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交易

    ()

    何清苑阵喜笑颜开,随即又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两晚都不回去,林姐姐……她不会生气吧……”

    叶南不置可否地揉了揉鼻子,“还好吧……对了,正好要问你个事!”

    何清苑乖巧地伏在叶南胸膛上,小猫似的,“什么事?”

    叶南想了想,“你能不能帮我物色间大别墅,嗯……能住很多人的那种……”

    “很多人?”何清苑也不笨,抬头看了他眼,颇有些吃味地道,“怎么,嫌跑老跑去麻烦了,想要把你的女人们都聚在起?”

    叶南嘿嘿笑,点了点头。

    何清苑娇媚地白了他眼,沉吟半晌后道,“地段好的别墅我倒是知道些,还有几处刚刚计划要破土动工,要不,我明天带你去转转?”

    叶南摇了摇头,“不用了,你看好就行,告诉我价格,我直接打钱给你,你帮我办吧!”

    何清苑本想说不要钱,但考虑了下,可能涉及到男人的自尊和面子,也就没有多话。

    搞定这件事之后,叶南直接抱着何清苑进了房间。

    夜无话,月白风清。

    而在建陵市的另处,个漆黑的地下密室。

    这是个只留了少数几个通气口的密室,里面灯火通明,周围墙壁都是用精铁打造。

    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子坐在其,神情很是不安。

    虽然形象大变,但熟悉的人却还是能看出,此人竟是宁夕阳!

    曾经也算风度翩翩,潇洒不凡的贵公子,如今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

    “咣当”声,密室的铁门忽然打开。

    宁夕阳全身陡然震。

    名男子马当先走了进来,身后的侍卫留在门外,又将房门轻轻关上。

    这男子年近旬,英武不凡,鹰钩鼻,颧骨偏高,霸气带着些许狠戾之色。

    “宁少,这里招待不周,让宁少受苦了!”男子冲宁夕阳呵呵笑。

    “是你!”宁夕阳再次震惊,陡然站了起来,满面惊恐,指着男子道。

    这男子竟然是曾经与之合作过次的温良庭!

    宁夕阳怎么也没想到,救自己又囚禁了自己的,会是这个人!

    本以为是组织还顾念他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特意派高救自己出苦海,现在看来……

    宁夕阳转瞬间心头片悲凉。

    狡兔死,走狗烹!

    自己掌握觉心社的秘密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组织没有派人来灭口已是万幸,怎么会救自己……

    温良庭见宁夕阳脸色变幻不定,不由微微笑,他喜欢这种被人捉摸不定,自己却掌控切的感觉。

    他缓缓走到宁夕阳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伸招呼道,“宁少,坐吧,不要客气,到我这,就像到了家,随意就好!”

    宁夕阳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反而片坦然。

    自己现在已经是废人个,唯有价值的,恐怕就是情报了吧。

    据之前调查,温良庭似乎和叶南也因为女人有些不和,想必也是冲着叶南来的。

    宁夕阳缓缓坐下,面无表情地道,“温少有话请直说,夕阳现在已是半死之人,自问没什么值得温少如此大动干戈的地方了。”

    “听宁兄的意思,有些心灰意冷。”温良庭慢条斯理地摩挲着每日都精心修剪遍的指甲,悠然道,“哎……看来我真是白费心了趟!”

    宁夕阳依旧不动声色,“温少亲有话请讲,若是无话,请给我个痛快。”

    温良庭饶有兴趣地看了宁夕阳两眼,“你至少应该好奇下,我怎么会有实力把你救出来吧!”

    “不重要。”宁夕阳淡漠地道,“我不关心。”

    温良庭眼的兴趣越发浓烈,摸了摸下巴,赞叹道,“宁夕阳不愧还是宁夕阳,明知我有所图谋,却心求死!这种情况下还能想方设法地掌握些主动权,佩服!”

    宁夕阳心动,表面上却依旧平静如水,看起来副心丧若死的样子。

    “好吧!”温良庭貌似无奈地摊了摊,“我这个人脾气最好,让你回又如何?”

    他稍稍顿了顿,又开口问道,“宁兄难道不想报仇吗?”

    宁夕阳冷笑了声,“温少,你让我失望了!如果你直言跟我谈生意,我倒或许会问问加码;用这种蛊惑段来对付我,有点草率了吧!”

    “哈哈哈哈!”温良庭闻言仰天阵长笑,笑容丰满,笑声洪亮,并非作伪。

    “宁少快人快语,我倒是枉做小人了!”温良庭十分大方地道,“那我也就不再绕弯子!你掌握的,关于叶南的所有情报,还有你原先所属的组织,加起,宁兄开个价吧!”

    温良庭和宁夕阳年龄虽然不大,但都是老狐狸级别的人物。

    宁夕阳上来就做出副心求死的姿态,就是变相告诉温良庭,想要消息,只能等价交换,胁迫威逼是没有用的!

    温良庭也故意装傻,意在试探宁夕阳到底有几分斤两。

    年纪轻轻,都是心深沉之辈。

    “温少要觉心社的资料有何用?”宁夕阳心动,淡然问道,“个叶南还不够你操心?”

    温良庭慢慢抬起,打断他的说话,“宁兄,你我做生意而已,只要我能出得起价格,你又何必问目的?”

    宁夕阳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个温良庭,明面上是江南温家的大少爷,没想到暗地里却有这么大的势力!

    别的不说,就是救自己出来的那两名异能者,绝对有着突破化神的实力!

    这样的人如果去对付叶南,宁夕阳当然乐得坐看好戏,不介意帮他把,但是他连带觉心社的资料都要问……

    “话不是这么说。”宁夕阳沉声道,“叶南的资料,只要价格公道,随时给你都无妨;觉心社的资料可是涉及到我自己的身家性命,不能同日而语了!”

    “哦!原来如此!”温良庭闻言,温和笑,“宁兄担心实属多余!请仔细看看这件密室,深藏地下,而且以特殊金属铸成,我敢跟你担保,你的安全,绝无问题!”

    宁夕阳没有依言环视。

    他被囚禁在此已经天多,早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见宁夕阳犹豫,温良庭再次开口道,“宁兄既然主动提出做买卖,就应该判断清楚孰利孰弊。觉心社已然放弃了你,这点你不会想不到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