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拒之门外

    叶南轻叹了一声,摇头笑了起来。

    麻烦事情越来越多,不仅大麻烦,小麻烦也不断,天天都是这么过的话,简直要累死!

    “你笑什么?”欧阳小姐见他发笑,不由皱起眉头,面上浮起一丝厌恶。

    她最见不得那些自恃有几分模样,便在她面前故作高深,想吸引她注意的行为了!

    那些个纨绔子弟,她不知见了有多少,各种讨好她的花样也是层出不穷,早就看得作呕。

    于是想当然地也把叶南归入了这一类。

    只是她没仔细想想,若不是她自己主动生事,叶南就算想装,也没有这个机会。

    “没什么。”叶南淡淡地说了声,“天不早了,欧阳小姐还是早点回去休息。若是对我有怀疑,明日再向欧阳先生求证也来得及。”

    说着转首对身边的护卫道,“有劳你带个路!”

    护卫看了看叶南,又看了看自家小姐,还是决定听叶南的话。

    大小姐是耍性子,而叶南可真正的是老爷的贵客,他可承担不起老爷的责怪!

    还没等他答话,欧阳小姐却再次冷声道,“架子倒不小,居然跑到欧阳家来教我做事,还指使我家的下人!”

    她倒也不是存心无事生非。

    只不过她知道,爷爷近几年来闭门不出,醉心于武道,很久没有结交什么“贵客”了。

    如今这个人看起来就不像是“贵客”,要么是冒名顶替,要么……

    欧阳小姐心中一阵担忧。

    如果是真的,那以爷爷的身份,干嘛请一个小年轻呢?

    就算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爷爷也未必放在眼里。

    只有一种可能:来谈亲事的!

    要知道她虽然还在上大学,但是来提亲的人早已踏破了门槛!

    然而欧阳大小姐眼高于顶,那些个所谓“豪门公子”、“年轻俊杰”,她是一个看不上!

    欧阳狄又是个老古板的思想,虽然孙女年纪还不大,但他总琢磨找个门当户对的,早早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也了了一桩心思。

    这么一来,搞得欧阳大小姐烦不胜烦,但又没办法反抗!

    故而方才一见到叶南,便联想到这件事,态度自然好不起来。

    叶南听她语气不善,也不以为意,淡淡道,“并无此意,小姐误会了。”说着,也不愿再与她纠缠,就待再次催促护院。

    “误会?”欧阳小姐冷笑,“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爷爷,看是不是误会!”

    说着,她转身回车里,从包中取出了手机。

    欧阳大小姐心情很是不好,她实在已经烦透了这种家里安排的相亲!

    可惜,她人长得美,平日里心思也还算灵秀,但此刻却像智商忽然掉线了一般。

    她也不想想,她爷爷会大半夜地请人过来相亲吗?

    叶南见她正要拨号,开口拦住了她,“小姐,夜已深了,不要打扰欧阳先生休息,明日再求证也不是来不及!”

    他知道欧阳狄此时肯定在打坐。

    欧阳狄刚突破化气境,年龄却已经不小,精气涣散,需要每日养气,方能持续修行。

    如果此时被这个不讲理的小丫头打断了,浪费了一天功夫,着实可惜!

    欧阳小姐听他阻止自己,心中一动。

    莫非他真是冒名顶替的?

    否则为什么不敢让自己打电话给爷爷?

    连叶南身边的护卫都有些疑惑地看向叶南。

    “哼!做贼心虚了?”欧阳小姐不屑地道,“你在说谎之前,都不会考虑一下如何圆谎吗?”

    叶南终于皱起了眉头,依旧淡漠地道,“我说的是实情,你明天可以跟你爷爷求证,但是现在,你最好不要打扰他。”

    “呵,还嘴硬呢!”欧阳小姐嗤笑道,“那我问你,既然你是爷爷请来的,肯定跟爷爷交情非凡了!那你知道本小姐叫什么名字吗?”

    这也是她想再次试探一下,叶南如果是来相亲的,那肯定得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叶南摇了摇头,很干脆地道,“我与你爷爷关系好,为什么非要知道你的名字?”

    “够了!”欧阳小姐打断他的话,满脸厌恶的神情,“不要再在此处行骗!我爷爷何等人,你有什么资格与他老人家交好?赶紧滚,否则我报警了!”

    此时护卫已然呆愣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叶南说得含糊其辞,大小姐说得好像颇有道理。

    无从选择下,只得静观其变。

    在欧阳小姐说出“滚”字的时候,叶南目光一凛,随即又慢慢地放缓下去。

    “还有,我叫欧阳情!下次行骗,要多做做功课,省得在外面丢人现眼!”

    欧阳情双手抱胸,青丝和长裙在夜风中轻轻飘扬,若不是脸上的神情太过刻薄,却也真是一副难得一见的绝美画面。

    叶南淡淡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而是转脸对护卫道,“现在还能请你带我进去吗?”

    护卫顿时露出为难的神,看了看欧阳情,又怀疑地看了看叶南。

    “这个……先生……我……”他结巴了半晌,才一咬牙道,“要不,先生您给老爷去个电话,也省得小人为难……”

    叶南理解地点点头。

    至少这名护卫没有像那些大企业或者高档小区的门卫一般盛气凌人。

    替欧阳家这种家族做事,本来就是机会与风险并存,一个不小心,就要惹祸上身,由不得人不谨慎。

    叶南不是不讲理的人,于是笑着冲他点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自始至终,看都没看欧阳情一眼。

    欧阳情顿时肺都要气炸了!

    什么意思这是!

    一个骗子,竟然还这么嚣张!

    随即她嘴角又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这分明就是被揭穿之后的故作姿态嘛!

    现在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廉耻这两个字怎么写!

    做个贼还这么硬气,难不成还想用这种方法吸引本小姐的注意!

    呸!

    本小姐注意一个要饭的,都不会注意你!

    欧阳情鄙夷地想着,面上露出恶心的表情。

    随后她重新坐回了车里,将车子发动。

    “开门!以后做事用点心,眼睛放亮点!你不是每次都能运气这么好,被我撞上!”

    “是,是!谢谢小姐!”

    护卫听了欧阳情的训斥,忙不迭地跑去按动电动栏杆的开关,不禁抹了一把汗!

    叶南转身就走的行为,无异于已承认自己心虚!

    自己差点就要上当了!

    如果不是小姐正好回来,自己带了一个闲杂人等进了宅院……

    护卫想着,猛地打了个寒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