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你是孤儿?!(鲜花加更)

    叶南心中惴惴不安地看着陷入沉思,脸却越来越不好的韩芝茹。

    也许下一刻,狂风暴雨就会扑面而来!

    算了算了,注定的事儿!

    叶南想得很开。

    这事本来就是自己不地道,虽然没违法,但毕竟做的有些难看。

    韩芝茹要发火也是情理之中。

    心态放松了的叶南整个人也都轻松了下来,竟然悠闲地开始欣赏起韩芝茹的外貌了。

    韩芝茹这种类型,有点像沈秋曼,但比她更成熟,更有味道;又有点像李淑珍,但比她更时尚更性感。

    性格嘛……也许唐敏在遇到自己之前和她有点像,都属于“男见愁”的恐怖存在。

    不过唐敏是因为讨厌那些无能的男人,而眼前这位,则是嫁不出去导致的愤世嫉俗……

    叶南心中不厚道地腹诽着,眼神一路从她领口开合的雪白风光移到饱满欲裂的胸口再到桌子下面的两截"si wa mei tui"。

    黑丝!

    嘶……

    叶南的喉头不由自主蠕动了一下。

    美人的腿各有风格,并不是只有像程凝素、程樱那样的完美腿型才能勾起男人的**。

    有的姑娘细一点好看,有的姑娘粗一点诱人,一切都要因人而异。

    韩芝茹个子不矮,足有一米六八,两条腿自然也不会短。

    叶南见过很多美女的腿,虽然够长,但却细得像竹竿一样,非但一点都不美,看着还十分吓人!

    任何的美丽,都是建立在健康的基础上,面黄肌瘦,就算你的模子是天仙也没用!

    韩芝茹的腿就是丰满型的,浑圆紧致,大腿和小腿的比例也很匀称。

    也只有她这种高个子的女人腿上有点肉才好看。

    套上性感的黑丝之后,两条腿既性感又有肉感,叶南足足盯了有好几分钟。

    韩芝茹刚回过神来,就看见叶南“眯眯”地盯着自己的腿看,顿时怒火大盛,同时一阵异样的不自然在心里蔓延开来。

    她立刻向后缩回了双腿,厉声斥道,“你狗眼往哪看呢!”

    叶南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眯眯”,只不过是不带任何**的欣赏。

    不过韩芝茹正在气头上,叶南也犯不着非要跟她呛上。

    “抱歉!”叶南耸耸肩,大大方方地收回了目光。

    这个死变态!

    韩芝茹心中更气,偷窥还这么理所当然!

    “看你长得人模狗样,怎么这么无耻!”韩芝茹一脸阴沉,“你的羞耻心呢?喝醉酒吐掉了吗?”

    两句话,直接把叶南说懵了。

    可以啊!

    嘴上功夫有两下子!

    叶南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她,悠然道,“部长……不好意思,我从来没喝醉过……”

    “这是重点吗?!”韩芝茹又猛拍了一下桌子,气势更甚,语气也更严厉,“你去问问你父母,他们给你这对眼珠子,就是让你到处偷窥女人的?!”

    叶南更懵了。

    什么情况这是……

    没错,自己确实看了一会她的美腿,不过叶南确信,自己的眼神并不下流。

    再说了,看看美女怎么了,又不是猥琐地“视奸”,你长得好看,腿很漂亮,难道不需要别人欣赏的吗?

    叶南不知道,像韩芝茹这样,父母思想传统保守,自己至今大龄未嫁的女子,实在是最难伺候的生物!

    她们想要中意的男人,想要浪漫的恋爱,想要整天你侬我侬,想要各种**和情调。

    但是又偏偏把自己弄得生人勿近,最恨男人轻薄……

    就好像定时炸弹,一旦触及到相关问题,立刻就爆!

    “对不起,我没见过父母。”叶南依旧耸肩,满脸无所谓地道,“如果我碰见他们,会认真问一问的。”

    这个回答倒是让韩芝茹神一滞,满腔的怒火也仿佛瞬间凝固了一下。

    没见过父母?什么意思?

    “你……你是孤儿?”

    半晌后,韩芝茹才怔怔地问道。

    “是的。”叶南笑了笑,神倒是坦然得很。

    “对不起!我……我……”

    韩芝茹语气虽然一时转不回来,依旧生硬,但心中瞬间却涌起了浓浓的歉疚,将方才的怒火一股脑全部浇灭了。

    她确实因为年龄和私人问题,脾气变得有些古怪,但并不意味着她不善良。

    女性天生的柔情,让她对于叶南的孤儿身份十分同情。

    家庭完整的人,永远体会不到从小没有父母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韩芝茹也无法真切体会,但却能理解。

    “没关系!”叶南依旧笑得很自然,语气淡定,“这么多年了,一个人也挺好。”

    他倒不是故作坚强,说的都是实话。

    这种多愁善感,在他三岁时流浪街头饿肚子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

    这么多年,更是除了训练就是做任务,整天的打打杀杀,哪有那个闲工夫去自艾自怜!

    叶南越是这么浑不在意的语气,韩芝茹的心里就越是难过。

    她是一个对情绪很敏感的女人,她知道,有些人,面上越不在意,往往心中的伤痛就越是浓烈。

    被她脾气吓到过的人,肯定想不到她还有如此细腻柔情的一面。

    “好了,部长,您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

    叶南见韩芝茹沉着脸不说话,以为她还在生气,于是诚恳地道了个歉。

    说点好听的呗,怎么办呢!谁让自己做事不地道,而且还真的看了人家的美腿呢!

    都是要还的啊!

    叶南心中无限感慨。

    “至于要辞职的事情,真的是客观原因,绝不是故意!”叶南继续认真说道,“给公司和您带来的麻烦,我深表歉意!当然,如果公司看得上我,以后有什么需要,只要我力所能及,也会尽力帮忙的!”

    叶南这番话言辞恳切,确实是发自肺腑。

    韩芝茹一时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中乱成了一团。

    一方面是对叶南更加歉疚,另一方面,叶南要是真走了,她没法跟总经理和方家二老交代,十分为难。

    叶南见她还在沉吟不语,以为她怒气未消,于是暗叹一声,“部长,那我就告辞了!”

    既然人家还在生气,那自己说什么都没用,还不如离开,省得人家看着心烦,自己冷静一下或许就好了。

    说着,叶南起身,缓步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

    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韩芝茹却忽然大声开口叫住了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