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宁夕颜的冷淡(鲜花加更)

    宁夕颜听了金小银的话,才怯怯地从她背后站了出来,只淡淡看了一眼叶南,才半信半疑地道,“真……真的?”

    叶南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金小银又笑着安慰道,“没事的,冯少是建陵市委副书记的公子呢,肯定是误会,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程樱算是服了这位好闺蜜了。

    市委副书记的公子,为毛就不是坏人了……

    多数调戏良家妇女的人渣,都是非富即贵的好……

    在金小银的反复劝说下,宁夕颜似乎才终于放下了戒心,不太自然地和冯少华打了个招呼。

    “夕颜,这就是叶南,我的好朋友,也是冯少的好朋友!”说着,金小银又开始介绍起叶南来。

    对于叶南,宁夕颜似乎没什么大的反应,又只是淡淡看一眼,微微点头笑笑。

    这下叶南终于想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了!

    方才金小银说,叶南的朋友肯定不是坏人,正常人的反应肯定都会疑惑,叶南是谁,为什么他的朋友就不是坏人?

    可宁夕颜却对自己没有半点兴趣!

    倒不是叶南自恋,觉得美女都应该对自己有兴趣……

    只不过宁夕颜的反应不符合人之常情。

    难道说……她本来就认识自己?

    叶南揉了揉鼻子,装作不经意地开始反复打量宁夕颜。

    “夕颜,中午一起吃个饭!”金小银热情地邀请着。

    这一提议立刻得到了潘义和范宁的支持。

    对于宁夕颜,他们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太过出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宁夕颜的家世,让很多人都望而却步。

    但能和宁夕颜一起吃一顿饭,以后在学校的日子也会好混许多!

    “这一餐就由我来请!”冯少华忽然开口道,“咱们也别去食堂了,我记得校外有一家土菜馆很不错!就当我给宁小姐赔罪了!不知道宁小姐肯赏脸吗?”

    “嗯……好……”宁夕颜似乎对冯少华还是保留了一部分戒心。

    “那咱们走着!”程樱见提议定了下来,立刻嚷嚷道,“今天就早点吃饭,我都饿疯了!”

    “现在啊……我可能还得等一会呢……”宁夕颜忽然面现难,“我还要等他们……”

    说着,宁夕颜伸手指向那帮正练得起劲的古剑术社员。

    “啊……”程樱顿时苦着脸,老大不乐意,“等他们干嘛呀……”

    宁夕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人家是总社长嘛,场地是我申请的,自然得等他们用完才能走啊!”

    “哦……”程樱无奈地揉了揉小肚子。

    “好啦!”金小银笑着拍了拍程樱揉肚子的手,“你怎么今天像饿死鬼投胎一样,这还没到十一点呢!”

    “人家没吃早饭嘛……”程樱嘟囔了一句。

    “看一会!”叶南忽然揉着鼻子笑道,“现在会古剑术的人也也越来越少了,欣赏一下也不错!”

    说着,叶南还特意看了一眼宁夕颜,“宁社长,你说是!”

    宁夕颜没想到叶南会突然和自己说话,不由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了正常,神淡漠,并未答话,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个态度倒让众人有些不解。

    宁夕颜好像不太愿意搭理叶南似的……

    她对冯少华都比对叶南要礼貌得多。

    程樱在一旁心中恨恨,大狼,让你见着美女就往上贴,吃闭门羹了!

    冯少华却是心中暗爽,终于出现对老大绝缘的妞了,说不定是个好机会诶!

    金小银则是有些不好意思,但现在也不方便直接问宁夕颜,只能对叶南歉然地笑笑。

    叶南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当下,一行人稍稍走近了些,在远处“欣赏”着古剑术社的练习。

    “哇,虽然不知道厉害不厉害,但是动作很好看呢!”

    程樱这丫头看了一会之后,立刻又忘记了饥饿,兴奋地拍着巴掌。

    叶南和冯少华都表示有些无语。

    那些正练习的社员,见到总社长大人带着一帮人来参观,其中还有两名美爆天的“学姐”,一个个哪能不兴奋!

    当下更加卖力地将一招一式耍将出来。

    以叶南的眼光看来,这些动作当然毫无用处,不但没有任何实战功能,连美观性都有所欠缺。

    华国的古剑术,并不是这样的。

    叶南看着,不由微微摇头。

    哪知就这么一个小动作,却被旁边的潘义和范宁看见了。

    名牌大学的学生嘛,总是认为狂妄是专属于他们的特权,此时看见别人对自己校友露出不屑的神情,肯定不能忍!

    “叶先生似乎对这些同学的剑术不大看得上眼?”潘义适时地挑事道。

    金小银和程樱闻言都眉头微皱,朝潘义和叶南看去。

    不管叶南是不是真的看不上眼,潘义这话都有些无事生非的嫌疑。

    宁夕颜却恍若未闻,依旧看都不看一眼。

    “确实有点。”叶南却不愠不火地接了一句,而后便双手抱胸,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呵!难道叶先生对古剑术也有涉略?”范宁戏谑地笑道。

    “一点点。”叶南依旧轻描淡写的四个字。

    冯少华,包括金小银和程樱,当然都知道叶南这不是狂妄。

    不说冯少华知道叶南的真实身份,程樱和金小银也曾在ktv中目睹叶南瞬息间放倒两个壮汉的场景。

    这些学生舞的剑,看起来有模有样,但连他们这种外行都能看出,没有半点威力的。

    “呵呵,那倒要向叶先生请教了!”潘义语气嘲讽之意更浓,“不知道怎样的剑术,叶先生才看得入眼?”

    叶南只淡淡笑了笑,没有答话。

    不是答不上来,是不屑答。

    想要说得简单直白到他们俩也能听懂,很麻烦的!

    虽然自己的精力不值什么钱,但也不愿意浪费在两个小屁孩身上。

    装逼犯!

    叶南这副“莫测高深”的样子,落在潘义和范宁眼中,自然是故作深沉了。

    冯少华突然觉得这些学生有些可怜。

    华国的教育果然还是存在问题。

    教会了学生各种复杂深奥的知识,却偏偏忽略的个人的修养和品行。

    一旦这些人获得一定知识之后,肯定会膨胀!

    “叶先生有什么高见不妨说出来听听。”这时,一直沉默的宁夕颜却也忽然冷冷开口了,“如果建议中肯,也能帮助社员们改进,不是么?”

    作者四旺和尚说:兄弟们,昨天又涨了40朵,和尚是痛并快乐着......你们给力,和尚也绝对不怂,今天7章走起!来,继续用花砸我,砸死算我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