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能动脑子,绝不动手!(5/7)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别跟我玩这种花样!”吴良德乍闻叶南这么一问,顿时惊慌失措。

    叶南无奈摇头叹道:“真是良言难劝该死鬼”说着,缓步走到担架旁,伸手随意一拉,躺着的吴浩一下被抛立在半空

    “住手!你要做什么!”看见叶南“折磨”自己的侄子,吴良德眼中更多的是恐惧,而非心疼。

    叶南压根儿不理他,左手扶着吴浩肩膀,使他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右手真气暗动,行云流水般,快速击打着吴浩背后各大穴位

    他手势精奇玄奥,极具美感,让众人都看得一阵迷醉。

    “啪!”

    随着叶南最后一击,拍在吴浩腰眼处,一直昏死的吴浩竟然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随即“哇”的一声,吐出一滩腥臭的黄色液体。

    “啊!”女孩子天**洁,林若冰与沈秋曼赶忙又后退两步。

    “你你把我侄子怎么样了!”吴良德见状大急,脱口叫道。

    叶南嫌他聒噪,冷冷地盯了他一眼。

    犀利的眼神好似刀锋,让吴良德蓦地从心底打了个寒颤,怔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嗯”突然,好似奇迹般,本已“死去”的吴浩虚弱地"shen yin"了一声,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向他看去。

    叶南轻轻将他重新放回担架坐下,只见他缓缓睁开双眼,一脸茫然:“这是哪我怎么了”

    “咕嘟!”吴良德见吴浩醒来,半点喜悦的样子都欠奉,反而越发惊恐地咽了口口水。

    而沈秋曼和林若冰却兴奋地对视了一眼,都看见对方眼中那抹抑制不住的狂喜!

    同时,她连也在心里自嘲起来。

    明知道叶南是个超能者,这点事肯定能解决,先前竟然忘了,慌成那个样子,真是惭愧

    丫头小艳更是兴奋地直接抱住了另一名接待员,脱口大呼,“林总的未婚夫真是帅爆了!”

    刚才那一番杂技似的表演,真的只能在武侠电影里面才能看见!

    如此轻描淡写,动作潇洒飘逸,不到两分钟,就把一个服药自杀的人给救醒了!

    简直神得不能再神!

    而一直装怂的周辉与杨刚,却蹊跷地露出一丝失望与恼怒。

    这一切都没逃过叶南的眼睛,暗自留心后,转而亲和地对吴浩笑道:“好了,没事了!来,看我的手,对,放松,放松”

    叶南将手指放在吴浩的眼前,左右摇摆着,帮助他眼睛找回焦距,从而恢复神智。

    “我我怎么了?你是谁?这这是哪?”

    片刻过后,吴浩的精神正常了许多,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

    “这里是简爱公司,就是曾经跟你签合同的劳务公司。”叶南温和地笑着,耐心回答道,“你叔叔把你抬过来,说是因为我们解除你,所以你喝药自杀了!”

    吴浩怔怔地看着叶南,眼神中的疑惑更重:“那你是谁喝药自杀我没有啊”

    吴良德此时已完全慌了神,呆在当场,不知所措。

    “哦?”叶南若有深意地笑了笑:“那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昏倒的吗?”他的语音柔和而富有磁性,让人不自觉产生强烈的信服感。

    “我叔”吴浩皱眉思索着,片刻后,猛然一震,脱口而呼:“我想起来了!我叔给了我一杯饮料,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哦”不仅叶南,所有人都恍然大悟,齐刷刷向吴良德看去。

    “小浩,你你别胡说!”吴良德一下骤然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叫道。

    “叔?”吴浩转头看去,疑惑道:“你怎么在这?我又怎么会在这?你给我喝了什么?”

    叶南暗叹一声,缓缓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吴浩一听,登时怒火冲天,猛地一下蹿了起来,指着吴良德骂道:“你我当你是我长辈,你简直是个畜生!你给我等着!”说完怒气冲冲,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吴浩健步如飞,实难想象前一刻他还是个昏迷不醒的“活死人”,接待员小艳不由再次惊呼了一声,对叶南产生了浓浓的好奇,这个男人实在太神奇了!

    可惜已经是林总的未婚夫

    不得不说,女人的思想就是奇怪,这种时候,还能考虑这些有的没的。

    “吴先生,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吗?”叶南依旧彬彬有礼。

    吴良德恶毒地看了叶南一眼,不甘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叶南倒是不吝赐教道:“侄子死了,正常人的表情应该是悲愤,可你满脸都只写着两个字:挑衅,这是其一”

    “其二,服药自杀,无非两种,烈性毒药或者安眠药服用前者,死后神情应是扭曲的痛苦服用后者,神情应是解脱后的安详而你侄子呢,简直平静得一点表情都没有,显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下了药,而且只是一般假死、昏迷之类无痛楚的药。”

    叶南耸了耸肩,悠然道:“你看,虽然你想骗我,可是又一直在不断地告诉我真相,我也很无奈!”

    “表情”林若冰等几个姑娘一阵眩晕,方才那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思注意什么表情!

    这个怪胎!

    林若冰和沈秋曼齐齐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叶南见吴良德默然,便接着道:“不知道精通法律法规的吴先生是否了解,欺诈是个怎样的罪名呢?”

    吴良德愣了半晌,慢慢恢复镇定,冷哼道:“哼!你再厉害又有什么用?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们有证据吗?光凭你们一面之词就想奈何我?”

    叶南不禁失笑,都懒得告诉他,接待处是有摄像头的!

    他缓缓由口袋中掏出一个长条形的金属制品,道:“你不提醒,我倒差点忘了!不知道这个算不算证据?”说着,按下了金属制品上的按钮。

    “服药自杀我没有啊”

    “我叔给了我一杯饮料,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录音器!

    林若冰、沈秋曼包括小丫头小艳再次五体投地!

    思维缜密,谋定后动。

    再一次证明了,叶南绝不是只靠打打杀杀的莽夫。

    能动脑子,绝不动手!

    作者四旺和尚说:兄弟们,第六天,走着!不多说了,反正和尚想要什么,大家也都懂!愿不愿意给,就看对和尚作品的喜爱程度了!花花花花花花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