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想揉鼻子而忍住的动作

    万众瞩目中,还是杜心妍她们首先蹿到了叶南身边。

    “姐!”冷玫首先和冷情打了声招呼。

    难得的,冷情竟然露出了丝微笑。

    估计也就是她的妹妹和母亲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哇,这就是你姐?!”杜心妍她们都激动了,“不愧是女神啊,好有气质,好高冷!”

    冷玫脸得意,冷情却不动声色。

    覃怡却慢慢凑到叶南的身边,小声道,“你又沾花惹草!”

    叶南愣,好奇地看了看她,好像跟她没什么关系吧

    “我不管你怎么滥情,记住答应我的事情!”

    叶南顿时想起,自己好像答应过她跟她回家,帮她拜托温良庭的

    等等,温良庭

    叶南不由回头朝依旧脸不爽的程凝素看去,心中泛起古怪之极的感觉。

    “来来来,我先为你介绍下!”

    叶南请笑着自然地伸手将程凝素拉了过来,程凝素脸色红,却鬼使神差地没有挣脱。

    “这位是天航人力资源的行政经理,程凝素!”

    “这位是吴市覃家的大小姐覃怡!”

    覃怡和程凝素不由握了握手,打了个招呼,却都疑惑地看着脸古怪的叶南,不明白为什么要特意介绍她们俩认识。

    叶南忍着好笑,目光不看向任何个人,好像对空气说话般,“对了,你说那个要向你逼婚的人叫什么来着?”

    二女都以为叶南在和自己说话,下意识地同时答道,“温良庭啊!”

    说完,二女同时震,不可思议地朝对方看去。

    叶南贱贱地笑了笑,揉着鼻子,“二位慢聊,相信你们有很多共同话题!”

    说完直接转向冷情那边,留下程凝素和覃怡面面相觑。

    也就在这时,倪婧婳等五个大美女也到了!

    “叶南你好”由于方才外公的番调笑,倪婧婳面对叶南的时候显得有些扭捏。

    叶南微微奇怪,却也礼貌笑道,“倪老师你好!”

    “师父!”秦柔和唐敏哪还能憋得住,边个,挽住了叶南的两条胳膊。

    这幕看得冷情、冷玫她们都愣住了。

    杜心妍更是恨得牙痒痒!

    这个禽兽!

    背着林老师的女人还有这么多!

    那天还在山上还装模作样地拒绝自己!

    气死老娘了!

    慕英姿和苏灵娜就没那么奔放了。

    苏灵娜已经有了些成熟端庄的气质,和林若冰呆的久了,受影响很大。

    慕英姿则是和叶南还没到那步,但看着两个师妹和叶南如此亲昵,眸中却透出抹羡艳。

    “好了!”叶南无奈地苦笑,“就算你们看见我情难自抑,总得等到晚上回家吧”

    叶南的荤段子现在也是随口就来,而且字面上不带任何荤腥

    “呸!不要脸!”

    秦柔和唐敏同时娇骂了声,却谁也舍不得放开叶南的胳膊。

    冷情见状,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越发迷茫起来。

    “姐”姐妹连心,冷玫当然明白姐姐心思,不由拉住她的手臂,柔声道,“他这人就那个德性,你还不知道嘛别跟他计较”

    冷情破天荒苦笑了下。

    她的心思没有对自己妹妹隐瞒。

    冷情倒是个很矛盾的人,对外人,没有半丝哪怕情绪上的泄露,但对自己的妹妹,却是没有半点保留!

    而这幕,恰巧也被正好赶到的云梦和秦可心看见了。

    秦可心差点转身就走!

    这个无耻败类,贪花好色也就罢了,现在还公然左拥右抱,成何体统!

    云梦却是从倪婧婳到苏灵娜,再到慕英姿,最后是叶南身边的秦柔和唐敏,个个扫视过去,而后嘴角也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叶先生,你还真是能者多劳,就没觉得应接不暇么?”云梦开口就略带嘲讽的调侃道。

    这帮女人,个比个聪明,哪能听不出来话中之意?

    瞬间,个个看向云梦的目光都不太友好了起来。

    好家伙!

    云梦吓了跳。

    这些女人不会都被叶南洗脑了吧!

    这维护程度,比亲妈护孩子都有拼了!

    “云小姐说的是!”叶南却吊儿郎当地道,“所以现在开始,我也打算收收心了!”

    云梦暗叫厉害。

    叶南这话明着是受教,真实话意确是表明自己女人够多,也不想再多,暗示不愿与云梦和秦可心接触。

    这种软刀子最是难对付,让云梦嘲笑他自作多情的机会都没有!

    “哼!”秦可心确是冷哼声,“收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屎!”

    叶南阵大汗!

    前句还像个样子,后句画风变得太快,措手不及啊!

    他其实很想揉揉鼻子,但两只手被秦柔和唐敏占满,刚下意识动了下,却又忍住。

    就是这么个不经意的小细节,却恰好被云梦看在了眼里,顿时娇躯猛颤!

    这个动作好熟悉

    挽着云梦手臂的秦可心自然察觉到她的异样,不由转首问道,“梦姐姐,你你怎么了?”

    云梦已经呆滞了,双眼充满复杂情绪地看着叶南,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时而是思念,时而是激动,会又变成迷茫,再片刻竟还有些患得患失

    叶南被这复杂的眼神看得脸懵逼。

    这女人脑子当机了?

    直到秦可心再次呼唤,云梦才猛然回过神来,又深深看了叶南眼,长长吐了口气。

    “可心扶我扶我回去休息下”

    她开口,连叶南都是惊,其声音竟然颤抖得厉害,仿佛忽然间承受了莫大的痛苦般。

    “云小姐,你没事吧!”叶南也不再开玩笑,肃然道,“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不用”

    云梦似乎很怕再和他说话,低下头,眼神闪烁,急切地催促道,“可心,快快扶我走”

    秦可心忙依言扶着云梦向后台休息室走去。

    临走前,秦可心还奇怪地看了眼叶南。

    “她怎么了?”秦柔不由疑惑地问道。

    叶南耸耸肩,表示莫名其妙。

    但是看着云梦有些蹒跚的背影,叶南总觉得潜意识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他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就是个想揉鼻子而忍住的动作,会揭开段他早已淡忘,尘封了六年的往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