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原谅”套装

    楚天门此时的脸,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

    “小子,我要是让你死得快活了,就不叫楚天门!”

    说着,楚天门双手掐诀,周身的风刃如奉号令,齐齐而动,朝叶南飞去!

    “呼……”

    庞大巍峨的气势散开,风刃如同龙卷风一般,呼啸着,似要把叶南捅出千百个窟窿!

    “呵呵,楚少激动了!”叶南戏谑一笑。

    单单一个楚天门,他还不放在眼里。

    不就是化神圆满么,比自己多走半步而已!

    不知道小爷能越境作战么!

    当下,叶南随手在半空中一指,指间处,一面直径约一米的圆形透明气盾凭空而现!

    “叮叮叮……”

    风刃席卷而至,全部扎在了气盾上,却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声音。

    “哼!”

    楚天门不屑地轻哼一声,再一挥手,剩余的百十道风刃也一齐朝叶南扑去。

    “唰唰唰……”

    气劲漫天,如同箭雨纷飞而下,风热带着尖锐地破空声,好似能穿透一切!

    叶南毫不慌张,直到风刃即将扎到气盾上时,才悠然一声断喝,“晶盾,碎!”

    “乒!”

    气盾随声而裂,好似玻璃碎裂一般,发出一声脆响!

    “嘭!”

    随即,晶盾爆破产生的能量,将漫天的风刃炸得一道不剩!

    “呼……”

    良久,一切才重新归于平静。

    此时,楚天门的脸不再张狂,也消去了愤怒,只剩下凝重。

    叶南的修为,远在他想象之上,甚至……甚至自己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方才一回合,虽然只是一攻一守,看不出上下风,但自己大动干戈,叶南却轻描淡写,单看姿态,自己已经输了半筹!

    楚天门能看出来的,其余三人当然也能看出来,不由都戒备了起来。

    江飞鹤和江飞鱼都不由拿自己与叶南相印证。

    如果方才换作自己在叶南的位置,绝无可能这么轻松地挡下这一击!

    此人修为,还在自己兄弟二人之上!

    “楚少好本事!”叶南揉着鼻子笑道,“只是这风刃软趴趴的,没什么力道……是不是娘唧唧的人,使出的招也是娘唧唧的?”

    叶南好像打定了主意要让往死里得罪楚天门!

    一方面嘛,这种困局,当然要找攻其一点,不能四处树敌。

    另一方面,叶南也是成心在江飞鹤面前让楚天门颜面扫地!

    他就不信,楚天门当面被说穿同性恋的事情,他江飞鹤还有脸继续把女儿许配给他!

    就算江飞鹤没下限,楚天门也没那个脸再娶!

    “老子一定要把你活活艹死!”

    楚天门彻底失去了理智,面目狰狞,犹如凶兽!

    这话一说,叶南差点吓得腿软!

    我去年买了个表的!

    老子当你是敌人,你特么竟然想睡我!

    “嘶……”

    从情感上就无法接受这档子事的叶南,不由打了个寒颤。

    妈的,叫自己嘴欠,真特么膈应!

    江飞鹤却是脸都黑了!

    楚天门公然说出自己的男风之好,不仅是他自己丢脸,整个江家的脸也丢尽了!

    “呼……”

    楚天门暴走了。

    全身亮起了绿幽幽的光芒,其中藤蔓枝叶隐现,瞬间,一股水木香气散发开来!

    叶南知道,这是楚家的独门绝学,水木清华!

    好家伙,要拼命了啊!

    但叶南却一点都不紧张,反而继续最贱地调侃道,“啧啧啧……楚少,你身上这颜……不对劲啊……莫非就是最近风靡一时的原谅套装?!”

    楚天门一言不发,脸阴沉地吓人,怒吼一声,朝叶南扑来。

    来,谁怕谁!

    叶南鄙然一笑,身上阴阳二气蒸腾不息,也迎身而上。

    “嘭!”

    两掌相对,绿光大盛,被黑白二气一阵牵引纠缠,几乎尽数化去。

    楚天门不动声,手臂微微一错,“唰”地一声,一道碧绿的光藤由绿光中伸出,向叶南脑门抽去!

    “呼……”

    二人交手的气浪排开,即便以黑龙王如此修为,也不由后退了几步,更别说江飞鹤兄弟。

    “呵呵……”瞧着光藤,叶南不由又笑了,“楚少,你身上怎么什么东西都是软趴趴的……”

    男人最不能忍的是什么?

    短、软、细!

    楚天门险些被气得真元岔路!

    叶南哈哈一笑,右掌与楚天门的手掌相持不下,左手伸出,黑白二气闪现。

    “呼……”

    叶南运劲,驱使黑白二气猛地相撞,顿时擦出一蓬火星,转瞬间,烧成一团黑白二的奇异火焰!

    “阴阳火!”

    远处的江飞鱼不由失声惊呼!

    两仪掌练习到最高境界,便能化出一种稀释火种,名叫阴阳火!

    看来此人已得两仪掌之精髓!

    阴阳火一现,叶南直接探手朝光藤抓去。

    “嗤……”

    一声刺耳的奇怪声响。

    光藤入手后,立刻被阴阳火点燃,一息功夫,便被烧断!

    “嘭!”

    与此同时,叶南右掌再度加力,轰然将楚天门震退一步。

    “哎呀,楚少,不好意思,把你的东西烧焦了……”叶南满脸愧疚地拿着手上剩下的一截黑不溜秋的光藤,歉然地递给楚天门,“呃……虽然短了点,也细了点,凑合用……”

    他一句句都在含沙射影,对楚天门的某个男性特征表示质疑。

    “啊!!”

    楚天门彻底失去了理智,绿芒大盛,疯狂地再次朝叶南扑去!

    叶南看着一个“绿人”生扑自己,不由苦笑道,“楚少,你冷静点,又不是我让你绿的……”

    “老子撕了你!”

    “嘭嘭嘭嘭嘭……”

    一时间,绿光和黑白二气爆亮,叶南和楚天门近身搏斗,拳对拳,掌对掌,斗得不亦乐乎!

    方圆数丈之内,都被二人的气场劲风充斥,刮面生疼!

    “好厉害……”

    江飞鱼不由失神地感慨了一句,不知道是夸楚天门,还是叶南。

    但江飞鹤知道,多半不是夸楚天门……

    楚天门虽然也是一代人杰,刚入而立之年,却已开始进军虚气境,委实罕见;但比起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却好像还是逊了一筹。

    绿光盈盈,其中的木香浓郁,水气十足,本来是一门很讲究心境的功法。

    但此时楚天门却以如此霸道的方式施展出来,本身就不符合功法的性质。

    反观叶南,不愠不火,不急不躁,阴阳二气有守有攻,进退有据,一派宗师的气度隐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