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真正有威力的剑术!(鲜花加更)

    叶南没有在意宁夕颜的讽刺,看了眼朱正德,又看了眼宁夕颜,这才缓缓地道,“我想请问一下,诸位练古剑术,究竟所为何来呢?”

    那些叫嚣的社员们顿时怔了一下。

    朱正德也沉吟了。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似乎也很好回答,只不过陷阱很多。

    不管他们回答什么,叶南都有话能堵住他们。

    这些大学生可都是玩弄文字的好手,轻易不会上当,一时间都开始沉思如何回答才算妥当。

    片刻后,却是宁夕颜幽幽开口道,“叶先生其实是想说,他们练的剑术既没有实战用途,也没有强身健体的效果,达不到任何目的是吗?”

    冯少华不由暗赞,这小妞也算厉害,来个反问,先把球踢回去再说,化被动为主动。

    “虽然这不是我本意,但你这个评价,倒也不错。”叶南淡淡一笑,揉着鼻子道。

    这话一说,社员们再次炸锅。

    这已经是摆在明面上的蔑视了!

    “叶先生这话有些求全责备了!”朱正德不忿地开口道,“目前流传下来的古剑术招式已经少之又少,真正有威力的剑法,早就已经失传!我们练剑,只是为了传承华国的传统文化精粹,让更多的人了解、知道,让先人的苦心孤诣不至于付诸流水!并非为了好勇斗狠!”

    “好!”

    朱正德一番话有理有据,说的正气凛然,顿时激起了那帮社员的热血,齐齐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叶南微笑不语。

    直到掌声渐渐平淡下来,他才缓缓开口道,“你的用心没错,但是理解错了,所以方式也错了。”

    “切!不装会死啊!”

    “我说你到底哪位啊!诚心来找茬的是!”

    叶南一开口,有些社员甚至已经忍无可忍。

    朱正德却一挥手,止住情绪激动的社员,面平静地对叶南道,“愿听叶先生见解。”

    宁夕颜美眸中也闪着异样的光彩,从头到尾既没有嘲讽,也没有赞赏,只是充满挑衅,对叶南深重的敌意连金小银能感受到。

    “传承精粹,要传承其精华!”叶南忽然面一正,郑重地道,“如果只是徒具其表,无神,而形亦似是而非,难免画虎类犬,扭曲了先人的心血!这样的传承,非但无益,反而让大众曲解,害莫大焉!”

    叶南说到最后,语音铿锵,仿佛整个人都带上了一股沛然莫当的气势,让所有社员都呆立当场,一时讷讷无言。

    金小银和程樱眼睛里开始透出迷离的神采。

    连宁夕颜一时都被这股气势所摄,美眸中似乎有一瞬间的茫然。

    “再者说。”停顿片刻后,叶南继续缓缓开口道,“真正有威力的剑术,未必就失传了!”

    说着,叶南看似轻描淡写地一抬左手,由下而上,敲在朱正德的手臂上,“借剑一用!”

    话刚落音,朱正德完全没反应过来时,剑已脱手,抛在了半空。

    叶南右手一伸,轻轻握住剑柄。

    “唰!”

    在众人尽皆变之下,叶南手腕微抖,随手挽出了几朵剑花!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凭方才这一下,叶南就绝不简单!

    随后,叶南反手用剑一指,剑尖对准了惊慌失措的潘义!

    “你……你干什么……不要……不要乱来……”

    这小子当场被吓得脸煞白。

    冯少华不由撇撇嘴,现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不说能力学识,一个大男人,就这点胆子,丢人!

    叶南微微一笑,也不答话,手腕颤动间,剑尖飞速而动,剑身摆动,在半空反光,晃出一片白影!

    “唰唰!”

    短短片刻后,叶南停手撤剑,又是抖手几个剑花,将长剑收于手臂之后。

    动作潇洒干练,与方才那帮社员们笨拙的演练高下立判!

    “啊!”

    正当学生们都不明白方才叶南在做什么的时候,其中一个社员看着潘义,忽然大叫了一声。

    众人纷纷转首看去,不由齐齐失声惊呼。

    潘义上身的t恤已经碎成了布条,散落在地上,露出他那瘦弱的小身板!

    他本人身上却半点划痕都没有!

    而且地上的布条,一眼望去,宽窄一模一样,估计拿尺子量都量不出这么精确!

    众人全都骇然地朝叶南看去!

    这一手牛逼啊!

    尤其是朱正德,满脸见了鬼似的。

    他想到的更多。

    学生们练习用的剑,全都是不开锋的,叶南从他手上拿走的那把剑,就算捅人都未必能捅伤。

    这家伙竟然用这样一把剑,把人衣服给割碎了!

    到底是邪门儿,还是真的深藏不露?!

    金小银和程樱眼中的小星星更加明亮了。

    冯少华更是在心里激动的想着,虽然自己不能学异能,但是这一手学会了,至少出去装逼没问题啊!

    当下心里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死缠烂打,求老大传授!

    然而有些人的脸就不那么好了。

    比如潘义本人……

    一开始的惊恐过去之后,便转化成浓浓的怒火!

    叶南这么做,无疑是**裸的羞辱!

    而且明显就是针对自己的!

    要不然现场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叶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盛怒之下,潘义情绪失控,大声吼道。

    这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看在众人眼里,总觉得有些怂……

    叶南淡淡一笑,耸肩道,“没什么意思,就是为了更有说服力,让你配合一下而已!”说着,转首对冯少华道,“老冯,衣服钱赔人家!”

    我艹!

    冯少华心中大骂。

    你装逼装完了,让我跟着擦屁股,什么玩意儿!

    但就算打死冯少华,他也不敢违逆叶南的意思。

    更何况这么多美女看着呢,不能跌份!

    于是冯少华满脸大气地从口袋里掏出皮夹子,随手抽了几张鲜红的老人头,礼貌地笑着递到潘义面前,“这位同学,抱歉了!”

    潘义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叶南说得轻描淡写,只是做个示范,况且还主动道歉,赔了衣服钱,自己要是再不依不饶,就失了风度。

    但是这钱也不能拿啊!

    拿了就证明自己是舍不得一件衣服才发飙,这名声传出去,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

    一时间,潘义在心里已经把叶南骂得体无完肤!

    作者四旺和尚说:兄弟们,昨天又涨了40朵,和尚是痛并快乐着......你们给力,和尚也绝对不怂,今天7章走起!来,继续用花砸我,砸死算我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