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废了你,算轻的!(鲜花加更)

    “你!”宁夕颜气得差点要爆炸!

    无耻,下流!

    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要是叶南知道她心里怎么骂自己,估计会觉得很冤枉。

    无耻嘛,勉强也就认了;下流……叶南好像从来没对她下流过……

    “遇事不要激动。”叶南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道,“激动要是有用,还要脑子干嘛。”

    把人惹急了,然后再一副慢条斯理,无所谓的样子,这样的人最欠打!

    现在宁夕颜就觉得叶南的那张脸很欠抽!

    如果不是打不过他,她早就冲上去了!

    不过叶南说的也对,就这么气着,又能有什么办法?

    但是现在让她屈服,说愿意帮忙的话,多丢人啊!

    打死她也说不出口!

    故而一时间,她就僵在那说不出话了。

    叶南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集憋屈与怒火于一体的表情,心中却不停地赞叹。

    真心话,每个女人都有独属于她最美地情态。

    宁夕颜最美的样子,竟然是生气的时候。

    小嘴像噘又没噘,肉嘟嘟的脸蛋上涨得通红,柳眉倒竖,一对本来就大而有神地眼睛瞪得浑圆。

    那架势,活像一只没吃饱的小崽猫。

    “快着点,我时间有限。”叶南忽然伸出手指,慢悠悠地敲了敲桌子,“说实话,如果你肯帮忙的话,不论私怨,就算公事公办,我也要废了你!”

    “凭什么?!”宁夕颜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因为觉心社?你凭什么说我是觉心社的人?再说了,你用什么理由逮捕我?我作奸犯科了吗?你有证据吗?”

    火山爆发一般,宁夕颜猛地站了起来,一口气宣泄了出来,而后便扶着桌子剧烈**着。

    叶南又摇头笑了起来。

    这么天真的孩子,觉心社竟然也收……

    这年头,邪教组织招人也越来越没底线了……

    “你应该知道,以我的权限,抓人不需要证据!”叶南只淡淡一句话,就把宁夕颜方才还很磅礴的气势彻底打落谷底。

    宁夕颜一屁股重新瘫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

    确实,叶南是全国唯一一个,拥有“不讲道理”权限的人。

    “而且现在是特殊情况。”叶南继续淡淡地说道,“我预判整个团队会遭遇到危险袭击,在这种情况下,你这样的邪教分子,在团队中就是定时炸弹的存在!”

    叶南说着,眼神蓦地凌厉了起来,语气也越发铿锵,震得宁夕阳心头猛颤。

    “如果你不愿意帮忙,我就绝不能留下一个心腹之患在这增加我的困扰!”

    说到这,叶南眸中精光爆射,直视着宁夕颜,一字一顿地道,“废了你,算轻的!”

    “轰!”

    宁夕颜感觉耳中忽然响起了一阵轰鸣。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是她的内心防线,终于坍塌了……

    叶南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面容上重新挂起微笑,最后问道,“到底是继续执迷不悟,还是立刻重归正道,给我一句话!”

    宁夕颜彻底蔫了,额头上一片汗珠,半晌,才心丧若死地说了一句,“你要我怎么做。”

    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意味着投降。

    叶南满意地点点头,“今天晚上的话,到时候听我安排。以后的话,你得把你在觉心社知道的那点破事给我原原本本一字不落的说出来,明白吗?”

    宁夕颜没有在意叶南略带命令式的口吻,双目无神,嘴角勉强牵动了一下,“你要问最好快点问,我背叛了组织,估计也活不长了。”

    “停,打住!”叶南做了个停止地手势,“这才哪跟哪啊,煽情有点早了!”

    宁夕颜抬头看了一眼叶南,表情冷漠得像是信仰坍塌后的人,“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觉心社的可怕和庞大,远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呵呵……”叶南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我无法想象?我见过的黑暗势力,恐怕都是你没法想象的才对!

    不过叶南懒得和一个小姑娘争辩这个,有**份。

    看出叶南脸上表情的不以为然,宁夕颜沉声道,“觉心社成立了多久,我根本不知道。你不要以为找到我就能离觉心社有多接近,其实还差得远。觉心社在建陵的势力很大,但它的总部在不在建陵,我也完全不知道。”

    叶南摸了摸下巴。

    好,本来打算收服了这丫头之后,让她也去玩玩的,毕竟现在离天黑还早。

    没想到她竟然直接开启了坦白模式,叶南索性就仔细听了下去,反正他下午也没什么事。

    “我虽然也算是一个分组负责人,但真正核心的东西,我从来参与不进去。”宁夕颜说着,面容上忽然现出一丝挣扎地神,“不过……近来我忽然猜出一些,我上头的人是谁……”

    宁夕颜说到这便停住了,表情有些痛苦,似乎陷入了犹豫。

    叶南见状,了然于心,也没有追问,转而问道,“那你是怎么做到隐藏自己身上的真元波动,不被我发现呢?”

    这是叶南最关心的问题。

    宁夕颜闻言,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牌,一甩手,抛给了叶南。

    叶南顺手接过,只看一眼,就立刻明白了这东西的用处。

    好家伙,上面镌刻的符阵十分精妙,竟然真的能起到隐匿真元的效果!

    要说叶南目前还保留的爱好,恐怕只剩下修行了。

    对于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法、符阵什么的,他最有兴趣研究。

    当下,连继续问宁夕颜的话都顾不上,直接运用真元,开始研究起木牌来。

    宁夕颜看着叶南一脸痴迷的样子,不由觉得很怪异。

    叶南在她心中,一直是一个强大、冷静却很混账的形象,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件事这么入神,觉得很是新奇。

    半晌过后,叶南轻舒一口气,脸上挂满了笑容。

    “原来如此……”叶南轻笑道,“设计得倒还算精巧,就是符阵的配合还不算稳定,容易互相冲突……”

    这一会功夫,他已经完全摸清了这个木牌的原理。

    宁夕颜就像看傻子似的看他,“你竟然去研究这个木牌的符阵……难道你不想问我,发现的觉心社上层是谁吗?”

    “哦……”叶南眼睛都没离开木牌一下,翻来覆去,研究着材质,看看怎么样能修改一下思路,把缺陷给补上,“我已经知道了,干嘛还问。”

    “你知道?!”宁夕颜悚然一惊。

    “是啊!”叶南淡然地摩挲着木牌,“你哥呗!”

    作者四旺和尚说:昨天鲜花暴涨.....不说了,直接最高限7章走起......和尚真的已经赶得筋疲力尽,每天休息的时间都在大幅度缩水。各位如果心疼和尚,就订阅、鲜花支持不断,还有,加群600670015,给和尚提供宝贵意见,和尚感激不尽!鞠躬拜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