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叶南生气了

    ()

    叶南看着足无措的面具男子,不由好笑,揉着鼻子无奈道,“行了,别支支吾吾的了,赶紧把人放出来,我领了走路!”

    说着,叶南还不屑地嘀咕了句,“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跟我这装个毛线啊……”

    此言出,顿时让面具男子的脸憋的通红,指着叶南,“你……你……你怎么……”

    “怎么知道的是么?”

    叶南漫不经心地拿小拇指挖着耳朵,不耐烦地道,“回家问你们老大去!”

    这种阿猫阿狗,叶南懒得跟他废话。

    觉心社有这么多高,叶南并不奇怪。

    基于他们直在拿人做实验,想必会有些成果。

    这批高内息不稳,呼吸不调,看就是根基不扎实,强行催熟的。

    这种人,摆出来吓唬吓唬人还行,真动起来,根本没能力收敛。

    到时候,二百多个异能者围攻自己,嚯嚯……

    恐怕半个建陵市都要毁掉!

    叶南才不相信觉心社的老大有这么蠢。

    既然不是用来动,很明显就是示威。

    对方既然这么了解自己,肯定知道,如果自己心要走,这两百多个二把刀,也拦不住自己。

    何清苑等个女人,对觉心社来说,又没什么实际价值,顶多就是拿去做做实验。

    如果是做实验,悄悄绑了不就好了,干嘛要通知自己?

    还是示威!

    再加上面前这个看就没有当老大福分的傻逼,叶南要是还看不透对方的心思,那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简单得说,就是帮死去的黑龙王擦屁股,稍稍扳回局,让自己不要高兴得太早呗!

    觉心社的这个幕后老大,还真是个了不得家伙!

    思虑了良久,见那个带着面具的傻缺还是动不动,不由眉头皱,“我说你快这点啊!天不早了,不用睡觉啊,明天还要上班呢!”

    面具男震醒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叶南。

    这家伙……真的什么都知道?!

    麻卖批!

    究竟谁是绑匪啊!

    为毛你特么比老子还拽!

    尽管心不忿,面具男也知道,自己这点威风,都是狐假虎威来的,就凭他,完全没资格和叶南叫板。

    更何况叶南说的,本来就是老板的意思……

    十二万分的不情愿,面具男挥,“把人带上来!”

    不过片刻,人群有自动让开条路,两名男子押着四个人走了出来。

    何清苑、金小银、程樱,还有去接金小银和程樱的马真,算是躺枪了……

    “叶南!”

    “叶先生!”

    见到叶南,女都忍不住惊喜地叫了出来,随即就满脸委屈,眼泪止不住地流。

    马真虽然不至于如此不济,却也泛起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这番经历对他来说,算是个槛。

    原本身为欧阳狄的继承人,整个建陵黑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从来都是他绑人,谁能绑了他?!

    可今天他才忽然发现,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那点功夫,根本不值提。

    在这些非人的异能者面前,他连还的资格都没有。

    果然,那是另外个世界啊……

    “好了,没事了。”叶南微笑着宽慰了句。

    随即,在面具男子的示意下,四人脱离的控制,飞快朝叶南奔来。

    然而接下来,尴尬地幕发生了。

    女都不约而同地想往叶南怀里扑,但扑到半,都发现了另外两人相同的意图,于是女同时僵在那了。

    “呃……”

    叶南当然也意识到了,心甚是可惜。

    为啥是个,不是两个呢!

    这样不就能左拥右抱了嘛!

    你看看,现在搞得个美女这么失望,多不好!

    想着,叶南不由朝面具男子瞪了眼。

    少绑个会死啊!

    面具男子莫名其妙,又特么有我什么事了?!

    “叶先生,马真无能……”

    马真却是脸惭愧地走到叶南身边,低着头,像个犯错误的小学生。

    没能保护好几位小姐不说,自己都搭进去了,还要叶先生亲自来救……

    “你无能?”叶南不爽地白了他眼,“你看看这周围的架势,我也打不过!意思是说我也无能?”

    “不不不……马真绝无此意……”马真顿时慌了,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行了行了!”叶南不耐烦地摆道,“以后别动不动就副‘都怪我’的样子,又不是老娘们,矫情什么啊!”

    “是!”马真越发惭愧,恭敬地站在叶南身后,言不发。

    女顿时从尴尬的情绪缓解过来,若不是受惊过度,此时恐怕能笑出声来。

    叶南转首看向了面具男,“孙子诶,走了哈!回去问你们老大好!顺便带个话,这招对我没用,又能耐来真的,怕事就别整这些残次品出来吓唬人,真特么没档次!”

    说完,叶南不屑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而后转身就走。

    女和马真当然紧紧跟上。

    面具男气得脸都紫了!

    当然,他带着面具,美人看得见……

    太嚣张了!

    太特么嚣张了!

    这年头,比他混得还惨的绑匪,还存在么?

    而另头,监控屏幕前。

    年轻男子呵呵笑,饶有兴趣地道,“叶南动怒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鬼风愣,不明所以。

    咱们绑了他的人,他不生气才有鬼了,这有什么有意思的……

    见鬼风脸疑惑,主子似乎心情不错,微笑着开口道,“你觉得,叶南是为什么生气?”

    鬼风闻言心头凛。

    伺候主子,最恐怖的时候,就是当主子考验他的时候!

    没有次,他能和主子想到块去。

    这也是理所当然,主子天纵英才,想法总是和寻常人不样的。

    “这个……属下愚钝……属下以为……以为咱们绑架他的人,叶南生气,实属正常……”

    明知道这个答案不可能对,鬼风也要硬着头皮回答。

    因为他根本想不到别的答案。

    而直接说“不知道”,那是犯了主子的大忌!

    主子最讨厌属下问不知!

    “鬼风啊……”主子仰头长叹,轻轻闭上了双眼,“你还是回猎头去多待段时间吧!果然,我提拔你,提拔得太早了……”

    鬼风心头紧,随即又送。

    还好还好,只是降职……

    其实这样也好,不用待在主子身边伺候,想必日子会好过很多吧!

    “哎……我比之叶南,最大的劣势就在于,身边下属的质量,差了何止千万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