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提前退休吧!

    ()

    就在程父有些猝不及防,不知所措的时候,程母及时圆场道,“来来来,大家都坐,坐下说话!”

    程父这才回过神来,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程凝素则是欣喜地赏了叶南个“干得漂亮”的眼神,上前挽着叶南的胳膊,也重新走回沙发上坐下。

    见到程凝素如此动作,温良庭眼眸精光闪即逝,连叶南都没有发觉。

    他缓缓走到叶南二人的身旁,恭敬的侍立。

    程父奇怪地道,“良庭,你也坐啊!”

    温良庭谦逊无比地摇了摇头,“伯父,叶先生在此,良庭站着就好!”

    这话说,程父、程母又大吃惊。

    程父心里越发嘀咕,到底什么样的来头,能让温良庭恭敬若斯!

    叶南心却大感不妥!

    温良庭对自己的尊崇比之上次更甚,越发让他不安。

    知道自己身份而对自己前倨后恭的人很多,但叶南能看得出来,温良庭自视甚高,而且颇有野心,绝不可能对任何人心悦诚服!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接近自己?让自己没有防备?

    叶南揉了揉鼻子,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温少太夸张了,我可受不起,还是请坐吧!”

    温良庭这才又恭敬微欠身,“是!”

    之后才在对面沙发上拘谨地坐了下来。

    程凝素越看越不明白,凑到叶南耳边小声问道,“他干嘛那么怕你啊!”

    叶南耸耸肩,微微摇了摇头。

    程母见局面尴尬,又决定不掺和了,出言道,“你们慢聊,我去厨房。”

    温良庭何等聪明,已经大致猜到之前发生了什么,想了想,开口道,“叶先生怎么会在此?”

    叶南微微笑,还没答话,程凝素却抢着道,“叶南是我男朋友,我带他来家里,难道通知你吗?”

    她这话,半说给温良庭听,另半,却是说给自己父亲听的。

    这回程父没有在暴起发怒了,他实在摸不清叶南的来路,不敢轻举妄动。

    温良庭听,立刻笑道,“原来如此,凝素和叶先生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真是良配!”

    这话说,程父愕然,程凝素也有些愣神。

    怎么回事!

    今天这个温良庭转性了?

    程凝素顿时心阵兴奋,看来开始决定找叶南帮忙,再英明不过了!

    “咳咳……”这时,程父不说话不行了,试探着冲温良庭道,“良庭啊,可是,凝素她早与你有婚约……”

    “伯父可千万别折煞我了!”温良庭立刻打断道,“叶先生无论才武略,还是人品操守,都强我数十倍,凝素青睐叶先生,理所当然!婚嫁之事,要两情相悦,毫无理由的婚约,当然不能作数的!”

    番话说的有礼有节,程父顿时无言以对,同时心里也越来越纳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以温家的势力,就算他堂堂个工商局长,也要忌惮分,个保安能然温良庭这么谦恭,连婚约都愿意主动取消?

    人老成精的程父已经完全确定,叶南绝不如他自己所说,只是个小保安而已。

    思量片刻,他忽然故作无奈地笑了笑,“良庭明白事理!那也罢,这些事,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掺和了,随你们年青人去折腾吧!”

    叶南心好笑。

    真是个老狐狸。

    见风使舵,练得很不错啊!

    这会哪还能看出半点方才气急败坏的模样?

    这样的人,叶南实在看不惯。

    他不由凑到程凝素耳边,小声问了句,“如果我让你爸丢官,在家颐养天年,磨磨性子,你同意么?”

    程凝素闻言惊,怔怔地看着叶南清澈无暇的眼神,随即陷入沉思。

    叶南的用意她很明白,自己父亲在品性上,确实有些不像话,继续坐在工商局这个油水很足的位置上,相信对政府对平民,都不是好事。

    她只是有些不忍……

    但最终,她还是咬咬牙,点了点头。

    叶南见状,心片安慰。

    他知道程凝素是明事理的姑娘。

    于是他忽然转首,冲程父问道,“伯父现居吴市工商局长的职位是么?”

    程父没料到叶南会突然和他说话,先是愣,随即点点头,“没错。”

    现在他对叶南的态度,再也不敢倨傲了。

    “吴市虽说是临市,但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伯父上班很不方便吧!”

    程父又是愣,不明白他要说什么,时没有回答。

    温良庭却眸亮,随即又黯淡下去,面上也装出静待下的模样。

    “况且伯父年事已高,不宜如此长期两地奔波。我想……”叶南说着,揉了揉鼻子,直视程父道,“伯父还是提前退休,在家过过清闲的日子好!您说呢?”

    这话说,程父怎会还不明白,顿时惊怒交加。

    “你……你什么意思!”

    虽说对叶南已经有些忌惮,但毕竟还不了解他的身份,况且,自己个局长,也不是普通人想动就能动的,那需要很高级别的力量。

    他不认为叶南能具有这种力量。

    “没什么意思。”叶南耸耸肩,不动声色,“只是绝对这样对伯父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哼!”程父脸色再次拉了下来。

    好多年了,他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小叶是吧,你还只是我女儿的男朋友。”程父冷然道,“就算以后真成了我女婿,我的事,也不是你能管的!”

    程凝素言不发地坐在旁。

    心爱的男人和自己的父亲发生冲突,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很痛苦的件事。

    只不过她明白,叶南这么做,是对的!

    父亲这些年,越来越独断专行,也越来越以权压人,以势欺人。

    不讲大道理,再这么下去,恐怕他自己也会翻船的!

    “抱歉,程局长。”叶南面色也陡然凝重了下来,称呼也换了,“我不是以你女儿男朋友的身份跟你说话。这是我最后句忠言,现在提出提前退休申请,切风平浪静。请好好考虑下吧!”

    说完,叶南又看了眼眼观鼻、鼻观心的温良庭,起身就要朝门口走去。

    程凝素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叶南,最终还是毅然起身,跟上叶南。

    程父脸色铁青,却句话没有说。

    他脾气是暴躁,但为官已久,隐忍还是有的。

    直到叶南和女儿出门而去,他才阴沉着脸,冲温良庭问道,“良庭,这个姓叶的,究竟是什么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