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江涟漪的誓言(打赏加更)

    叶南眼见李明启似乎要将一腔的愤懑全都发泄在自己身上,不由笑了笑。

    “我只是作为客户,向你们老总投诉而已,这个好像也轮不到你说话。”叶南淡然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倪婧婳等都怔怔地看着叶南,心中有些恍惚。

    在她们印象中,叶南的脾气一向很好,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当众撕破脸的行为。

    “投诉?”李明启不屑地冷笑一声,“你一个保镖,有什么资格投诉?我服务的对象也不是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这句话,当真是犯了众怒。

    这一桌子人,除了付刚那个闷葫芦,在每个人的心里,叶南都占了一个相当重的位置。

    一时间,众人的情绪都开始积蓄。

    “李导,够了!”柳若溪忽然冷然开口。

    尽管一时半会间还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至少现在自己确实是公司大股东了,有权限的情况自,自然不能再让李明启胡说八道。

    更何况说的还是叶南!

    “叶先生的投诉,我会认真考虑,你的业务素质和水平,公司会进行一个全面的评估,再决定是否听从叶先生的建议。”柳若溪沉声而道。

    这话的意思谁都能听明白,基本已经判了李明启死刑,只是柳若溪毕竟不愿意当众闹僵,还是稍稍顾全了些李明启的面子。

    “柳总,这……这……”李明启一下懵了,没想到柳若溪真的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柳总,这样不合规矩啊!”他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就算是投诉,也得是客户才行!您问问这些在座的美女们,我的业务能力到底怎么样!那小子……那小子说白了就是个下人!”

    “住口!”柳若溪登时怒了,难得的没控制住情绪。

    叶南是下人?!

    自己这个老总的位置,就是这个下人给的!

    “李导,请注意你的言辞!”

    “柳总,您……您不能这样!您好歹也要听听客户们的意见!”

    李明启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压在了杜心妍她们身上。

    到现在为止,他依旧觉得今天跟杜心妍她们相处得很愉快,要不然为什么一路上笑这么欢?

    众女听了又好气又好笑。

    这人就是个纯种的傻逼!

    逗你玩玩还当真了!

    当下,没等柳若溪再开口,杜心妍冷笑着道,“不用问了,现在我们就可以告诉你,我们的意见。”

    说着,杜心妍朝小伙伴们看了一眼,互相对了个眼神。

    而后,冷玫、覃怡、孙小琼、宁夕颜跟杜心妍一起,整齐地一声冷喝,“滚!”

    这一声如同晴天霹雳,直接把李明启炸懵了!

    几个意思啊这是!

    说好的谈笑甚欢呢?!

    为毛转脸就不认人了?!

    看着杜心妍她们一张张冷漠、厌恶还带着浓烈鄙夷的神情,李明启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就连他这么不要脸的人,此时也想找个地缝了!

    “李先生,很抱歉,你被解雇了!”柳若溪轻叹一声,无法再顾全什么颜面,“后续的程序,公司会安排办理,请你回去!”

    李明启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

    半晌,他才脸阴沉地出了包厢。

    他一离开,众人顿时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不过这段插曲还是稍微影响了气氛,一时间众人都没有再说话。

    尤其是柳若溪,知道叶南真的轻而易举帮自己弄到股份之后,对叶南莫名地产生了一丝敬畏。

    良久,还是叶南先笑着开口道,“怎么样柳总,找到当老板的感觉没有?”

    叶南随和的笑容重新出现在他脸上的时候,众人顿时都放轻松了下来。

    柳若溪也一瞬间找回了之前和叶南相处时的轻松自在,没好气地白了叶南一眼,“你还说,刚才差点吓死我了!”

    “对了,导游姐姐,你怎么突然就变成老总了啊?”杜心妍代表大家问出了疑惑。

    柳若溪被问得一愣,不由自主朝叶南看了一眼,见他漫不经心地喝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立刻明白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事情。

    “嗯……这个……说起来很复杂,有空再慢慢说……”柳若溪一句话带了过去。

    众女也都不再追问,毕竟是人家公司内部的事情。

    只有倪婧婳,心细如发,察觉到了柳若溪回答之前顾忌什么似的看了眼叶南,不由若有所悟,看向叶南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意思。

    当下,众人继续晚宴,这回吃的就开心多了,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

    叶南见江霓一直默默地坐在自己身边,也不说话,吃的也很少,与平常活泼的样子大相径庭,不由温言道,“怎么,还在担心么?”

    江霓闻言一震,神复杂地抬头看了看叶南,犹豫了一下,似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叶南更加奇怪,不由笑着道,“没关系的,昨晚我当众揭了楚天门的老底,再怎么说,你爸还是要顾忌江家的名声,不会再坚持这门婚事。现在你被我掳走,也正好给了你爸一个拖延的借口。可以说,他和我现在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时过境迁,一切就都好了!”

    不得不说,叶南要是暖心起来,也很要人命!

    至少现在江霓心里就暖暖的。

    “嗯,谢谢……”江霓感激地朝叶南说了一声,随即又道,“这些我知道的……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哦?那你担心什么,能跟我说说么?”叶南揉着鼻子问道。

    江霓又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轻轻吐出一口气,开口道,“我担心姑姑……她肯定会来找你麻烦的!”

    叶南闻言一愣,不解道,“为什么?”

    江霓似乎还是有点难以启齿,又挣扎了一会才道,“因为……因为姑姑在五年前突破虚气的时候,立了个誓言……”

    “什么?”叶南下意识问道。

    江霓沉声道,“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就一直想为姑姑操办婚事,可惜姑姑一心修行,而且那些所谓年轻俊彦,她一个都看不上……”

    叶南没有打断,静静地听着。

    “五年前,爷爷去世的前一刻,还是放不下姑姑的终身大事,为了让爷爷放心,姑姑终于立誓……”

    “四十岁前,她遇到的第一个不超过四十岁,无论样貌还是修为,都能至少与她相配的男人,就是她的夫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