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救星

    欧阳情见爷爷又要打自己,吓得尖叫一声,哭喊着抱住了脑袋!

    老冯头吩咐完下人后,赶紧跑回来,一把将欧阳情拉开,再次护在自己身后。

    欧阳狄一击落空,转眼一看,又是老冯,不由气得三尸暴跳,“老冯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这时候,欧阳情已经彻底吓呆了,甚至忘了疼痛,骤然止住了哭泣。

    这件事已经超出她的理解范围,她意识到,恐怕自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要不然爷爷不会说连冯爷爷都要打!

    冯爷爷可是爷爷最信任的老兄弟,怎么会这样呢?!

    “老爷,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能看着您这么打小姐啊!”老冯头急声道,“以您的力道,小姐这娇弱的身子骨,怎能挨得了两下啊!”

    “那也是她活该!”欧阳狄大吼,“谁让她如此狂妄无礼,如此目中无人!她……她……”

    欧阳狄说着,胸口一阵气闷,不由微微**。

    “老爷,您就消消气!”老冯头哀声劝道,“您气坏了身子也不值当啊!”

    “老冯,你让开!”欧阳狄似乎是铁了心了,面孔上一片阴霾,“从小到大,我没碰过这丫头一根手指头,今天必须让她长长记性!”

    老冯头急得没办法,又不敢还手,只能护着欧阳情左右闪避。

    “爷爷,我……我究竟犯了什么错,您要打死我吗……”欧阳情见爷爷狠心的样子,不由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只觉得爷爷再也不心疼她了,甚至不想认她这个孙女了!

    “好好好!”欧阳狄气得直跺脚,“老冯头,你听听,你听听!她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你还护着她!”

    “老爷!我求求你了!”老冯头猛然跪了下去,“小姐不是无心的!况且叶先生大人大量,不会跟小姐计较的!您就高抬贵手!她可是您的亲孙女啊!”

    老冯头这番话一说,欧阳情才猛然明白,爷爷为什么这么生气!

    原来那个叫叶先生的年轻人,真的是爷爷的贵客!

    可是,就算是贵客,也不至于要这样打自己啊!

    欧阳情伤心不已,眼泪跟雨滴似的,扑簌扑簌往下掉!

    “老冯啊!”欧阳狄痛心疾首地道,“叶先生不计较,难道咱们就好意思当做没发生?!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呀!我今天打她,是为了她好!你明不明白!”

    老冯头明白,他怎能不明白?

    可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欧阳情受罪啊!

    你瞧那可爱的小脸蛋已经肿成什么样了!

    这恐怕一个月都消不下去,还怎么出门见人啊!

    就在老冯头为难的时候,救命的终于来了!

    “欧阳先生,冯大叔,这……这是怎么了?”

    林若冰、沈秋曼和安筱雅三女踏进了厅堂,有些愕然地道。

    方才在南院,诸女吃过早饭,便准备各做各事。

    秦柔已经去了市局,组织善后工作,林若冰和沈秋曼也正准备出门上班。

    这时候一个下人来禀报,说是冯管家请林小姐速速去前厅。

    林若冰便和沈秋曼过去了,而安筱雅因为无所事事,也跟过来瞧瞧。

    谁知一进门,就见到这副场景。

    “林小姐,沈小姐,安小姐!”

    见到三女,欧阳狄顿时怒火全消,赶忙恭敬地欠身施礼。

    而老冯头一下转过身,面向林若冰而跪,猛磕着响头,“林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

    林若冰吓得赶忙上前将他扶起,柔声道,“冯叔,您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

    有三女在,欧阳狄也不敢造次,只得恭敬站在一旁。

    老冯头飞快地将事情说了一遍,忙又哀求道,“三位小姐,我家小姐真不是有心,只是年幼不懂事!还望三位小姐帮忙在叶先生面前求求情,宽恕她!”说着又要倒身下拜!

    林若冰一听原来就这么点事,不由哭笑不得,赶忙扶住老冯头,“冯叔,这点小事,说什么宽恕不宽恕,太严重了!”

    沈秋曼听闻,也觉得太小题大做,再一看欧阳情楚楚可怜地捂着脸痛哭,脸上肿起了老大一块,不由心疼地走过去抱住她,同时对欧阳狄埋怨道,“欧阳先生,这么点小事,怎么能下这么重手打孩子呢!”

    欧阳情虽然不认识沈秋曼、林若冰她们,但听见她们为自己说话,沈秋曼又很亲切的抱着她,顿时忍不住,扑在她怀里大哭。

    沈秋曼更是心疼,忙轻拍着她的后背,“好了好了,不哭不哭!”

    安筱雅见了欧阳情的脸,也是一阵皱眉,“欧阳先生,下手确实太重了!女孩子家,脸伤成这样,还怎么见人吶!”

    欧阳狄被二女一通说,也不敢还口,只得恭敬地听着,口中称是。

    老冯头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幸好自己灵机一动,叫人请来了林小姐,否则小姐这一劫,估计过不去!

    “好了好了,小妹妹不要哭,姐姐带你去医院瞧瞧!”沈秋曼心疼地安慰着欧阳情,就要扶着她往外走。

    “等等!”欧阳狄忽然出声拦住。

    “怎么,欧阳先生还要动手?”沈秋曼不满地说道。

    “不敢不敢!”欧阳狄吓得忙鞠躬道,“只是……只是此事没得叶先生宽宥,老朽与这丫头哪儿都去不得!还请沈小姐容我禀明叶先生,带着丫头当面谢罪!”

    沈秋曼气结,当场就要发作,却被林若冰拦下。

    林若冰婉言道,“欧阳先生,您真的是小题大做了!叶南那边我去说一声就行,没事的!再说了,他也不是那么小气金贵的人,就别再这么客气了!”

    欧阳狄却坚决不肯,低着头恳求道,“三位小姐,还请不要让老朽为难!无论如何,此事要禀明叶先生,由他处置!”

    这下林若冰和沈秋曼都没辙了,自己等人毕竟是外人,虽然这件事跟叶南有关,但人家死活不依,她们也没法说什么!

    只有把叶南叫回来了!

    安筱雅忽然道,“这样,林姐姐、沈姐姐,你们先去上班,我在这等叶大哥回来!这位老爷爷也是个老顽固,咱们说不通的!”

    林若冰和沈秋曼对视一眼,也只能如此了。

    沈秋曼轻轻将怀里的欧阳情扶起来,交到安筱雅的手中,柔声道,“妹妹别怕,就在这位安姐姐身边,没事的,好吗?”

    欧阳情可怜巴巴地点点头,紧紧地抱住安筱雅的胳膊不放手,看来是吓怕了。

    林若冰和沈秋曼这才告辞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