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怒气

    ()

    韩芝茹的脚虽不是唐敏那般的极品,也算是纤秾合度,小巧精致。

    薄薄的肉丝之,几道青丝血管隐现,更添诱人风情!

    “咕嘟!”

    匍匐在地的许天不由蠕动了下喉头,有些饥渴难耐……

    韩芝茹见这样子,浑身泛起阵恶心,眉头皱了起来。

    “许少可得注意点,我让你舔干净的是鞋,你要是碰到美人分半毫,舌头就别想要了!”

    所幸叶南淡漠的声音及时响起,仿佛盆冷水,瞬间将许天浇醒!

    “是,是……”哆哆嗦嗦应了声,许天不敢再有歪心思,低下头,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上了高跟鞋的鞋面。

    神奇的是,这刻,许天竟然产生了些许兴奋的快感!

    好像匍匐在女人脚下,做个低贱的奴仆般,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十分刺激!

    若是叶南能看透他的心思,少不得要惊奇番。

    受虐型人格,还真多……

    只是,还没舔够秒钟,韩芝茹实在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感觉,脚抬起,将许天踢开,倒在旁。

    “叶……叶南,算了吧,我受不了,太恶心了……”韩芝茹冲叶南皱眉道,双不断搓着双臂,好像鸡皮疙瘩起来了。

    叶南笑了笑,“好吧!”说着,转首冲许天道,“许少,你可以滚了,记着,以后遇见我次,就要舔次鞋!”

    许天屁都不敢放个,如蒙大赦,灰溜溜跑了。

    不过他心里却是暗暗发狠,今天的屈辱,肯定要千倍百倍地讨回来!

    许天走后,叶南才笑着冲韩芝茹道,“韩部长,还要继续喝酒吗?”

    韩芝茹没好气地瞪了他眼,也不说话,转身朝酒吧外走去。

    叶南玩味地笑了笑,这妞很有性格,竟然生气了!

    他当下追了出去。

    此时已经快到十点,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霓虹闪烁,凉风拂面,建陵的夜景还是不错的。

    叶南两步追上了独自前行的韩芝茹,挡在她的面前,轻叹声,“你这叫恩将仇报知道么?我好歹也帮你解围了,干嘛给我脸色看?”

    韩芝茹面若寒霜,冷冷地看着他,“谢谢你了!改天备厚礼,登门致谢,可以么?”

    说完,错过叶南身边,继续前行。

    叶南把拉住她的胳膊,轻轻将她拽了回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韩芝茹娇嗔道。

    “喂,有话说清楚好不好!”叶南不爽地道,“我哪得罪你了?”

    “叶先生每步都在算计之,我韩芝茹甘拜下风行不行!”韩芝茹怒道。

    叶南揉着鼻子,“那你倒说说看,我算计什么了?”

    “你!”韩芝茹为之气结,随即勉强压下怒气,沉声道,“好,我问你,刚才你是不是早就看见了,故意躲在旁看好戏,等到危急时刻再出,这样我的对你的感激之情会更重?”

    叶南继续揉鼻子,不置可否。

    “我再问你!”韩芝茹说就停不下来,“你要救我,直接救就好了,为什么要故意说带我开房之类的浑话,最后还逼我选跟你走还是跟他走,难道不是暗示我必须以身相许你才肯救我?!”

    叶南微微笑,依旧没有说话。

    “还有!你让那个人渣给我舔鞋,到底是想为我出气,还是故意羞辱他,好让他对你怨恨加深,以后再找你麻烦,从而慢慢对付他?”

    韩芝茹口气说完,请整个人都似虚脱般,脸上带着失望的表情看着叶南,“你倒是解释啊!”

    “呼……”叶南摇头笑了笑,“韩部长,做人做事考虑周全些是没错,但也不能太过疑神疑鬼。”

    “刚才你说的,除了最后点猜对了之外,其它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子虚乌有?!”韩芝茹大气,“我在那边动静闹那么大,你怎么可能那么久才察觉?骗鬼吧你!”

    叶南耸耸肩,“我确实开始就察觉了,只不过并非故意等到千钧发才出。”

    顿了顿,叶南继续平和地道,“我在跟人打听那个许天的来路而已。”

    “呵!”韩芝茹冷笑了声,“打听来路?叶少真会开玩笑!这建陵市,还有你惹不起的人吗?!什么来路对你来说很重要?”

    叶南再次摇头,“韩部长,不得不说,是你让我失望了!你是做人事的,应该知道有备无患的道理。”

    叶南转首直视着韩芝茹的双眼,“而且万事没有什么绝对!这个人渣姓许,而江陵省的省长夫人,也姓许。”

    韩芝茹闻言猛然震,愤怒、失望的表情顿时凝固在脸上,难以置信地道,“他……他是省长的外甥?!”

    叶南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而且他现在所在的白虎帮,渐渐发展起来,快要能和马真叫叫板了!哦,马真就是欧阳狄的接班人。”

    韩芝茹彻底说不出话了,双眼阵空洞迷茫。

    叶南轻叹口气,“至于你说故意暗示你以身相许,这个……呵呵……我只能说你实在想多了!我确实想把你据为己有,这倒没什么隐瞒的。”

    听到叶南这话,韩芝茹俏脸微微红,轻哼了声,故意撇过头去。

    “但是……”叶南揉着鼻子,有些好笑地道,“我能察觉到,韩部长对我也不无好感。我本来就是好牌,没必要出这么烂的招吧!”

    这点……韩芝茹也没法反驳,叶南说得对,本来就有悖常理。

    “至于最后点……”叶南深吸口气,“你确实没猜错!正是因为我了解了他的身份背景,有些棘,所以才故意羞辱他,让他调查我,继续找我麻烦,这样我才能伺找出证据,将他绳之以法!否则,省长的外甥,可不是别的段能轻易动的!”

    韩芝茹当然明白,她本就聪明绝顶,当知道许天身份的时候,这切也都想通了。

    这么说来……非但不是叶南算计她,反而是自己给叶南惹了个不小的麻烦!

    想到这,韩芝茹不由有些脸红。

    “对……对不起……”

    叶南轻叹声,“好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说完,叶南转身向回走。

    韩芝茹轻咬了咬贝齿,也跟着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