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跟叶南学点好行么!

    ()

    冷情难得也聪明了回,听出林若冰语气不对,熟视了她半天。

    “你……是在吃醋?”

    林若冰闻言稍稍丝慌乱,“我……我吃什么醋……”说着,又露出些许无奈、幽怨的神色,“再说,我吃得完么……”

    冷情忽然又瞬间的明悟,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不得要领。

    “原来这就是吃醋……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种感觉吗?”

    林若冰奇怪地朝她望去,“冷总,你……好像有点奇怪……”

    冷情怔,随即面容恢复了漠然,沉声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好奇。”

    林若冰若有所悟地看了她片刻。

    看来叶南已经影响到这个女人,开始有些变化了……

    “说回之前的事情吧!”林若冰轻叹口气,正色道,“冷总,无论你与宋家父子有什么仇怨,既然叶南承诺帮你报仇,就定会做到,他的人品,相信你也应该放心。”

    “我知道。”冷情淡淡地道,“我找你,并不是因为不放心。”

    “那因为什么?”林若冰疑惑道。

    冷情默然许久,才慢慢开口道,“通过今晚的事情,我想我们都明白,叶南的事情还有很多,他所面对的,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帮得上忙的。”

    林若冰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这些事,她早就想过很多遍,但最终的结论,自己也只能尽量不给他添乱而已。

    “我不想再给他增加负担。”冷情淡然道,“既然帮不了他,也不能给他增加麻烦。”

    林若冰闻言愣,随即心动。

    冷情这么说,深意耐人寻味。

    看来冷情对叶南的了解已经很深了。

    她知道叶南承诺过的事情,就定会做到,就算去劝也没有用。

    但是找自己又能有什么用?

    “所以我想自己把事情解决!”冷情字顿地说道。

    林若冰闻言稍稍惊异。

    “你想独自找宋家父子报仇?”

    “没错!”冷情冷然应道,“但是的力量还不够,所以才找你帮忙。”

    林若冰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说了半天,原来是找自己帮忙的!

    这好像很不符合冷情的性格。

    自己和她好像之前并不友好,而且现在又成了分走自己男人的潜在“敌人”,她竟然想起找自己帮忙……

    林若冰在沉吟,冷情似乎看出她的心思般,再度开口,“林总,我知道这有些唐突,事成之后,我定会提供令你满意的报酬!”

    林若冰闻言伸出右,止住了她的话语,“既然是叶南答应你的,跟我就不用说什么报酬了。只是我不明白,简爱比起天航,只是萤火比皓月,我能帮你什么?”

    冷情再次沉默了半晌,才沉声道,“林总,我这个不会拐弯抹角,有什么就说什么。我私自查过林总当时注册简爱时的资料。从递交申请,到各类执照批示下来,前后不过天!”

    林若冰眉头微微皱,心暗叹,这个冷情,不讨喜的性格倒是点都没改。

    混蛋叶南,就知道挑起人家的情火,就不能顺便教育两句吗?!

    “对不起林总,这件事我确实做得有些出格,在此向您郑重道歉!”冷情看出林若冰面色不愉,故而面容整,微微鞠躬。

    林若冰轻叹了声,略有些没好气地道,“好了,没事……不过,你跟叶南在块,就不能学点他好么?先斩后奏的事情倒是学得快……”

    不知道为什么,林若冰虽然是埋怨,但冷情听了,非但没有惶恐,反而有种亲切,好像和林若冰的距离下拉进了许多。

    这种带着温馨的责备,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当年发生那种事情之后,母亲和妹妹都觉得亏欠了自己,从此对自己百依百顺,句重话都没说过,关怀有余,温情不足了。

    难得的,冷情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刹那的微微笑容。

    就这不起眼的个笑容,却让林若冰都为之侧目。

    真是得天独厚的姑娘!

    如果能长长笑笑的话,说不定今后能和洛冰媲美了!

    “林总,不好意思,我……我也是报仇心切,所以……”

    “好了,没事。”林若冰摆了摆,随即紧了紧肩上的披肩,“所以你发现,其实我在官场上是有定关系的,才想找我帮忙?”

    冷情点了点头,“天航什么都不缺,唯独缺政府支持!如此下去,再强也是虚强,终究不能持久。”

    “你有想过,我既然有关系,为什么自己都不用么?”林若冰忽然问道。

    她毕竟是京城出身,虽然之前不知道爷爷的真实身份,但也知道爷爷是上将军衔,影响力在南方虽然没有北方那么强,但也弱不到哪去。

    除了简爱刚成立起步的时候,通过点关系尽快办下的证件,今后就再也没有动用过任何关系,甚至刻意淡化自己的身份。

    冷情长叹了口气,轻声道,“林总如此志气、胸襟,冷情惭愧!”

    林若冰微微笑,“这些虚头八脑的,咱们以后就不用说了!如果你不是为了报仇,相信你也和我样,不屑为之。”

    这么多年来,冷情也从来没有攀龙附凤过。

    要知道天航财力雄厚,加上冷情的颜值,要是肯运作下的话,也不至于到现在在建陵的官场上还是片空白。

    “呼……”冷情轻舒了口气,“没错!是叶南让我意识到,如果这个仇不报,心里的疙瘩不解开,我就没法开始新的人生!”

    林若冰忽然有种感觉,冷情在她面前,好像越来越放松了,有种逐渐融化的意思。

    于是她试探性地问了句,“我能问问……你和宋家父子,是怎么结仇的吗?”

    林若冰不是八卦的人,做人也很有分寸,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没有问,直到察觉到冷情对自己并不再严密设防之后,才表示关心了句。

    提起这个事情,冷情的双不由自主地微微攥紧,眉宇间抹冷意闪现!

    “抱歉,这是你的,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林若冰心凛。

    从冷情的反应来看,这件事给她造成的伤害应该很大。

    善解人意的林若冰立刻岔开了话题,“其实我真正的依仗,也只是远在京城的爷爷,鞭长莫及,作用不大。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两个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