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掉链子

    接待员登记完,收了房钱之后,将身份证还给叶南。

    一抬头,看见叶南和唐敏,顿时一呆。

    好帅的男人,好漂亮的美女!

    尤其是男的笑起来十分阳光,似乎能扫除所有的阴霾,而女的面带潮红,隐隐有种勾人心魄的魔力!

    深更半夜,这样一对男女来开房……

    接待员立刻露出一丝会意的笑容。

    好羡慕啊!

    这么般配的一对,做起那种事,应该也很浪漫……

    接待员小姐眼神一阵迷离。

    “呃……小姐,房卡?”叶南不由出言提醒道。

    “哦,对对对……”接待员小姐顿时一阵脸红,慌乱地将房卡递给叶南,“先生,二楼208房间!”

    叶南微笑着接过房卡,“谢谢了!”说完便领着唐敏上楼去了。

    而唐敏一直红着脸低头跟在他身后。

    第一次跟男人开房,这种感觉……很古怪!

    进了房间后,叶南倒是很大方,四处看了看,“嗯,还不错,凑合!”

    而唐敏则是站在门口,双手紧张地握着放在身前,低着头不说话。

    “怎么了?进来啊!”叶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以最舒服的姿势躺靠着,对唐敏笑道。

    “哦……”唐敏这才跟小媳妇儿似的,慢慢挪进了房间,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上,正对着叶南,悄悄抬起头看着他。

    “怎么,真怕我对你那啥?”叶南揉了揉鼻子,戏谑地笑道。

    唐敏摇了摇头,神有些复杂地道,“师父,今晚不学了行不行,我……我有点累,想睡了……”

    叶南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刚才看电视节目,这件事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全世界估计都会想知道,在今晚之战最后的那一道白光是什么!

    慕英姿和秦柔绝对撑不了多久!

    别说她们了,估计连国家都撑不下去!

    时间就是命啊现在!

    唐敏现在撂挑子,叶南还真有些难办。

    “怎么了?”叶南面凝重,“你放心,刚才那些都是开玩笑,你不用害怕!”

    唐敏再次摇头,看着叶南的眼神更加复杂,“不是这样……我……我真的累了……”

    叶南顿时气结!

    这会工夫了,你跟我说不想学了?!

    那自己把她叫出来做什么?!还不如让她在欧阳家呆着好好睡呢!

    叶南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现在也没那个心情去多管,他开始飞快地考虑应对之策。

    事到如今,只有让苏灵娜赶过来了!

    自己天锋组的那些属下现在手头上可能都有任务,脱不开身。

    虽然苏灵娜不会儒门功法,但也只能强行顶一下了!

    叶南不是没有想过离得更近的慕青。

    但是一来,他不想将慕家这么快就曝光,二来,慕英姿现在对他的态度不明,若是她决意不再跟着自己,那么还是尽量让慕家远离这件事,免得惹上麻烦。

    叶南想着,强压下心中的不满情绪。

    唐敏既然不愿意,这种事本来也就不能强求。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通知苏灵娜赶紧过来,自己先去唐敏住的公寓再查探一下,顺便将那两名修者的记忆整理出来,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那好,你就在这凑合一晚。我先走了。”叶南尽量将语气放得十分平缓,说着站了起来。

    “师父……”见他要走,唐敏忙慌乱地叫道,“你干嘛去啊!”

    “你既然不愿意,我总得想办法去应付啊!”叶南还是忍不住有些烦闷地说道。

    “我不是不愿意……”唐敏委屈地低下头,“人家心里有点乱,没心思而已嘛……”

    叶南无奈地长叹一声,“行了,你休息!”说着就要走出房间。

    “师父你别走!”唐敏忽然跳起来,拉着他的手臂,语音中甚至带上了些许哭腔,“我学,我学还不行嘛!”

    叶南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堂堂儒门**,多少人垂涎的好东西,怎么现在反倒要求着别人去学了!

    叶南转过身,看着她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不由一阵心软,温言道,“好了!你现在心绪不定,就算强行教你,也没什么效果,反而可能有害,你先休息,我再想想办法。”

    “不要,我不要!”唐敏上前死死抱住叶南的胳膊,生怕他跑掉,“我……我一个人害怕……”

    叶南真快要哭出来了!

    没时间了啊姐姐,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怕什么啊!”叶南焦急地说道。

    “人家……人家第一次跟人开房嘛……”说着,唐敏眼中泛湿,语音也变得哽咽。

    叶南这才恍然。

    轻叹了一声,心道这也难怪。

    一个女孩子,大半夜被自己叫了出来,无怨无悔地跟着自己开房,也确实难为她了!

    但是自己这边也刻不容缓啊!

    如果今晚不教唐敏了,就得去开始调查,总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儿!

    叶南有个毛病,刚出了个什么事的时候,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解决,得缓一段时间才能平复下来。

    “好了好了!”叶南无奈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抚道,“这不是跟男人开房,我是你师父,本来准备教你功夫的!再说,我走了,不就你一个人了么,哪来的男人!”

    唐敏不依,依旧抱着他的胳膊,“师父怎么了,师父就不是男人了?”

    叶南顿时语塞。

    好嘛,这话不能接下去了,怎么接都显得不是男人!

    “师父,我知道你着急,但是……你可以安慰我一下再教我嘛……”唐敏仰着脑袋,眼巴巴地看着叶南,“磨刀还不误砍柴功呢!”

    这都是什么歪理!

    叶南实在拿她办法,重新回到沙发上坐着,抬头看着她道,“我问过你怎么了,你自己不说怪我啊!”

    “你别凶我好不好……”唐敏楚楚可怜地站在他身边,小声道,“人家不好意思嘛……”

    “不好意思?!”叶南又忍不住大声道,“伸出脚给我看、让我揍屁股的时候,可没见你不好意思!”

    唐敏忽然羞涩地笑了笑,“那……那不是为了讨好你嘛……”

    “行了行了!”叶南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到底怎么了,快点说!我真没工夫了,已经都乱成一锅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