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李淑珍的牵挂

    周四清晨。

    叶南和唐敏在欧阳家的一间静室里,相对盘膝而坐。

    “浩然正气,要旨在于修习之人,需心中长存正气,凡事问心无愧,中气乃足……”

    叶南神庄严,细致地为唐敏讲解着儒门**的真谛。

    收唐敏为徒也有一段时日了,除了上回用双修**让她获得了化气境的修为,便再也没有传授她什么。

    今日正好抽空,将浩然正气的入门功夫教给了她。

    此时唐敏已经入定,体内还很微弱的真元按照叶南所传授的方式有条不紊地沿周身经脉循环着,周身已然有淡淡地白光隐现。

    叶南看着唐敏清丽的面庞在白光装点下,变得越发庄严、圣洁,不由欣慰地点了点头。

    三个徒弟之中,论根骨,慕英姿最佳;论心性,秦柔最佳;而论资质悟性,当属唐敏第一了。

    这三者各有优势,以后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即使是叶南也不能完全预料了。

    不过三位师父传下来的三教绝学,如今都后继有人,叶南十分欣慰。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唐敏身上的白光渐渐更亮了起来,随着她一呼一吸均匀的吐纳,白光也跟着一明一暗,像是应和。

    叶南见状,心中大喜。

    唐敏这丫头,果然是天生休息儒门功法的好苗子!

    儒门功法挑选传人,讲究不正不邪,不偏不倚,有经有权,这些条件,唐敏都完全符合。

    刚才短短片刻,她就已经达到了真元吐纳的境界,比之自己当年也不遑多让!

    看来用不了多久,她就能赶上两位师姐。

    到时候三人合力,也勉强可以独当一面了。

    叶南心中沉吟着。

    昨晚救冷情和何清苑时,抓了蒋岩。

    回来之后,他立即审问了一番。

    岂知所获甚微。

    觉心社的组织架构太过严密,上下之间都是单线联系,平级之间根本互相见不到面。

    本来蒋岩这个怂货为了活命,自愿请求联系上级,帮助叶南抓捕,却被叶南拒绝了。

    觉心社的人又不傻,昨晚码头仓库的事肯定瞒不过去,蒋岩突然失踪又突然联系上级,傻子都能看出有猫腻!

    叶南无奈之下,只得将他和葛伟一道移交给慕青,关在了慕家密室之中。

    不过这小子倒是提供了一点稍微有用的信息。

    蒋岩告诉叶南,建陵大学旁边的那个明面上的觉心社社团,并非只是空壳子,蒋岩曾经就被通知去那里拿任务指令。

    叶南问他是谁交给他指令,得到的回复却是指令放在指定地点,自取。

    看来还得抽个空去建陵大学一趟,亲自查一查那个那个觉心社和宁夕颜。

    沉思半晌,又见唐敏渐入佳境,叶南轻轻走出了房门。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上八点多不到九点。

    今天还要去一趟金盾公司。

    反正第一轮的危险已过,觉心社短期内应该会收敛一些,叶南是打定主意不再跟冷情有半点瓜葛了。

    虽说这样对金盾公司有些不厚道,但情况特殊,叶南也只能saysorry了……

    想了想,他开车出了庄园。

    路上的时候,忽然想起,自从搬到欧阳家来之后,很久都没见过李淑珍了。

    想起那个淳朴而命苦的女人,叶南心中一阵歉疚。

    这段时间忙得不得清闲,确实忽略她了。

    索性今天时间充裕,就去见见她。

    想到这,叶南便转向朝南城驶去。

    早餐一般最多也就卖到九点,当叶南赶到的时候,李淑珍的生意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她正在收拾,忽然发现身前有个人,下意识抬头一看,顿时惊喜地叫了出来。

    “你……你来啦!”

    那副发自内心的喜悦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

    叶南顿觉心中温暖。

    从这份喜悦中,他体会到了时时刻刻的挂念。

    差不多有一个星期没见了,她似乎瘦了一些,人也憔悴了一点,但是该胖的地方却一点都没有瘦,反而看着更添丰满,整个人也依旧透着那股质朴的美。

    “我来帮你!”叶南温馨地笑着,上前帮李淑珍收拾起来。

    李淑珍呆看着他半晌,眼中浮起了一层迷蒙的水雾。

    这么多天,自己日思夜想,还以为他早就把自己给忘记了。

    虽然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不是这种人,但那种牵肠挂肚、患得患失的滋味,还是折磨得她很苦。

    今天这个男人终于出现了,而且那种感觉一如既往的熟悉,温柔,贴心,让人十分有安全感。

    前几天的每个晚上,李淑珍都在心里祈求老天爷,只要再能见他一面就好,哪知真的见了面,她才发现自己的内心,其实还想要更多,更多……

    “怎么了这是?”

    叶南忙活半晌,没感觉到李淑珍的反应,不由抬头看去,却见到她泫然欲泣的模样。

    “没……没事……”李淑珍赶忙擦了擦眼角,也伸手忙活了起来。

    等都收拾好了之后,李淑珍索性将店门锁了,拉着叶南进了店后面的小房间。

    “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李淑珍一下扑进叶南的怀里,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叶南心中歉疚之意更浓,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怎么会呢,最近事情比较多,一直没有空闲,这不现在来看你了么!”

    李淑珍低声啜泣了许久,一个星期的相思之情都宣泄了出来。

    “最近好吗?”等她哭声渐息,叶南缓缓将她扶起,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笑着问道。

    “嗯,很好。”李淑珍情绪稳定下来之后,觉得方才的举动有些难为情,脸稍稍泛红。

    “我这次来,就是跟你商量个事。”叶南柔声笑道,“我出钱,你换个地方开店!”

    “换个地方?”李淑珍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心神巨震,颤声问道,“你……嫌我烦,要赶我走么……”

    叶南哭笑不得,慌忙安慰道,“你想哪去了!只是我暂时不住在这里了,想让你到我现在住处附近去开店!”

    李淑珍长舒一口气,整个人轻松了下来。

    “嗯……不会太麻烦么……”她有些担忧地道。

    “麻烦什么?”叶南摆摆手,“店铺什么的,我会让人帮你安排好,你过去只管开张就是,有什么要求随时告诉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