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让女人心甘情愿,才是本事!

    叶南一脸懵逼。

    妈的,丢人丢大发了!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身边的人竟然被劫持了!

    还是一个普通人!

    **裸的打脸啊!

    说实话,之前被彪哥和王所那样搅扰心情,叶南都没有这么愤怒过!

    倪婧婳脸色吓得苍白,在付刚的挟持之下,娇躯不断颤抖着。

    宁夕颜脸色也变了,真元暗运,就要直接发出一道紫芒,将付刚当场击毙!

    她当然有信心快过付刚的动作!

    然而叶南却拦住了她。

    “你真的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么?”叶南目光灼灼地盯着付刚,沉声道,“你这么做,只是替指使你的人背锅,最终的结果是他逍遥法外,你却只能去吃牢饭!”

    付刚闻言,癫狂地大笑起来,“少特么吓唬我!就算刚才我跟你们坦白,我也不相信你们会放过我!”

    激动之下,他握着的刀尖已经轻轻将倪婧婳的脖子划破了一层皮,鲜红的血珠渗了出来。

    宁夕颜见状大急,看向叶南,却依旧没看到他要出手的意思。

    “其实你一直很喜欢倪老师的,是吧!”叶南忽然说了一句。

    付刚和倪婧婳闻言都是一惊,宁夕颜也呆住了。

    付刚仿佛骤然被人窥破秘密一般,心中最羞耻的部位被人揭露,手臂哆嗦地更加厉害。

    “看来我猜对了。”叶南揉着鼻子笑了笑,“倪老师在你心目中的分量还不轻呢!”

    “你你”付刚本想极力否认,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说不出口。

    也许他潜意识里明白,这恐怕是自己唯一可以表达心意的时候了。

    “你一直暗恋倪老师,却始终没有表现出来。”叶南的嗓音低沉,“你一直自惭形愧,更何况,她是老师,你是学生她家世显赫,你家世平庸。”

    “够了!”

    这番话刺痛了付刚敏感的神经,面上露出痛苦和被羞辱的神情,大吼了一声。

    倪婧婳却怔住了,甚至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娇躯都已渐渐平息下来。

    这个学生喜欢上了自己,让她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呵呵,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叶南淡然一笑,“为什么要拒绝表达?再说了,如果今天再不说,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付刚抖得越发厉害,打摆子似的,面容一阵青一阵红,神色狰狞,内心似乎在剧烈地挣扎着。

    忽然,叶南面色一沉,语气转寒,幽然道,“你每天在心里默默爱恋着,却也清楚地知道幻想的事情永远无法发生,每念及此,心如刀割!可是,有人找到你,说是能帮你实现这个梦想,对么?”

    付刚闻言再次震惊!

    叶南说的就好像他亲眼见到一般,付刚却明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胡说!你给我闭嘴!闭嘴!”不知是惶恐还是愤怒,付刚的情绪再度失控。

    宁夕颜一直盯着那危险的刀尖,脑门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这个人很厉害,给了你能够开电子锁的设备,为你弄来了七氟醚,说服你去做你心中想做却没有机会也不敢做的事!”叶南死死盯着付刚越来越惊恐的眼神。

    “也许,他告诉你,如果靠正常的手段,你永远都无法得到倪老师!而只有这样,你才能彻底地拥有一次!甚至,女人会对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情绪,你真的梦想成真也未可知!”

    一字一句,都像重锤般敲击在付刚的心头,也让倪婧婳陷入了震惊!

    “没错!”叶南面容肃穆,眼神凌厉,“你今晚根本不是为了劫持倪老师,而是要**她!”

    付刚的手顿时剧烈颤抖了一下,险些将弹簧刀扔在了地上。

    这就等于变相的承认,叶南说的,全中!

    倪婧婳的娇躯再次开始颤抖。

    太可怕了!

    没想到自己的学生当中,竟然还有人想对自己

    一阵后怕浮上心头,倪婧婳脸色更白了几分。

    如果今晚不是宁夕颜反复劝说,如果自己坚持不同意他们的计划

    恐怕事后,自己也活不下去了吧!

    “所以,现在我很怀疑,你是怎么能考上风姿大学的!”叶南的眼神转而变为鄙夷,“人家三言两语,利用你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你却因为一时舒爽,葬送了下半辈子的大好人生!”

    “你闭嘴!”付刚陡然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声,“你特么懂什么?!你这个花花公子,人渣,禽兽!以玩弄女人为乐的人,怎么会明白情为何物?!”

    这也许是付刚有生以来,第一次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我为了倪老师,哪怕只有一次,用我的下半生来换,也心甘情愿!我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

    “而你呢?左拥右抱,美女成群!不就是仗着有点相貌和油嘴滑舌么?!你这种滥情的人渣,有什么资格居高临下的教训我?!你不配跟我谈感情!”

    一番话,说的倪婧婳和宁夕颜都有些懵。

    没想到付刚对倪婧婳的感情,竟然已经深到走入病态了。

    不过他指责叶南的那一端,倒还真有几分力量,连倪婧婳和宁夕颜都有几分赞同。

    宁夕颜跟是有些幽怨地朝叶南看了看。

    “笑话!”

    叶南听后,却半点都不以为然,冷笑地鄙夷道,“你最好少再作出一副痴情种的模样,看着让人作呕!”

    付刚被他冷漠的语气一直激得怔住了。

    “痴情也好,滥情也罢,只要是情感,必须遵从一条至高法则,那就是心甘情愿!”

    “没错,我女人是不少,但我没有欺骗任何一位,每一个都真实地了解我的情况,然后自己做出的选择,我没有强留任何一人,更没有强迫任何一位做她们不愿意做的事!”

    说着,叶南看向付刚的眼神充满了嘲讽,“男人,只有让女人心甘情愿,才叫本事!似你这般,鬼鬼祟祟,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表达,没有让女人倾心的能力,却下药**,做出这等肮脏丢人,丧尽男人尊严的事,也配跟我装痴情种子?”

    一番话,倪婧婳和宁夕颜都呆住了。

    最后,叶南直视着付刚的眼神,“我现在就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就算你今天杀了倪老师,让她变成鬼,她也绝不会对你有半秒钟的凝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