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枪响,人死!

    叶南回答地中规中矩,而且不乏礼貌。

    但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其中潜藏的意思。

    想聊天,找导游去呗!

    而且对于覃怡问的方便不方便,叶南压根就没回答。

    覃怡再次惊异了,大而有神的眸子在叶南身上上下逡巡着。

    棱角分明的五官,挺拔匀称的身形,还有那清澈无波的眼神……

    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宁静的气息,让人一靠近就会觉得很舒适,很安心。

    这个保镖……好像还真不是寻常人……

    覃怡在心里第一次开始稍稍重视起这个人来。

    她换了个坐姿,轻松地靠在了座椅上,左腿抬起,跷在了右腿上,双腿修长笔直,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我倒是不太想去了解景点什么的,那样会降低惊喜感。”覃怡仍然一脸自信地笑着,现在她忽然觉得,跟叶南稍微多聊两句也不会多么难熬。

    “你要是有空的话,我们聊点别的?”

    叶南被覃怡充满审视和兴趣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

    他不是没有被人注视过,甚至他经常成为焦点式的存在,被各种各样复杂的眼神注视过。

    但是覃怡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

    那种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一个想结交的人,只是看到了一件的物品。

    “我这人不太会说话,见识也不多,不知道说些什么。”叶南淡漠地回了一句。

    我靠!

    不愧是男神,真酷!

    前排偷窥中的杜心妍和冷玫眼中又开始闪烁着小星星。

    受到这样的冷遇,按理说覃怡应该很神奇,但不知为什么,她竟然笑了出来,对叶南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你自己的本行总该了解!”覃怡耸耸肩,“要不说说你做保镖的时候遇到的事情呗。”

    廖晓勇他们四个这时已经完全提不起力气来嫉妒叶南了。

    这货竟然能让女神主动找话题,已经不是逆天能够形容的了。

    齐齐地,他们心中一宽。

    不丢人,不丢人,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和正常人类战斗,输了也不丢人!

    “保镖能有什么故事……”叶南笑了笑,随口应付了一句。

    这丫头烦不烦啊!

    怎么好像跟自己耗上了呢!

    叶南心中无奈。

    这种在车上的时间,要不自己琢磨点事,要不就睡一觉,都是很好的选择,为毛要找自己一个陌生人聊什么天!

    “保镖不应该很刺激么?”覃怡锲而不舍地笑道,“应该经常遇到危险,枪战啊,暗杀啊之类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叶南身边一坐,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安详之气,本来不愿意自降身份的覃怡话也不由自主多了起来。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现在已经不是单纯为了完成任务而和叶南说话了。

    “这些不都是很好的故事题材么!”覃怡边说边摊手,加上一些肢体语言,让她看起来更像成熟的职场女强人,而不是学生。

    “你可以将这些故事告诉我。我来帮你整理。”最后,覃怡重新看向叶南,美眸中闪着粼粼波光,“等你什么时候不想做保镖了,可以用这些故事整理出一个剧本,说不定就有人看中了呢?”

    一番长篇大论下来,覃怡都自己都有些惊讶。

    原来自己是这么善于聊天找话题的……

    而前面的杜心妍和冷玫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怎么感觉覃怡……好像越来越入戏了呢……

    叶南听完覃怡的话,不由摇头失笑。

    真是孩子气的想法,却偏偏言辞举止都要学老成……

    “保镖的工作不是故事。”叶南缓缓转过头,第一次正视了一眼覃怡,“我也没那么好的口才。”

    又是淡淡两句话。

    廖晓勇他们心中不断地点赞!

    狠!

    这凉水,一盆比一盆凉!

    “所以我说你可以告诉我啊!”可惜,覃怡好像依旧不在意叶南不冷不热的态度,呵呵笑道,“我就是影视美学专业的,你还原的不好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润。只要故事有点,不管是什么点,我都能把它变成卖点!”

    其实这些是覃怡的爱好,对着叶南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

    对于影视啊、剧本啊之类的,她有着浓厚的兴趣,故而大学也是选的这个专业。

    然而叶南听后,却皱起了眉头。

    卖点是吗?

    他不觉得这姑娘冒犯了自己,只是他们天子门生,也是有保全组的。

    天盾八卫的辛苦和遭受的凶险,他都深有感触。

    “故事的点?”叶南的语气忽然冷了下来,嘴角微微牵出一丝冷笑,“对于保镖来说,最不希望出现的,就是你口中的点。”

    骤然的气氛突变,甚至远在前排的冷玫和杜心妍都有些发冷,何况首当其冲的覃怡。

    一瞬间,叶南的气质变得无比深沉,冰冷,那种彻骨的寒意是覃怡从未感受过的!

    她不由微微瞪大了双眼,脸惊异地看着叶南。

    “保镖的故事,一旦出现波澜,就意味着有危险。”叶南语气低沉,嗓音竟似也有一丝沙哑,“而一旦出现危险,就意味着,可能会受伤,可能会送命。”

    “最悲哀的是,有的时候仅仅只是暗地里的一颗突如其来的子弹,你一生的故事就会就此结束。你不知道怎么死的,就如同你不知道怎么来……那平淡的一瞬间,根本不存在任何惊心动魄的故事。”

    “而就算你有渊云妙墨,严乐精笔,也无非四字而已……”

    说到这,叶南再次转首,面沉静地吓人,微波不起的眼神仿佛直刺入覃怡的心,“枪响,人死!”

    这四个字说完之后,车厢里所有人的心中都宛如响起了一个炸雷。

    小姑娘们不用说,从来没见过具备如此沉痛气质的人,一时间心口都有些发疼。

    不知道是为叶南,还是他的那番话……

    邓惠珍和孙小琼这样心肠比较软的,甚至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

    就连柳若溪和倪婧婳这样稍稍年长,比起这些学生来,见识过真实社会的人,也都被这番话触动了心灵,一时间陷入了呆滞。

    距离最近,能看清叶南每一个细微表情的覃怡,震撼就更大了。

    枪响,人死……

    她从来都不知道,没有任何修饰装点,如此简单通俗的四个字,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作者四旺和尚说:兄弟们,昨天鲜花涨了40,没得说,7章走起!感谢支持,和尚九十度鞠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