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霸道程父

    ()

    来到程凝素家门口,两人不由都紧张了起来。

    挽着的臂都有些颤抖。

    程凝素这可是第次带男人回家,心情紧张在所难免。

    叶南嘛……也算是第次上门吧。

    面临着未知事物,就算是叶南,也会有些忐忑。

    程凝素按响了门铃。

    片刻后,门被打开,个年近五旬,包养的却很好,依稀可见风韵犹存的妇人,穿着围裙,出现在眼前。

    “小凝,你回来了……”妇人才说了半,就看见站在程凝素身旁,面带微笑的俊俏年青人。

    妇人愣了下,疑惑问道,“这位是……”

    “妈,这是我男朋友,叶南!”程凝素笑着应道,其实心里已经紧张得不要不要的。

    叶南能感觉到她的臂在哆嗦。

    程母听,整个人呆住了,“男……男朋友?”

    “是啊,我和他已经在起有段日子了!”程凝素说谎都不打草稿。

    叶南心不断叫苦。

    敢情程凝素的父母根本不知道有自己这号人存在,她是先斩后奏的!

    直接带自己过来,就是让自己在风口浪尖顶着喽!

    事到临头,也由不得叶南退缩了,只好硬着头皮,笑着招呼声,“伯母您好!”

    程母这时才反映过来,仔细上下打量了下叶南。

    这小伙子倒是帅气,也很精神,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眼神也正而不邪,倒像是个好孩子……

    只是……

    程母颇有顾忌地稍稍回头,朝客厅看了眼。

    哎……

    今天这乱子估计要大了!

    想着,程母不由瞪了眼女儿。

    程凝素讨好地笑,“妈,快让人进去再说话嘛!”

    程母无奈,只得冲叶南温和地笑道,“小叶是吧,来,快进来……哎呀,你看,这来就来,带什么东西……”

    叶南很是尴尬地跟程凝素换了鞋,走进了客厅。

    程家的布置十分古朴,切都显得很简约。

    此时沙发上,坐着位老人,捧着报纸看得入神。

    见到叶南和程凝素进来,老人似乎愣了下。

    “你们聊着,我去厨房了。”

    程母轻叹声,这事她操心不了了,让他们自己慢慢掰扯去吧!

    “小凝回来了!这位是?”

    程父年过五旬,精神矍铄,眉宇间股官威自现,面容也十分严厉。

    叶南看得不由咂舌。

    程父只是个工商局长,叶南见过的大官不计其数,还没有人像他这么有派头的。

    “爸,这是……我的男朋友,叫叶南……”

    程凝素对父亲和母亲显然态度是有区别的,说起话来都有些拘束。

    “伯父好,我叫叶南!”

    既来之则安之,此时叶南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总之走步算步了。

    程父听,眉头倏忽皱了起来,放下报纸,上下扫视叶南番。

    “哼,什么时候的事!”程父冷哼声,不理会叶南,转首冲着程凝素厉声问道。

    这样的场景倒是叶南没想到的。

    程父对他有意见在意料之,却没想到他跟自己女儿说话,竟然像审犯人样。

    而且此人好大的架子,举动,明显都是长期说不二养成的为己独尊。

    叶南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对程父的第印象,不算好。

    “爸,已经……已经差不多个多月了……”程凝素有些害怕,畏畏缩缩,躲在叶南身后。

    叶南心有些好笑,这个母老虎,也有这么害怕的时候!

    怪不得平时脾气那么大,完全是在家太压抑了嘛!

    “个多月!”程父忽然不轻不重地拍了下茶几,“怎么早不说?越来越不像话了!”

    程凝素唯唯诺诺,不敢说话,面上却露出委屈的神情。

    叶南有些心疼,不由缓缓开口道,“伯父,您不要怪凝素,是我让她瞒着您的,主要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十分抱歉!”

    叶南的挺身而出,让程凝素感动得要死,恨不得现在扑进他怀里哭场!

    她之所以事先不敢跟家里说,就是怕自己个面对不了这个恶魔样的父亲……

    “我跟我女儿说话,轮不到你插嘴!”

    谁知程父点都不讲情面,两眼瞪,冲叶南厉喝声,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十分能激起人的怒气。

    叶南有些懵逼。

    怎么也想不到,程凝素的老爸是这么个角色。

    完全不讲理嘛!

    “爸!叶南是我男朋友,你……你不能这么说话,怎么点都不尊重人呢!”

    见叶南被训斥,程凝素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也挺胸膛,据理力争道。

    “反了你了!”程父顿时大怒,又重重拍了下茶几,豁然起身,“这才多久,就敢跟我顶嘴了,谁教你的!”

    程父毕竟积威已久,骤然发怒,程凝素还是被吓得后退了两步。

    叶南实在有些看不下去。

    这哪是父女,简直是养奴隶!

    这时候,厨房里的程母听到动静赶紧走了出来,见这架势,还有不明白的?

    她不由叹了口气,走到程父面前,埋怨道,“好了,你发这么大火做什么!来者都是客,你都把年纪了,也不怕失礼!”

    “哼!”程父看了程母眼,冷哼声,“都是你把她给惯坏了!你看看这成什么样子,声不吭,就带个男人回来,点都不知道羞耻!”

    叶南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特么跟羞耻有个毛线关系啊!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个老头当官当得已经有些忘乎所以了!

    “爸,我跟叶南自由恋爱,光明正大,怎么不知羞耻了!”程凝素顿时觉得被伤了自尊,什么也顾不得,上前两步,声嘶力竭地道。

    看着女儿眼泪都流了下来,程母阵心疼。

    “好了,你倒是问问清楚,人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什么家世再说啊!”程母再次劝道,“就算你不同意,哪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

    两次劝说,似乎起了点作用,程父冷哼声,重新坐了下去。

    “凝素,你带着小叶也坐,好好说!”程母跟女儿招呼了句,又看了眼依旧波澜不惊的叶南,暗叹声,重新回去了厨房。

    程凝素把心横,抹了把眼泪,倔强地拉着叶南坐了下来。

    感受到她还在轻微颤抖,叶南不由握住了她的,柔声宽慰道,“别怕,没事,有我!”

    这六个字无疑彻底暖了程凝素的心,眼眶红,差点忍不住要失声痛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