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职业病而已!

    “当啷!”

    叶南的最后一番话,如同暴击一般,直接将付刚的心理防线击溃!

    全身无力之下,他再也握不住刀子,任由它掉落在地。

    勒着倪婧婳的左臂也缓缓放开。

    倪婧婳立刻脱离了他的控制,三两步跑了出来,来到叶南的身边,尤有余悸之下,全身瑟瑟发抖。

    看着倪婧婳惊魂未定的模样,和冲自己投来的陌生而又警戒的眼神,付刚犹如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骆驼,绝望中,再次瘫坐在地。

    宁夕颜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赶紧来到倪婧婳的身边,拿出一张纸巾,轻轻帮倪婧婳擦拭着。

    “倪老师,你没事吧,疼么?”

    宁夕颜的温柔关怀,让倪婧婳渐渐安定了下来,冲她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叶南缓缓走到付刚面前,蹲下身,直面着他仿佛失去灵魂般的面孔,沉声道,“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付刚默然无语,瞳孔都失去了焦距。

    叶南皱了皱眉头,随即起身站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用力过猛,直接把这货整崩溃了

    但是没办法,在倪婧婳面前,最好不使用特殊手段,只能用这种“诛心”之法。

    不过就算他不说,叶南也知道幕后是谁,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上次是劫持倪婧婳,这回干脆密谋坏了她的贞操。

    宁夕阳这么做的目的究竟在哪?

    要知道倪婧婳全价从政,简直是江陵省官场上炙手可热、如日中天的家族,一旦倪婧婳出事,不亚于七级地震!

    如果全江陵省的气氛都紧张起来,对觉心社又有什么好处?

    叶南暂时想不通这个问题,只能先搁置一边。

    “好了,夕颜,打电话报警吧!”叶南淡然冲宁夕颜交代道。

    “好!”宁夕颜应了一声,随即将那方手巾拿着,然而走到付刚面前,伸手抓住他的后领,直接将他拎着出了房间。

    这画面,就算惊魂甫定的倪婧婳见了,都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付刚属于微胖型的,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宁夕颜一个娇弱的小姑娘,竟然单手就提了起来,比拎着二斤咸鱼还要轻松!

    “倪老师,你受惊了!”叶南旋即揉着鼻子对倪婧婳道,“付刚就直接交给东海的警方,他们应该会派人遣送回建陵。至于学校那边我和老校长说吧!”

    经历这种事情,倪婧婳一个大姑娘,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倪婧婳心中顿时一暖,叶南想得很周到,很细心。

    看着他柔和的眼神,倪婧婳不由一阵恍惚。

    方才叶南喝骂付刚的一字一句都烙印在她的心里。

    男人,只要有本事让女人心甘情愿,只要对她们好,滥情又如何?

    虽然明知道这话存在很大的问题,可倪婧婳偏偏也说不出来哪有问题

    更冤孽的是,她竟然被这番话弄得芳心大乱,心中隐隐地有一丝悸动!

    见倪婧婳怔怔地盯着自己不说话,叶南以为她受惊过度,于是柔声道,“倪老师,别想那么多了,都过去了,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还是全新的一天!”

    倪婧婳闻言一震转醒,玉面浮现出两团红云,娇羞地低下头去。

    “嗯好谢谢你”

    叶南心中奇怪,这个反应,不像是受惊过度啊

    女人还真是奇怪

    “好,那晚安!”说着,叶南就要转身朝房门走去。

    “等等等!”倪婧婳却又忽然叫住了他。

    叶南转了回来,“倪老师,还有事?”

    倪婧婳脸色更红,半晌,才讷讷说道,“我我睡不着了”

    “啊?”叶南不由一愣,有些懵逼,“那那那要不看会电视吧”

    睡不着就自己找点事情做啊,要不就数羊,跟我说干嘛,还要我给你唱摇篮曲?

    倪婧婳闻言顿时心中一恼。

    混蛋

    这么不解风情,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

    “你你有事吗?”片刻后,倪婧婳还是咬着嘴唇,问了一句。

    叶南再次无语。

    凌晨快三点了诶,姐姐!

    你说我有事没事!

    睡觉不是事啊!

    “嗯没有吧”

    倪婧婳不由又好笑,又气恼,红着脸蛋,轻轻一跺脚,怨声道,“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没有吧是什么意思嘛!”

    叶南顿时看呆了眼!

    一向成熟稳重,典雅大方的美女老师,竟然在撒娇?!

    我没看错吧

    “呃那就没有”

    叶南知道她今晚受了惊吓,说话语气放得很温和。

    倪婧婳真是恨死这个木头了!

    这还不明白,你是不是男人啊,都给你暗示了,就不能主动一下么?

    要说叶南这个人也很奇怪,有的时候很精明,有的时候却很迟钝。

    一般来说,他愿意的时候就精明,不愿意的时候就迟钝

    现在不解风情,主要是真心想回去抱着柳若溪睡觉

    “那那你能陪我出去走走么”

    最终,美女老师还是从牙缝里冒出了这么一句。

    叶南不由苦笑。

    又是出去走走啊

    大半夜的

    最关键的是,他很害怕之前跟柳若溪的一幕重演!

    一晚上一个就行了,叶南表示他不贪心!

    “好”

    这种情况下,他能拒绝么。

    于是二人并肩出了宾馆,好死不死地还被宁夕颜给看见了

    更好死不死的,还是来到了那个小石桥上

    迷离的夜色大好,还有三个小时,天就要放光了。

    “你究竟是谁。”

    倪婧婳盯着河里倒映出的明月,眼神有些茫然。

    叶南揉着鼻子苦笑,又是这个问题

    “这个你不是知道么”

    对于倪婧婳,叶南就圆滑多了。

    倪婧婳缓缓摇了摇头,转首看着叶南,“我是问,你,到底是谁!”

    叶南一阵懵逼。

    这前后两次,有区别么??

    “你怎么会事事都先知先觉?”倪婧婳继续问道,“为什么,你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竟然比寻常五六十岁的人还要沉稳?为什么,任何困难在你面前,都能轻描淡写地化解?为什么,你好像总是能看透每一个人的内心”

    每问一个问题,倪婧婳的眼神就柔软一分,到最后,竟然盈盈如水

    叶南默然无语。

    这个问题,如何回答呢?

    一时间,他忽然有些想念林若冰。

    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林若冰也问过自己类似的问题。

    于是,叶南轻轻笑了笑,淡然道,“我是个保镖,职业病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