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尔虞我诈

    ()

    叶南也仔细打量了下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景象,沉吟了半晌后,轻叹声,“这里本来就是闹市区,想要隐藏起来太容易了,我们也根本无从查起……”

    冯少华知道他说的有理,也叹了口气,“宁夕阳本来是个大的突破口,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实在很可惜!”

    叶南默默无语。

    他又何尝不知?

    只是这种事情,防不胜防。

    之前抓着的几个觉心社成员,都是些低级人员,没有掌握觉心社多少秘密,也就罢了。

    宁夕阳这样的人,就算叶南把他关在铁牢里,觉心社也会想尽办法把他救走。

    “明天我让雷子和明熙过来查查吧!”叶南想了半天,只能提出个聊胜于无的办法。

    冯少华更当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能同意。

    “跟我们回欧阳家,喝杯?”叶南忽然提出了个轻松的建议。

    “也好!”冯少华欣然笑道。

    车子缓缓请开了出去。

    叶南他们不知道,就在方才冯少华张望的月亮城大厦,地下深处的停车场旁边,有个密室。

    密室里,宁夕阳正在百无聊赖地打着僵尸……

    《剑仙》这款游戏,直被他挂着,却没有半点兴趣去玩。

    每天只是例行公事地给妹妹发去消息,然后便是越来越没有希望的等待。

    也许,妹妹真的不再玩这款游戏了。

    也可能……她看见了,但不想再管自己这个人面兽心的兄长?

    宁夕阳长叹了声,眼睁睁瞧着僵尸已经吃掉了自己最后排向日葵,却没有动作。

    应该不可能的……

    妹妹心肠向善良,加上……自己对叶南肯定还有用处,妹妹如果看到了,怎么说也会跟叶南报告声吧。

    他其实早就发现妹妹对叶南有些不对劲。

    虽然叶南女人多了点,但不失为个好男人,妹妹跟了他,想必也会很幸福。

    家父母,以后有叶南照顾,肯定也比自己这个不孝子好的多……

    长长叹了口气,宁夕阳心似乎有了些许如释重负的感觉。

    既然切都会安好,有没有自己,还有什么区别呢?

    自己逃不逃的出去,根本不重要了吧……

    就算没有自己的情报,宁夕阳相信,觉心社不会是叶南的对。

    交锋次数不多,但宁夕阳很了解叶南。

    这个人旦认真起来,天王老子也挡不住的!

    就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却不知道温良庭已经来到门外,却并没有开门进去。

    “少爷,宁夕阳切正常,每天玩玩游戏,好像并不想逃。”看在门口的保镖恭敬地汇报道。

    温良庭沉默了片刻,冷笑了声,“你真的相信他不想逃?”

    保镖闻言愣,“看他的样子……这两天越发有点心丧若死的味道……我估计……”

    温良庭眉头皱了起来。

    宁夕阳是自己计划关键的步棋子。

    如果他不能逃出去,将自己装出来副要对付觉心社的样子,又有什么用?

    “看来,得给他点压力了……”温良庭喃喃自语,随即命令门卫,“开门!”

    铁门被缓缓打开。

    宁夕阳正在走马灯般地回忆人生,却见到温良庭施施然走了进来,不由心紧,面无表情地道,“温少有何贵干?”

    温良庭自顾自走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装模作样地四周打量了眼,“宁兄还住得惯么?”

    “还行,承蒙照顾。”宁夕阳淡淡地道,随关掉植物大战僵尸,又点开了连连看。

    “习惯就好。”温良庭微微笑,“还请宁兄好好享受,日子不多了!”

    说着,温良庭的语气有些惋惜的味道。

    宁夕阳心下沉,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怎么,温少决定不给我活路了?”

    温良庭喟然摇首,“我有什么资格不给你活路……私自将你捉出来,已经有违律法,杀人灭口,怎会是我所为?”

    宁夕阳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跟温良庭的接触不多,唯次就是在临泉山庄,合谋过次。

    但从他答应的那么爽快来看,根本也不是什么好鸟!

    什么时候变成奉公守法好良民了?

    “温少不是说笑吧,难道生活太过无趣,特意消遣我来了?”宁夕阳疑惑地问道。

    温良庭也不介意,微微笑,“宁兄似乎对我有误会。无论是答应和你合作也好,捉你到此也罢,我只是为了对付觉心社,温某自问还是个对得起良心的人!”

    宁夕阳不由揉了揉鼻子,这刻,他忽然觉得叶南的这个招牌动作很实用……

    “四大特种部队,相信宁兄有所耳闻吧!”温良庭忽然又道。

    宁夕阳挑眉,“遮天、蔽日、疾风、雷霆?”

    “没错。”温良庭微微颔首,“温某不才,正是蔽日的特招队员!”

    宁夕阳恍然而悟。

    四大特种部队的任务,就是常年配合炎龙、天子门生两大特殊构,处理些世俗不能解决的事情。

    这些人,算是介于普通人和异能者之间,后备成员吧!

    如此,温良庭对付觉心社,倒是顺理成章了。

    宁夕阳不由信了几分,不过却还有个疑惑,“那温少对叶南应该十分了解才是,为何还要逼问我关于叶南的资料?”

    温良庭当然早有腹稿,淡然道,“我不能确定他的身份。四大部队虽然地位崇高,但两大特殊构的事情,也没有权限了解太多,不能确定他的身份,我又如何能轻易相信?”

    这番说辞,天衣无缝,倒由不得宁夕阳不信了。

    这么说……自己既然已经被组织抛弃,迟早灭口,倒不如跟温良庭合作,在搭上叶南,皆大欢喜?

    正在犹豫的时候,温良庭却又开口了。

    “好了,宁兄,今天来就是通知你,再过两日,我便会将你送到市局,而后依法审判你的罪行,莫怪了!”说完,温良庭转身而出。

    宁夕阳闻言大惊,正想说话,温良庭的身形已然消失在门外,铁门无情关闭!

    这可不得了了!

    宁夕阳乱成团。

    他不是怕审判,也不怕伏法。

    如果公开审判,意味着自己的父亲也要受到牵连!

    有个邪教分子的儿子,他以后还怎么存身官场?!

    跟温良庭说明决意投诚的情况?

    不行!

    虽然接触不多,但也知道此人性格执拗,决定的事,很难改变!

    叶南就不同了……

    如果是叶南,定会顾及人情的!

    不行,得逃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