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装可怜

    ()

    自叶南向程父发难之后,温良庭就直低头不语,似乎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此时,叶南和程凝素离去,程父又开口问话,温良庭才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伯父,我劝您,还是听叶先生的话吧!”

    “我问你他到底是谁!”程父陡然声暴喝,情绪再也控制不住。

    温良庭眼神杀闪即逝。

    老不死,到现在还看不清状况!

    除了作威作福,在没有别的能耐!

    但这个老东西不能动。

    以前是要拉拢他,现在他女儿毕竟已经是叶南的女人,别看叶南对他不感冒,真出点什么事,程凝素哭求下,叶南肯定追查到底。

    自找麻烦的事情,温良庭不会做。

    “伯父,这个……我不能说……”他故意露出为难的神色。

    程父再次叫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怎么,连你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不成?!”

    温良庭心冷笑,面上却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勉强道,“好吧……伯父,我只能告诉您,他是国安挂职的人,还有少将军衔!”

    “什么?!”程父闻言,就像炸毛了样,眼睛瞪得老圆,“你说什么,再说遍!”

    温良庭无奈地轻叹了口气,轻声道,“伯父,小侄不敢骗你。个厉害,您自己琢磨。不过……小侄还有两句忠告,其,您最好还是听从叶先生的建议;其二,还请您制怒,真的要好好收敛下脾气了!”

    说完,温良庭也长身而起,“小侄告辞!”

    客厅,留下个呆若木鸡的程父,不断地蠕动着嘴唇,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单是隶属国安,就已经足以整治他这个局长了。

    辈子权势迷心,短短个小时,让他如何接受失去切的事实?

    强烈的悔恨之意充斥着心头,差点眼前黑,晕了过去……

    叶南和程凝素走出家门,下了楼之后,并肩走在小区道路上。

    “你会怪我么?”叶南忽然问道。

    程凝素凄然笑,摇了摇头,“我爸什么样子,我最清楚,能够这么收场,已经是万幸了!”

    叶南点点头,欣慰地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能这么想,看来还有点智慧。”

    “切!”程凝素白了他眼,同时伸挽住他的胳膊。

    “哎……今天这顿饭没蹭着,有点可惜了……”叶南边走,边喃喃自语。

    “喂!”程凝素不满地拍了下他胳膊,“你把我骗走了,把我爸官弄丢了,还要尝我妈的艺?要不要脸啊你!”

    叶南脸无所谓,“那好吧!请你吃好吃的!”

    “算你还有良心!”程凝素傲娇地笑。

    谁知叶南走到前面路口个用来休息的长椅处,忽然坐了下去。

    “喂,你干嘛,不是要吃饭么?”程凝素问道。

    “先等个人。”叶南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她也坐下。

    “等谁?”程凝素有些懵,但也听话地坐下了。

    “你待会不就知道了!”叶南赏了她记白眼,“这么多问题……长舌妇样……”

    “你想死啊!”程凝素立刻变身“战斗状态”,把掐住叶南腰间软肉。

    “嘶……疼疼疼,我错了,错了,错了!”

    “哼!”程凝素这才傲娇地松,“以后跟本宫说话注意点!”

    哎哟我去……还“本宫”……

    顶多也就是公主的脾气,丫鬟的命!

    腹诽了阵,忽听程凝素惊呼声,“温良庭?他怎么也出来了!”

    叶南揉着鼻子笑了笑。

    程凝素顿时明白了,“你等的就是他?”

    “是啊。”

    “你怎么知道他也会出来?”

    “有些事情,不用明说,大家心里都懂。”叶南给了个很装逼,很玄乎的解释。

    可听在程凝素耳内,总觉得……gay gay的……

    她不禁用怀疑、审视的目光盯着叶南,身子也不由向后缩了缩,“你……你不会……”

    看她眼神,叶南就知道她那龌龊的思想,没好气地回道,“要不要晚上跟我去开个房,我们证实下?”

    “呸!”程凝素脸颊红,“变态!”

    说着,温良庭已经走到了面前。

    此时天色已晚,最后道夕照也快要淹没在黑暗。

    不知道为什么,在夜色下,叶南觉得温良庭更加有些诡异了。

    “叶先生,良庭做东,请二位赏脸,如何?”

    叶南笑了笑,还没说话,程凝素却率先插嘴道,“温少,你怎么也出来了?是嫌我老妈烧的菜不好吃么?”

    这女人,现在有叶南撑腰,以前对温良庭的些许恐惧,早就不翼而飞,有恃无恐。

    “哪里哪里!”温良庭笑着摆,“伯母艺精巧,不逊大厨。只是……二位既然走了,我又真好厚颜留下蹭饭呢!”

    程凝素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叶南这才笑着接道,“温少,吃饭就算了!小弟倒是有些问题,还请温少解惑。”

    “不敢!叶先生请直言!”温良庭愈发恭敬,简直比欧阳狄做的还要到位。

    叶南揉了揉鼻子,“听说温少入股了华天人力?上次在临泉山,温少说要从事人力资源行业,我还以为是要新开家公司呢!”

    温良庭心动,思绪飞速运转。

    入股华天人力只是他招闲棋,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图,叶南如此在意这件事,值得关注下!

    温良庭迅速在心决议,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哦,本来是打算自己做的,谁知道……嗨……这上啊,发现哪哪都不成!算了算了,还是留给专业的人做,我就参与分点红就好了!”

    叶南直盯着他的神情,捕捉着每丝细节。

    “原来如此……”叶南忽然露出个苦笑,“温少这,却是把我给害惨了!”

    温良庭愣,“叶先生此话怎讲?”

    叶南哭丧着脸,“温少你这支持,华天下就硬气了,连抢了天航人力个大单,凝素为这事正逼着我想办法呢!你说我上哪想办法去啊!哎……”

    程凝素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南演戏,心叹服不已!

    自家男人多才多艺啊!

    不服不行!

    但是……程凝素也很疑惑,装可怜就能要回客户了?

    温良庭听,顿时怔住了。

    看叶南的样子,不像是说谎。

    程凝素在天航身居高位他也知道,抢单子的事情,回去查也就能清楚。

    叶南简直半点说谎的动都没有。

    难道……他在这等自己,真的就只是为了这件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