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打赌!

    ()

    兴奋了半天之后,叶南也没有心情再跟韩芝茹继续吃饭,也不想再实行自己的什么计划,出门找到与秦可心在起的韩芝茹之后,便准备直接送她回家。

    坐在副驾驶上,韩芝茹思绪万千。

    刚才她故意和秦可心接近,这个小姑娘倒是单纯,很轻易就被她套出许多话来。

    叶南好像是奉命保护秦可心,而且身份打不简单。

    秦可心再没有心,大方向还是把持得住的,对于叶南的真实身份,并没有透露什么。

    看着叶南心情忽然变好,满脸都洋溢着笑意,韩芝茹心奇怪。

    “你跟云小姐说了些什么,怎么这么开心?”韩芝茹不由试探地问了句。

    叶南微微笑,“没什么,云小姐答应帮我个忙而已。”

    韩芝茹不便再问。

    只不过今晚什么收获都没有,她很不甘心。

    真就这么回去了,方才自己不是白白搔首弄姿了么?

    “你晚上……还有急事吗?”韩芝茹忽然问道。

    “没有。”叶南先是愣,随即玩味地笑了。

    这女人还是不死心啊。

    “那……你陪我再去酒吧喝两杯?”韩芝茹颇有些脸红地说道。

    叶南看了看她副羞涩的模样,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她想继续套话,自己又何尝不愿意再添战果?

    “去哪家酒吧?”

    “绝对零度。”

    很快,车子开到酒吧门口。

    二人并肩走进了酒吧大门。

    此时接近晚上十点,正是夜生活慢慢开始的阶段。

    酒吧已经喧闹不凡。

    叶南环视了圈,有些讶异。

    这间酒吧的风格,看就是走的狂野路子,各种后现代的装饰,处处透着反叛传统的味道。

    酒吧放的也都是死亡金属类的曲目,比之重金属还要振聋发聩。

    他怎么也想不通,韩芝茹怎么会喜欢来这种地方!

    更奇怪的是,韩芝茹进来之后,整个人好像瞬间调换了种状态。

    成熟、稳重的女强人不见了,代之而出的,却是个容光焕发,充满激情的美女!

    连走路的节奏都变了有木有!

    叶南看着韩芝茹扭动肥美的屁股走向吧台,不由揉了揉鼻子。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跟上前去,只见韩芝茹熟练地坐上吧台,冲调酒小哥打了个响指,“两瓶威士忌,谢谢!”

    叶南本来也在她旁边坐下了,听了她的话之后,差点屁股跌坐在地上。

    两瓶?!

    闹哪样?!

    没失恋,没破产,搞这么狠做什么……

    调酒小哥似乎认识韩芝茹,先是笑了笑,“美女,今天来得早啊!”随即又善意提醒了句,“两瓶太多了吧!”

    “没事,没看见今天带男人来了么?”韩芝茹无所谓地摆了摆。

    调酒小哥若有所悟地冲叶南笑了笑,不再说话,准备酒去了。

    叶南很是尴尬地揉了揉鼻子,“韩部长,这两瓶……我也要喝?”

    韩芝茹眉头微微皱,“叶先生不会要让我个人喝吧,说好了来陪我喝酒,可不是让你看着哦!”

    “哎……”叶南长叹口气,悠然说道,“韩部长,咱们呢,也别绕弯子了!”

    韩芝茹听了,心动,快速扫视了下周围,见大家都在high自己的,况且音乐这么吵,没人注意,这才笑语嫣然地道,“什么意思,叶先生这话我可听不懂!”

    说着,她还故意凑近了些,将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贴近了叶南的面前。

    叶南无奈。

    其实率先打破这个微妙的局面,倒还真是为了她考虑。

    你说你用什么招数不好,非要打算灌醉我!

    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臭棋啊……

    继续你的美人计多好,大家都快活……

    见韩芝茹眼神充满了挑衅,叶南自顾自道,“这样吧,我们打个赌!”

    “什么赌?”韩芝茹稍稍拉远了点距离,单放在吧台上,撑着脑袋。

    “不是要喝酒吗?”叶南耸耸肩,“如果我先醉了,你要问什么,或者要我做什么,我无不配合!”

    “真的?”韩芝茹眼睛亮。

    “当然!”叶南微微笑,“但如果你先醉了……”

    韩芝茹顿时紧张了下,“那……我也回答你的问题,或者帮你做件事……”

    叶南不由失声轻笑,“韩部长,这个条件,很不公平的!”

    韩芝茹也知道凭叶南的狡猾,肯定糊弄不过去,只得无奈道,“那……你说,你想要什么。”

    叶南也不绕弯子,直接笑道,“我要你!你要是先醉了,你这个人,就是我的!”

    韩芝茹芳心震!

    没想到她想色诱叶南,却被她先套上了!

    俏脸微红的同时,她心头阵慌乱。

    有些气恼,却不多,更多的是种难言的情绪,很是奇怪。

    她勉强镇定下心神,看了看叶南,见到他脸玩味的笑容,不由又是阵脸红。

    随即她不由暗恨,自己好歹都是十岁的人了,难道还被个小年轻给吓住了不成?

    想了片刻,韩芝茹咬牙,“好,就这么办!”

    这个答案倒是出乎叶南的意料之外。

    他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赌约,其实等于变相地提醒韩芝茹,不要用喝酒这招。

    他都这么说了,瞎子也能看出来他酒量肯定不错!

    韩芝茹怎么突然变傻了……

    他哪里知道,韩芝茹不是傻,而是也对自己有信心。

    她的酒量,也不差的!

    说不差都有些不合适,曾经公司聚餐,她可是个人,硬生生喝趴下了十二个大老爷们!

    这样骄人的战绩,少有人及!

    她当然不相信,叶南个毛头小子,会比她能喝!

    叶南察觉了她眼神的自信,当然也推断出她肯定酒量不弱。

    但这根本是场不公平的比试……

    很快,两瓶威士忌和两个玻璃杯摆在了二人的面前。

    叶南开了瓶,将两人的杯子都倒满。

    “韩部长……现在终止打赌还来得及!”叶南好心好意,最后再提醒了句,“第杯酒下肚,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喽!”

    尽管韩芝茹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听了他的话,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慌。

    这该死的小子,就会故弄玄虚!

    他肯定是外强干,越这么说,越证明他胆怯!

    “叶先生,我虽然是个女子,但也是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韩芝茹举着酒杯,风情万种地笑,“怎么,你不想得到我了吗?”

    叶南无奈,只得长叹声,举杯扬首,饮而尽。

    良言难劝该死鬼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