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目标,美女老师!

    宾馆中的一间标准间。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

    房中漆黑一片,只有窗外透进来的微弱光芒。

    借着光芒,依稀可见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人影。

    忽然,只听房门“嘀”地一声,锁开了!

    而床上的人似乎毫无所觉!

    半晌,房门轻轻打开,一个黑影闪身进来。

    进门后,黑影先安静地站了一会,确认床上的人确实没有醒来后,才轻轻将房门关上。

    黑影行事十分小心谨慎,一步一步,慢慢摸索着走到床头。

    这副画面极其诡异,相信一般人半夜醒来,看见床头站了个人,铁定会吓疯!

    黑影静静地在床头站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终,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和一方手巾。

    慢慢的,黑影将小瓶子打开,将瓶中的液体倒在手巾上。

    液体一从瓶中流出,一股芳香蔓延开来。

    倒了些许在手巾上后,黑影将瓶子收起,又在床头站了片刻,似乎内心在挣扎。

    最终,他还是慢慢地将手中的手巾向床上熟睡之人的口鼻上捂去!

    “啪!”

    就在这时,室内的灯光突然打开!

    黑影大惊之下,手一抖,方巾掉落了下去。

    “同学,还学会开锁了,好本事啊!”一个戏谑地男音响起。

    付刚抬头一看,只见叶南站在门口,双手抱胸,满脸戏谑地看着他,顿时面无人色!

    “你你”付刚本就不善言辞,受惊之下更是慌乱无措,定在了原地。

    叶南看他样子似乎也不像是老手,于是揉着鼻子道,“你偷了前台的预备房卡,深更半夜偷进倪老师的房间,想干嘛?”

    “咕嘟!”付刚喉头不由自主地蠕动了一下,无话可说。

    “嗯?还挺香的,这是什么?”

    这时,一个女音忽然响起。

    付刚又是一惊,朝床上看去。

    只见床上坐在一个明眸皓齿,娇靥如花的女孩,手上正拿着自己方才掉落的方巾,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脸疑惑地说道。

    宁夕颜!

    不是倪婧婳!

    付刚就算再傻,此时也明白过来,自己早就被防备了!

    只是为什么?!

    自己一路上小心谨慎,直到最后一天才动手,并没有露出半点破绽啊!

    打死他也想不到,因为洛冰敏锐的直觉,叶南才开始防备他。

    宁夕颜翻身下床,将方巾递给叶南,“你看这是什么。”

    叶南接过方巾,放在鼻前轻轻一嗅,随即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七氟醚这东西,恐怕不是你能弄到手的吧!”

    这是一种麻醉药,属于管制药品,五色透明,有芬芳气息,陡然打量摄入,会导致昏迷,多用于小儿麻醉。

    付刚见叶南只稍稍一闻,就辨别出方巾上的药物,不由脸色更加惨白。

    “好了,倪老师,出来吧!”

    片刻后,见付刚没有回话的意思,叶南轻呼了一声。

    “吱呀”一声,衣柜柜门打开,倪婧婳面色不善地从衣柜中走了出来。

    一身米白色睡裙,秀发披散,如同画中仙子。

    其实其实方才叶南开灯的时候,她就可以出来,但由于心中惊讶,一时忘了。

    本来宁夕颜来找她,说是叶南的意思,如此如此安排的时候,她心中还很是怀疑。

    首先她不相信平时木讷的付刚会对自己不利。

    其次,宁夕颜绑架过她,她更愿意相信付刚而不是宁夕颜。

    但在宁夕颜再三地恳切劝说下,她还是勉强同意了。

    没想到付刚竟然真的偷偷进了自己房间,还试图用"mi yao"对付自己!

    叶南见倪婧婳脸色不好,明白她的感受,于是转脸对付刚道,“现在人证、物证聚在,我可以立刻联系东海警方,别的不说,下毒未遂,故意伤害罪,这是跑不了的!”

    付刚闻言,顿时满头大汗,脸色由惨白变成蜡黄,双腿发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他本来就只是个普通学生,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面临牢狱之灾!

    仔细观察他的脸色,叶南越发肯定,除了他自己鬼迷心窍的原因之外,肯定还有人幕后指使!

    叶南能猜到付刚动手的目标是倪婧婳,就是因为他大胆假设了幕后是谁!

    宁夕阳!

    付刚一个性格内向的人,人缘也不好,竟然主动要求参加联谊,目的可疑。

    而之前宁夕阳利用过宁夕颜绑架倪婧婳,所以叶南便大胆猜测付刚也是被宁夕阳指使,作为前面计划失败的补救!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

    付刚就算用"mi yao"把倪婧婳迷晕了,也不可能带的走她,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想到这,叶南继续沉声开口道,“如果你老实交代前因后果,我和倪老师,或许可以考虑是否给你个机会!”

    此言一出,倪婧婳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叶南自作主张让她很不满。

    付刚这种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而且是对自己的伤害未遂,叶南有什么权力开一面?!

    付刚浑身一震,喉头又蠕动了一下,眼神闪烁不定。

    叶南知道他内心在挣扎,于是趁热打铁道,淡漠地道,“如果你是有幕后主使,罪名会酌情降低,但要是死硬到底”

    叶南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如果付刚还有一丝理智,就不需要自己再说下去。

    果然,片刻过后,付刚终于崩溃,“嗷”地一声哭了出来,爬到倪婧婳面前,不断地磕头。

    “倪老师,对不起!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我”

    见他这副模样,倪婧婳顿时又心软了。

    也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好了,你先起来,慢慢说清楚。”说着,倪婧婳半蹲下身子,就要把付刚扶起来。

    就在这时,叶南心中警兆忽现,脸色一变,就要阻止倪婧婳!

    可惜,晚了一步

    本来跪爬在地上的付刚猛然跳了起来,在倪婧婳的惊呼声中,左手一把勒住她的脖子,右手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弹簧刀,抵在了她的脖子下面!

    “让开!快点让开!”付刚一改方才痛哭流涕的模样,带着些歇斯底里的味道,面目狰狞,疯狂地冲叶南和宁夕颜吼道,“你们敢动一下,我就捅死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