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云梦的小坏蛋

    傍晚六点。

    已是暑假的风姿大学却热闹非凡,人头涌动。

    在处大操场上,搭建起了华彩无比的舞台,舞台下,露天设置了许多酒水、饮料等。

    本来所有学校的校庆都是件无比严肃的事情,般的程序都是各个级别的校领导讲话,然后学生代表发言

    然而老校长孟琛却别出心裁,建议将此次盛典弄成大型排队的形式。

    恰好又请了秦可心,如此来,还有建陵市多方的名流,也算是给大家提供个相互交流的平台。

    操场上四周设置的各种探照灯正在调试着灯光,工作人员们忙着布置现场,切都井然有序。

    舞台靠着操场边上的处休息室,便顺理成章地将休息室作为后台。

    此时秦可心和云梦都在后台二楼中等待着。

    看着外面渐渐暗下去的天色,已经学生们兴奋雀跃的面容,秦可心不由有些紧张。

    云梦自然敏感地察觉到她的情绪,微微笑,调侃道,“怎么,大明星也开始害怕登台了?”

    秦可心埋怨地白了她眼,随即又有些担忧地道,“我只是怕让这些学生留下不好的回忆”

    云梦愣,脸色跟着微沉了下来。

    今天晚上确实触即发,暗流涌动,潜在的危险无数,而且无从避免!

    “梦姐姐,有时候我在想,我的这种能力,对别人来说,究竟是福是祸”秦可心目色迷离。

    云梦心中疼惜,笑意盈盈地柔声道,“别人嘛,我不知道,但对我来说,你可是等的福星!”

    秦可心虽心情沉重,却也莞尔笑。

    “不要多想什么,你的田赋是上天给予的,你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就该去想如何利用它。”云梦忽然神色正,肃然道。

    秦可心轻叹声,没有再说话。

    云梦也将视线透过窗户向外看去,默然半晌,复又坚定地道,“放心吧,你绝不会出事,我决不允许你出事!”

    秦可心闻言震,转首朝云梦看去,却见她神色中透着无比的坚定,美眸光芒隐现。

    “顾、徐两位爷爷今晚全程都会看护在你身边,加上天盾八卫。”云梦语气越发森然,“普天之下,除了五大宗师,谁还能轻易近你的身?”

    “可是两位前辈跟着我,梦姐姐你”

    云梦的异能是她激活的,虽然她不懂能量的等级,但也能感知到,云梦的实力还很弱且不太稳定。

    “我?”说到这,云梦终于展颜笑,若有深意地道,“我当然是死皮赖脸缠在那个男人身边蹭安全感了!”

    秦可心闻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由冷哼了声。

    云梦十分奇怪,“你今天好像很不对劲,早上在礼堂见到叶南立刻失态,提起他时也脸怨恨,发生什么了?”

    秦可心被云梦问,顿时有些脸红。

    昨晚被叶南埋胸轻薄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跟梦姐姐说?

    “没什么总之那个臭男人就是个无耻流氓,梦姐姐你最好小心点!”

    云梦何等机灵,稍稍回想,便笑着问道,“昨晚叶南离席,你追出去后他对你做了什么?不会把你”

    以她的眼力当然能看出来秦可心还是完璧之身,纯粹打趣她而已。

    “哎呀梦姐姐!”秦可心噘着嘴,不依地跺了跺小脚,不爽地道,“别说他了好不好,听到他名字就心烦!”

    “哎丫头”云梦轻叹了声,走上前去轻抚着她的后背,副过来人的语气道,“当你想起个男人就觉得心烦的时候,你就已经很危险了”

    尽管没谈过恋爱,但秦可心不是没有情商,明白云梦指的是什么,不由愣。

    反应过来后正想本能地反驳,却忽见云梦脸色充满了幽怨和思念,心中动,鬼使神差地开口问道,“你对你的那位小坏蛋,开始也是这样么”

    云梦明显地娇躯颤,表情化为了哀伤。

    “小坏蛋”

    凝望窗外良久,云梦才幽幽回过头来,凄然地冲秦可心笑道,“可心,姐姐这辈子恐怕都找不到他了你千万不要重蹈姐姐的覆辙,千万不要逆着自己的心意做事,千万不要”

    见状,秦可心立刻心疼地握住云梦的双手,柔声宽慰道,“姐姐,怎么会找不到呢?你不是说他告诉你,他就在京城么?”

    “京城这么大,难道我大海捞针么。”云梦似乎有些心神俱疲。

    秦可心暗叹声。

    这位梦姐姐样样都是人中极品,唯独对于感情,很是死心眼。

    “姐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云梦淡然笑,“你是想问,六年前,我二十二,他才是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是吗?”

    秦可心不还意思地点了点头。

    “你肯定以为姐姐是变态,是恋童癖了!”云梦半开着玩笑说道。

    “没有没有”秦可心慌忙摆手,“就是有点好奇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竟然能让你倾心,京城那些达官贵人的子弟知道了,恐怕肺都要气炸了!”

    云梦莞尔笑,“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

    秦可心皱了皱眉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想法开导她,“那你还记得他有什么特征么?”

    云梦不由陷入了迷茫。

    那个小坏蛋的音容笑貌,每分都印在她的脑海里,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还褪色,反而越发深入骨髓!

    但是真要让她形容,却又无言以对。

    想着想着,竟然入了迷

    “姐姐,姐姐”

    秦可心见云梦陷入深沉的回忆,嘴角露出她从未见过的幸福微笑,那种发自真心的愉悦感,无疑是最美的!

    云梦这才恍然回过神来,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俏脸红,支吾了下,而后道,“他嗯他哦对了!他说他有严重的过敏性鼻炎,鼻子经常不舒服,所以总是想揉鼻子”

    说着,云梦又沉浸在当时的场景中,“但那时候,他却说他二师父不准他揉,说是鼻子揉坏了,就闻不出好酒味,更闻不到女儿香了哈哈每次看见他本能想揉鼻子,手动,又忍住的样子,真是有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