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因为,我想勾引你!

    听到满意的答案,叶南再次邪魅地笑了。

    他退后了两步,稍微拉开了和柳若溪的距离,悠然道,“问题我可以回答,但不管你满意不满意,今晚,你都是我的!柳导有意见吗?”

    一瞬间,柳若溪心中浮上了一丝屈辱。

    难道自己生来就是被这个可恶的家伙欺负的吗?!

    但不知道为什么,伴随着这份屈辱,竟然还升起了一丝快感。

    仿佛向他屈服,向他投降,这种被征服的感觉,是那么的让人沉醉!

    柳若溪不由红着脸暗骂自己,莫非自己真的是受虐型的女人?

    “柳导,我在等你的问题。”

    半晌,见柳若溪不说话,叶南揉着鼻子笑了笑,柔声催促道。

    一看见他那饱含深意的笑容,柳若溪顿时全身酥软,一些不纯洁的画面开始浮现在脑中,一种羞耻的生理反应也在慢慢的发酵。

    “我我”喘息了半天,柳若溪终于娇声问道,“我想知道,你你到底是谁”

    叶南不由无语。

    “柳导,这种问题,答案可以有一万种,而且都是正确的。”叶南揉着鼻子,耸肩道,“你最想听哪一种?”

    柳若溪紧咬着着贝齿,红得快要滴出血的娇靥上露出一丝不忿和委屈,“你明知道的我就要把自己交给你了,难道都不能知道自己的男人是做什么的吗?”

    叶南闻言顿时一愣。

    自己好像没有这个意思

    只不过问清楚而已

    她竟然这么激动,搞得好像自己欺负她一样

    不过

    叶南看着柳若溪的面容,若有所思。

    难道她喜欢被欺负?!

    嘶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叶南全身都打了个哆嗦!

    麻蛋,刺激啊!

    这个美女导游不仅身轻体柔,软绵绵,娇滴滴,竟然还有受虐倾向?!

    今晚自己有福了

    想到这,叶南嘴角露出亢奋的笑容,语气也陡然变得霸道了一些,“对不起,不能!”

    说着,叶南再次凑近柳若溪的脸庞,玩味地笑道,“在我面前,你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我能控制你的一切,你不能影响我分毫。你的身体,你的思想,全部都率属于我,这么说,明白吗?”

    好吧

    柳若溪觉得自己真实贱到家了!

    如果是的男人对自己的女人说这种话,要不被嘲笑得体无完肤,要不就直接被送进精神病院。

    但柳若溪依旧抗拒不了。

    那种发酵的奇异感觉,反而越来越强烈了,甚至整个娇躯都在微微颤抖,两条大长腿紧紧地闭合着,仿佛再阻止着什么

    看到柳若溪这副模样,叶南终于确认了自己的推断。

    真难想象!

    若不是他确定柳若溪还是个原装的货色,绝逼会以为她很有经验了!

    当然,叶南不是为了羞辱她,更不是丧心病狂地发泄。

    对于柳若溪最起码的尊重,他没有改变。

    也许这种情调在有些人看来有些过火,但也无伤大雅。

    “哼!”

    柳若溪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她无法拒绝,但也始终还想保存着最后一点自尊。

    其实她脑中这会已经在回忆那天晚上在泳池里的各种情节

    叶南看出了这份最后的倔强,不由心中好笑。

    好吧,今晚就好好陪你玩玩,自己也要难得的放松一下了!

    “既然柳导不同意,那就恕我失言了!”叶南一脸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个问题,也算我没回答上来,看来我注定没有这等福分”

    说着,叶南缓缓转身,“夜深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就要回建陵了”

    明天,就要回建陵了

    这句话像一把重锤,敲在了柳若溪的心头。

    是啊,明天就要回去了

    叶南就要回到他众多红颜知己的身边。

    到时候自己还能见他几次都不知道

    只剩下,这最后一晚。

    那无谓的自尊,要了做什么呢?

    况且,自己不是被虐得也很爽么

    柳若溪嘴角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既然这个臭男人要自己投降,那就投降好了!

    要自己臣服,那就臣服好了!

    “你等等!”柳若溪终于抛开了一切,释然似的,大步走上前去。

    叶南闻言转身,却正好迎来柳若溪直扑入怀!

    两条藕臂,紧紧地抱住了男人宽厚的肩背。

    叶南身上那独有的让人迷醉的男性气息,顿时将柳若溪全身包裹!

    饱满的胸脯,贴上了他坚硬的胸膛。

    单单一个简单的接触,便让柳若溪神魂颠倒,无法自拔!

    紧闭的双腿,再也阻止不了那股洪流

    如痴如狂,柳若溪面上一片红霞,毅然踮起脚尖,将自己的香唇,送到了叶南的嘴边!

    “唔哼”

    一个疯狂而又缠绵的湿吻,柳若溪顿时神为之夺!

    生涩的技巧,掩饰不住那火一般的激情!

    叶南被这股激情给吞没了,理智瞬间告破!

    “呼”

    三分钟后,柳若溪"jiao chuan"着离开了叶南的嘴唇,眼神迷离,凑到叶南的耳边,“求你,带我回房,要我!”

    简单的几个字,她抛开了廉耻,抛开了一切,只为了讨好这个男人,只为了让这个男人给她一点爱怜!

    “如你所愿!”叶南的笑容越发邪魅,小腹一股邪火烧到了脑门。

    当下,他猛然一个公主抱,将柳若溪抱在怀中,脚下一动,速度极快,姿态却悠然无比地朝宾馆而去。

    若是三师父那个老不死,知道自己竟然因为急不可耐地要和女人上床而用上了流风回雪步,想必会被自己气死吧!

    柳若溪浑身酥软,一切都不管不顾地瘫在叶南怀里,任由她摆布。

    两分钟都不到,叶南抱着柳若溪回到了房间。

    猛然将怀中美人摔在柔软的大床上,叶南心中的征服感再也抑制不住!

    站在床边,叶南犹如神祇一般,居高临下,看着四仰八叉,姿势无比魅惑的柳若溪,问道,“柳导,我也有个问题!”

    柳若溪简直恨死这个冤家了!

    真的非要把自己折磨地跪地求饶才肯罢休么?

    “你问吧,问吧!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你想听什么人家就说什么给你听!”

    叶南嘴角玩味一笑,揉着鼻子道,“我们第一天认识,在大巴上,你为什么要主动过来跟我说话呢?”

    柳若溪完全失去了灵魂般,用一种臣服的眼神看着叶南,慢慢地爬起来,跪在床上,跪在叶南面前,面对着他。

    “因为,我想勾引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