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叶先生,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你!

    ()

    程父看见两人的动作,不禁又是股火气冒气,忍不住喝道,“说吧,你做什么的,怎么认识的凝素!”

    这个态度,也是没谁了……

    这样的人,不仅在生活不讨喜,恐怕在官场上也混不下去吧!

    叶南风轻云淡,人家失礼,自己可不能缺了风度。

    “伯父,我跟凝素,是在天航认识的,我们算是同事。”

    程父不耐烦地摆,“我问你做什么的,说重点!”

    “安保经理。”叶南摊摊,笑道。

    “什么?!”程父怒极反笑,指着程凝素就骂,“你好,很好!真给我长脸!不声不响找男人也就算了,还找了个保安!你不要脸,你老子我还要脸!”

    叶南又震惊了。

    这个程父,简直是不断地刷新着自己的观!

    不忍直视啊!

    叶南甚至怀疑,程凝素到底是不是他的亲身女儿!

    程凝素这下哪还能忍住?泪水决堤般流了下来,绝望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泣不成声。

    “哭?你还有脸哭?”程父继续大吼,随即又转向叶南,“你滚吧!我程家的女儿,绝不会跟你这样的人在起,别想着攀龙附凤那套!再敢纠缠我女儿,别怪我不客气!”

    攀龙附凤?

    叶南差点笑出声来。

    这老头不会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二疯子吧!

    再说了,你程家很了不起吗?!

    叶南股怒气积压在胸口,就快要忍不住了。

    他向明白,疏不间亲。

    自己本来无论如何也不能撺掇程凝素和亲生父亲反目的。

    只不过,有这样的父亲,程凝素太受罪了!

    “叶南,我们走!”

    就在这时,程凝素咬牙,面如死灰,却坚毅无比地拉起叶南的,站了起来。

    叶南没有反对,也没有说话。

    他相信这样是对的。

    “你站住!”程父再次豁然起身,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道,“你敢走出步,就永远不要回来,我绝不再认你这个败家女!”

    程凝素脚步微微顿,看了叶南眼。

    叶南温暖无比地冲她微微笑,顿时再次将程凝素冰冷的心暖化了。

    她义无反顾地再次朝门口走去。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程父气得直跺脚,还拍着桌子。

    程母听到动静,又跑了出来。

    要说这个老人家也是辛苦。

    不说跟着这样的男人辈子得受多少苦,光是今天的是,就能看出可怜。

    程父说话,她不敢留在旁边,得进去做饭,生气了也只敢出来劝两句。

    “小凝,小凝!”程母赶紧把拉住程凝素,焦急地道,“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你看你这……”

    “妈!”程凝素把抱住了母亲,失声痛哭,哽咽着道,“我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从小到大,我点自由都没有……我真的受不了了……”

    程母也心疼地跟着块掉眼泪,拍着程凝素的后背,柔声道,“好了,丫头不哭,丫头不哭……”

    “你拦着她作什么!”程父还在暴跳如雷,又冲程母吼了起来,“让她滚!滚啊!”

    叶南再也按捺不住,猛然转首,朝程父看去。

    如刀子般犀利的眼神,似乎带着无尽的寒意,让程父陡然后背凉,整个人蓦然怔在了那里。

    这样的人,叶南虽然没有见过,但也有耳闻。

    做了官,有了点小权力,忘乎所以,把官威都带到家里来了,越来越觉得自己就应该说不二,别人稍稍违逆自己的意思,就是大逆不道!

    这是病,得治!

    叶南冷冷地想着,既然如此,自己不介意替他治治!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又响了。

    程母赶紧抹了把眼泪,冲程凝素道,“丫头,快别冲动了,有话好好说。”

    说着,又转首冲愣神的程父哀怨地劝道,“好了,你就收敛下吧,良庭也来了,你就非要在人家面前丢人嘛!”

    程父震醒来,冷哼声,有些不甘地坐回了座位。

    只是,方才叶南的那个眼神,让他心里有些嘀咕。

    虽然他性格有些扭曲,但并不老糊涂,也算阅人无数。

    这样犀利的眼神,在那些军人身上,都很少能看见!

    这小子……

    程母此时已经上前去开门。

    不出所料,温良庭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也是大包小包,带得不少。

    “伯母您好!最近身体还好吗?”

    依旧是相貌堂堂,温尔雅,举止大方得体。

    但在叶南的感知,此人跟上次见面的时候,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但究竟是什么变化,却也说不上来。

    不知不觉间,叶南心对此人的警惕更添几分。

    程母笑着应道,“好,很好!你看你,以后再来可不许再带这么多东西了,上次拿来的,到现在还没用完呢!”

    寒暄了阵,温良庭走进了客厅。

    他还没说话,程父却直接站了起来,脸上罕见地露出丝笑容,“良庭来了啊!来,快坐!”

    叶南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差距……

    这个老头,看来也不像是那种刚直不阿的性子,看人下菜碟子,做得很溜啊!

    叶南在心更是对他鄙视了几分。

    “伯父您好!有些日子没见了!”温良庭恭敬地问好。

    谁知刚说完,他抬眼,竟看到叶南站在程凝素身边。

    他怎么会在这?!

    温良庭本能阵心慌。

    难道是察觉了什么,刻意在这等着自己?

    不会不会……

    叶南绝不可能发现自己身份。

    温良庭心念电转,快速地盘算了番后,立刻装出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大步上前。

    “叶先生!您怎么也在这!”温良庭恭敬地站在叶南身前,微微欠身。

    这幕,顿时让程家家口都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程父满脸诧异,程凝素也目瞪口呆。

    “叶先生,上次临泉山别,我无时无刻不再挂念,期盼再次能聆听叶先生教诲,今日终于得偿所愿!”温良庭激动万分地再次开口。

    这下连叶南都有些受不了了。

    拜托,我对某些性别,没有兴趣的……

    “呃……温少客气了……”叶南强忍着全身的不自在,勉强露出个微笑。

    直到此刻,程家口才反应过来,心头巨震!

    温良庭竟然认识这个叶南,而且对他如此恭敬!

    程母只是单纯的惊讶,程凝素意外下也就恢复正常,毕竟……叶南更神奇的面她都见过……

    而程父的心情就复杂多了。

    这瞬间,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

    温良庭对自己都不见得会这么恭敬!

    这个保安小子,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身份?

    程父的脸色有些凝重,心也沉了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