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刻骨铭心的大仇!

    ()

    林若冰闻言稍稍愣,随即再次露出淡然的笑容,“可以这么说。”

    冷情似乎没有想到她回答地这么干脆,皱了皱秀眉,“你就这么肯定?万他违法乱纪,让你帮凶呢?”

    “你觉得他会吗?”林若冰不大反问。

    冷情顿时沉默了。

    她明白林若冰的意思。

    本来她问这个问题,多少是想要试探下林若冰对叶南的感情,勉强衡量的话,究竟到什么地步。

    没想到得出的结论不但是感情无法衡量,还明白了她对叶南无与伦比的信任。

    也许,这就是叶南这么喜欢她的原因吧……

    “冷总,有什么话,你大可以直说。”林若冰见冷情陷入了沉思,便柔声道,“虽然开始我们见面的场景不太友好,但你直对叶南很好,我是很感激的。”

    听了这话,冷情难得的有些迷茫。

    自己对叶南很好么……

    这话无从说起吧……

    冷情苦笑了声,敛容正色道,“既然如此,林总,我也就直说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林总对于简爱的未来前景怎么看?”

    林若冰又愣了下。

    这刻,她忽然觉得冷情和叶南倒是挺像的,说话跳跃性都很大,寻常人根本跟不上他们的思维……

    “人力资源行业在华国还算是新兴行业,而建陵市在这方面起步虽然很早,但是市场的份额还有许多,可拓展的业务更是丰富,我还是比较看好的。”

    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林若冰思考了下,还是如实说道。

    “林总想的跟我想的样。”冷情听后点了点头,“只不过简爱成立时间太短,没有基础,没有关系,想向前发展,举步维艰,没走出步,都要耗费很长时间,不知道林总同意我的话吗?”

    这个没什么好否认的,林若冰本来就是白起家,至今还是起步阶段,接了清苑地产单,才算有稍稍迈出了步。

    “没错。简爱家初创的公司,自然比不了天航、华天这样的巨头。”

    “巨头……”冷情冷笑声,摇头道,“也许华天是,天航绝不是!”

    林若冰闻言心微微动,冷情的话,她明白,却又不明白。

    华天在人际关系、政府背景等方面,根本不是其它任何人力资源公司能比的,天航也不行。

    天航的优势在于精致而又高效的服务。

    但随着劳务派遣、劳务外包等模式越来越成体系化,各种规则雏形也都渐渐落实下来,人力资源服务这块,便也会渐渐地优势不再明显。

    毕竟,现在大部分企业只是要减少正式员工的份额,削减成本。

    人力资源公司要做的,也就是每个月走走账,发发工资,交交社保,出了劳动争议事件,配合解决。

    真正的服务,已经很少了。

    但是天航毕竟握着多家大型外企的客户,凭着这些企业撑着,依旧是建陵第。

    “冷总说得有道理,却又没有道理。”林若冰沉思了会道,“华天有他的优势,天航也有自己的长项,至少在五年之内,这种局势还不会被打破。”

    冷情也不由暗自佩服林若冰的眼光和头脑。

    五年这个期限,正是自己之前综合考虑,推断了很多次的出来的结论。

    “那五年后呢?”冷情反问道,“华天现在已经开始接了许多家国企,包括液压心这样的航天领域企业,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也许还用不了五年!”

    林若冰同意。

    但是她微微笑,有些奇怪地道,“这些……似乎不是我现在能考虑的。建陵市的蛋糕究竟怎么分,现在也轮不到简爱来说话。”说着,林若冰优雅无比地耸了耸肩膀,“至少现在,简爱还在吃着各位掉下来地面包屑!”

    若不是轻言所见,冷情也不会相信林若冰有这么风趣的面。

    但是话里的潜在意思,冷情当然也听懂了。

    华天会不会跃而上,成为领头羊,这是冷情和天航应该考虑的问题,与林若冰关系不大。

    谁做领头羊,对简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林总倒是看得明白,独善其身。”冷情不知是不是嘲讽地说了句。

    林若冰也不生气,再次耸了耸肩膀,“不是独善其身,是无能为力,着重眼前才是实际。”

    “恐怕林总没办法如愿了!”冷情摇了摇头,淡淡笑了笑。

    林若冰微微皱眉,“冷总何意?”

    冷情直勾勾地盯着林若冰的眼睛,字顿道,“如果叶南要搞垮华天,你还能袖旁观吗?”

    “什么?”林若冰微微惊,眉头皱的更深,“他亲口告诉你的?”

    “没错。”冷情点点头。

    林若冰看了看她的神色,发现她不像在说谎,心里却还是有疑惑,“他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为什么没告诉我,却告诉你了……

    这问,冷情不由也愣了下,半晌才幽幽开口,“也许……他想帮我报仇吧……”

    冷情也不笨,那天叶南绕来绕去,不惜拉上那么多目标,看似好像华天只是其员,又怎能瞒得过心思剔透的冷情?

    “你和宋家父子有仇?”林若冰又是惊。

    她虽然对宋家父子也没什么好感,却也知道他们不好惹。

    之所以多次被叶南羞辱而不吭声,那也只是他们理亏在先,加上叶南身份的强势碾压。

    但商场上是另外回事。

    你总不能仗着身份,强行恐吓人家关门吧!

    “是,刻骨铭心的大仇!”冷情的语气倏忽转冷,面容片肃杀,其还带着丝丝痛苦,整个人散发出股灭绝的气势!

    论气场,没有人能超过林若冰,她当然不会被冷情的气势所摄,只是有些心悸。

    什么样的仇恨,能让冷情这样的女子如此!

    但想了想,心又觉得颇不是滋味。

    “既然叶南决定帮你了,不就切都解决了,你还担心什么。”林若冰明显有些吃味地道。

    好个死人头!

    装着副跟冷情不对付的模样,却偷偷地卖好,还要替人家报仇!

    要不是冷情漂亮,你能有这么好心肠?!

    宋天还试图调戏过我呢,怎么不见你为了我要整垮华天呢!

    不得不说,女人使起小性子来,都是不会讲道理的……

    她浑然忘了,当初是她自己多次叮嘱叶南,不要过分招惹宋天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