。

    洛冰的实力,她是亲眼看见的,打她这样的,三五七八个不是问题!

    就这样,还没什么真本事?

    慕英姿又怀疑又有些小敬佩地看了看叶南,一天不吹牛能死啊,要不要这么拽!

    “师父,听你说,师祖他老人家……和洛冰的师父似乎……有一腿?”

    叶南险些被自己口水给呛到!

    “姑娘家,说话这么不堪!”叶南白了她一眼,训斥道,“什么叫有一腿,那叫苟合……哦不,那个,相爱相杀!”

    “哦……”慕英姿若有所悟,“那他俩既然相爱,为啥相杀?”

    说起老不死的八卦,叶南倒是颇有劲头,“还不是那个老东西食古不化!两人打情骂俏,切磋切磋功夫,你说你赢了就赢了呗,偏偏要嘚瑟,把人家功法里的所有破绽都一一点明!这种直男癌,注孤生啊!”

    叶南说着,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叹息。

    “咦……”慕英姿边听边皱着眉头,疑惑地道,“这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想了半天,忽然叫道,“师父,这不就是你刚才跟洛冰交手的桥段嘛!”

    叶南闻言一愣,说不出话了。

    感情这装逼的习惯,自己也从那三个老不死身上学了个十成!

    慕英姿见他脸奇怪,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

    注孤生啊……

    叶南一想到这三个字,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不怕不怕……

    他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已经有若冰了,还有秋曼,还有小娜娜,没事没事,自己绝不会步那个老不死的后尘!

    “好好开你车,笑什么笑!”叶南抬头看了一眼慕英姿,见她正憋着笑,不由老脸一红,故作正经地训斥道。

    “师父,你这样可就不对了!”慕英姿不服气地道,“明明是你自己说的话,干嘛在徒儿身上撒气!”

    叶南蛮不讲理地道,“师门规矩,师父说了算!就是不讲理!怎么滴?有本事找你师祖改规矩去!”

    慕英姿无语。

    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不是上了贼船了!

    什么门派啊这是!

    比流氓还要流氓!

    “我现在退出师门还来得及么……”慕英姿苦着脸说道。

    “行!”叶南非常大方,和颜悦地说道,“本门没什么其它好处,就是来去自便!镇虹塔和炎绒战衣交出来就行,已经有的修为就不追回了!”

    慕英姿一听,马上变脸,满脸堆笑,“嘿嘿,师父,您别这么认真嘛,跟您开开玩笑,真是的,顽皮!”

    叶南斜晲了她一眼,“哦?真不退出?”

    “当然不啊!”慕英姿大义凛然,“我是那种始乱终弃,不负责任的人吗?”

    叶南又差点岔了气,扬首朝她脑袋上敲了一记,“你个文盲,别乱用成语,给咱传统文化丢人!”

    “嘿嘿……”

    慕英姿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读书,这么好的家世,却只考上了个普通一本。

    不过看她现在的成语造诣,恐怕小学的知识,都已经还完了。

    “闲话少说!”叶南脸一正,严肃问道,“你关人的地方靠谱吗?整个慕家,有谁能接近?”

    慕英姿也马上收起了玩笑的神,郑重道,“师父放心,人关在父亲书房的密室,除了父亲和我,没人知晓。”

    “好!”叶南点点头,“你先前说,他们已经失去神智?”

    “没错。”慕英姿神情有些凝重,“风平浪静的时候,两人很安静,面茫然,好像白痴!但一有半点风吹草动,便立刻凶性大发,要找人拼命!”

    叶南皱着眉头想了想,“也就是说,攻击性成了本能,再也没有其它的思想!”

    慕英姿面有些古怪,“是,但好像又不全是……”说着摇摇头,无奈道,“师父,你还是自己去看看,我说不好!”

    叶南陷入了沉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