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赏你做我男朋友

    叶南此时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但是,华语博大精深,不管多么复杂的概念,全都能找到一个相应的字,概括一切。

    艹!

    叶南努力不让自己看起来太不淡定,但是失败了。

    “你的意思是……温良庭正在来的路上?”叶南揉着鼻子问道。

    “是……恐怕现在也已经上山了……”覃怡也显得很无奈。

    “好……你想让我怎么做?”叶南继续沉声问道。

    “当然是帮我把他赶走啊……”覃怡有些不满地道。

    “我凭什么赶人家啊!”叶南也不爽了!

    “就凭你是我男朋友啊!”覃怡摊开双手,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叶南以手拍额,“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晚上啊!”覃怡依旧笑得美如花,“我跟我爸说我有男朋友了,高富帅、猛富强,比温良庭好一百倍!”

    “呵呵,谢谢你夸奖啊!”叶南冷笑了一声,压根不吃这套。

    “哎呀,你就帮帮人家嘛……”覃怡见叶南面不善,身子向叶南挪了挪,扯起他的胳膊摇晃着。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覃怡很清楚,叶南是吃软不吃硬的。

    她那些个大小姐的脾气,对叶南来说没用,只能试试女性征服男人最传统的手段,撒娇!

    你瞅那小眉毛一皱,小嘴一噘,俏脸上满是可怜巴巴的表情。

    杜心妍和冷玫在远处看得都是一阵不爽。

    小浪蹄子,乘人之危,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借机勾引叶南了是!

    叶南被晃得前摇后摆,却不露声,瞥了覃怡一眼淡淡道,“我决定了,输就输,按原路走。”

    开玩笑,这种挡箭牌的活,最好是一次性的,时候不留什么麻烦,比如上次帮程凝素对付宁夕阳。

    但覃怡这回明显不是啊!

    要是应下了,后面有的麻烦呢!

    见家长啊我的天!

    叶南七八个红颜知己,到现在也就见了一次。

    这么大的事情,他可不干!

    “不要嘛!”覃怡见他有要站起来的意思,立刻双手用劲,紧紧抱住他的胳膊,“求求你了,帮帮人家嘛……温良庭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嫁个他,人家会很惨的……”

    叶南的手臂被她抱在胸前,紧紧贴着那两团规模不小的嫩肉,感受着其间惊人弹力,差点脑子一糊涂就答应了!

    “对不起,爱莫能助!”叶南硬起心肠,继续拒绝。

    温良庭不是好东西,他当然知道,只是自己管闲事也要有个度!

    要是逮着个不平就上,那还干不干自己的事了?

    “你怎么这样嘛,见死不救!”覃怡不满地嘟着小嘴,“那……那大不了人家再加个码行了!”

    “加码?”叶南闻言一愣,“加什么?”

    “嗯……”覃怡忽然娇羞地低下头去,“只要你帮人家搞定这两次,我就让你正式做我的男朋友,不用试用的哦!”

    靠!

    到底是我占你便宜,还是你占我便宜!

    “谢谢,我消受不起!”叶南说着,就要起身。

    覃怡大急。

    就在这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

    杜心妍和冷玫都不由诧异地循声望去。

    虽然连半山腰都没到,但也算在山里,怎么会有发动机地声音?

    覃怡听见,脸一变,“来了!”

    叶南揉了揉鼻子,没有说话。

    “求你了,先帮我过了眼前这一关,条件咱们之后再说,行吗?”覃怡满脸焦急地哀求着叶南。

    “你怎么这么怕他?”叶南不由奇怪地问道,“就算他有你老爸的圣旨,你没法赶走他,顶多就是恶心一些呗,用不着这样!”

    覃怡一脸苦相地摇摇头,“你不知道……温良庭是个很可怕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很多时候都让我不寒而栗……”

    “看不出来啊!”叶南更加奇怪,“昨天在山庄里面,你不是对他挺冷淡,他不也对你很温顺么。”

    “哎呀,我那是装的!”覃怡急得直拍叶南胳膊,“要是我表现出来怕他,以后他不是更肆无忌惮了!”

    叶南顿时无语。

    小小年纪,心思倒还不少……

    说话间,轰鸣声越来越近,众人也看得清了。

    原来是一辆豪华的山地越野车!

    看那意思,像是改装过的,没个几百万是下不来!

    好家伙!

    有钱烧的……

    叶南不爽地揉着鼻子。

    改装车是违法的不知道?更何况了,人家好好的旅游景点,你开什么越野车!

    单是这做派,叶南就很不满,倒让叶南对赶走这货没那么抵触了。

    “嗤……”

    越野车飞速行驶至众人近前,猛地一个甩尾漂移急刹车,一阵刺耳的声音,激得众人耳膜生疼。

    麻蛋!

    叶南心里更不爽了,没事秀什么车技!

    欺负谁不会开车是怎么着……

    同时,叶南心里还剩下一个疑问。

    这山里面,温良庭是怎么这么精确找着覃怡的位置的?

    杜心妍和冷玫都没动,覃怡却有些紧张地拉着叶南站了起来。

    叶南甚至能感受到她手心全是汗。

    转脸看去,却见到满面寒霜的表情。

    叶南叹服。

    片刻,车门打开,温良庭从副驾驶上走了下来。

    这人如果单从气度上看,比表面上的宁夕阳要强上一百倍!

    果然,温良庭一走下车,稍稍扫视两眼,当看到覃怡的方向时,面上露出一阵欣喜的神情,大步走了过来。

    “一开始你可以不用说话,都由我来说,你只要在关键时刻支持我一下就行!”覃怡亲昵地挽着叶南,小声叮嘱了一句。

    叶南不由无语。

    看来温良庭在她心里确是跟洪水猛兽一般。

    这得多大面积的心理阴影……

    于是叶南自觉地摆正自己的位置,将表情和姿态都调整到以静制动的状态。

    覃怡看着迎面而来的温良庭,心里反复将早就想好的拒绝之词又默念了几遍。

    谁知道……

    “哎呀,叶先生!罪过罪过!终于是让我找着您了!”

    没错,温良庭确实是冲着覃怡的方向,但不是冲着她,而是她身边的叶南……

    此时他那一路小跑,面上拘谨恭敬,似是惊喜又似是愧疚,仿佛一个追星多年的人,忽然见到了心中偶像,生怕怠慢了一丝!

    要不是场合特殊,叶南真的很想为他鼓掌!

    体验派、方法派,戏太好了!

    作者四旺和尚说:兄弟们,鲜花破百,今天5章,感谢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