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对这个男人,你一定要礼貌!(鲜花加更)

    秦可心从来都没见过梦姐姐这副模样。

    在她的印象中,梦姐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淡然处之,闲庭信步般,任何棘手的事情,到她那都不会再成问题!

    这是秦可心一直很佩服梦姐姐的地方。

    可今天

    怎么梦姐姐也有些不正常了

    “可心,你告诉我,你有没有明确听到天盾保镖说,那个人是天子门生的头?”梦姐姐语气严肃地问道。

    如此郑重其事的态度,也是秦可心从未见到过的,不由有些懵,“嗯,他们确实是这么说的”

    梦姐姐顿时陷入了沉默。

    半晌过后,秦可心才回过神来,不由奇怪地问道,“梦姐姐,你怎么了?”

    “可心,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住,而且必须一丝不苟的执行!”梦姐姐忽然语气有些严厉。

    秦可心心头陡然一紧,虽然不明情况,却也知道梦姐姐肯定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好,你说!”

    “这个人,你要无条件地信任他,既然他说你可能会遇到危险,就一定会!”梦姐姐的语气越发严肃,“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对他礼貌有加,不能使半点小性子,他的安排,你必须服从!”

    秦可心听完,彻底懵了!

    这什么情况啊

    自己不过打电话找梦姐姐诉个苦,为什么感觉还要受更大的委屈了呢

    “梦姐姐这”秦可心老大不愿意地道。

    “我没跟你开玩笑,这件事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梦姐姐似乎不再对秦可心保持以往的宠溺。

    “可是”秦可心顿时委屈无限,连梦姐姐都变得这么奇怪,都不站在自己这边了,还莫名其妙地要求自己对那个渣男客气礼貌

    凭什么嘛!

    全世界都在欺负自己!

    听出秦可心憋着的哭腔,梦姐姐似乎心软了,轻叹一声,语气转柔,“好了,可心,你要知道,姐姐这是为了你好!不管什么时候,安全第一,知道吗?这个男人,能够帮你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秦可心这才稍微好受一些,却仍有些不甘心地道,“那那你总得告诉人家为什么嘛他到底是谁嘛”

    秦可心实在不能理解,天盾保镖对他毕恭毕敬也就算了,怎么连梦姐姐这样手眼通天的人物,只是听说一个模糊的身份,竟然也对他如此重视!

    “哎其实我也了解得不清楚你知道的,相对于炎龙,天子门生虽然年轻,实力还稍稍欠缺,但却神秘百倍,其中的人员资料,全国都没几个人能看到”

    秦可心这才慢慢意识到不寻常,收住了哭腔,神情也郑重了起来。

    “如果你说天盾保镖声称他是天子门生的头,这一情况无误的话,那他就真是传说中的那个天锋之魂”说到后面,梦姐姐似乎在喃喃自语。

    秦可心听得一头雾水,“天什么魂他很厉害?”

    梦姐姐苦笑了一声,无奈地道,“何止是厉害五龙王你知道吧!”

    秦可心嗯了一声,点点头。

    她虽然是个女孩,不从政也不从军,但好歹父亲也是一国政要,对于炎龙这样的老牌异能组织还是了解的。

    “这个人,连五龙王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招惹!”梦姐姐淡淡地抛出了这么一句。

    “什么?!”

    这回轮到秦可心惊呼了。

    要知道五龙王在接手炎龙之后,声望如日中天,俨然取代世界五大宗师,将来成为异能界新一代绝顶象征的架势。

    秦可心实在想不到,出了硕果仅存的五大宗师,还有什么人他们不敢惹!

    然而梦姐姐的话还没有结束。

    “赤龙王更是曾经明确承认过,若是比武较技,那个天锋之魂不是五龙王任何一人的对手,尽管相差不远,也不会有胜算。”

    “然而,若是生死相搏,就算青龙王和他对上,最后死的也一定是青龙王!”

    青龙王,是五龙王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位!

    这下秦可心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说方才在包厢里,木盾和土盾的话,对她只是稍稍冲击,让她很是不甘心的话,此刻梦姐姐说的,就像是洪涛巨浪,彻底刷新了她对叶南的观念。

    “所以,可心,这个人,深不可测,身份神秘,千万不要招惹,一定要以礼相待,明白吗?”梦姐姐最后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秦可心恍恍惚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茫然地应了一句。

    那边梦姐姐似乎体会到她此时的心情,知道她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平复。

    “可心,你一定要小心,我越来越觉得建陵的事情不寻常”梦姐姐语气低沉道,“本来总理派直接安排天盾给你做保镖,我就很疑惑,现在竟然连他也在建陵”

    秦可心能听出梦姐姐语气中强烈的担忧,不由慢慢回过神来。

    “梦姐姐,你放心吧!”秦可心冷静地道,“我会小心的。再说,你不是说那个渣男很厉害么,有他在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忍着恶心,讨好他一下呗!”

    本在担忧的梦姐姐闻言,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个鬼丫头!你知道就好!记住,以后多柔和一点,多淑女一点,更要多性感一点!男人嘛,尤其是有本事的男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明白吗?”

    “知道啦!”秦可心无奈地应了一句,随即不由开玩笑道,“梦姐姐你既然这么了解男人,怎么到现在还不找个好男人嫁了呢?”

    这话一说,似乎触及到了梦姐姐的心事,顿时沉默了一阵。

    “行了,死丫头!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还有心思来调笑我!”半晌后,梦姐姐才笑骂了一声。

    但秦可心却能听出这份故作豁达的语气背后,却有着淡淡的心酸。

    “梦姐姐”秦可心不忍之下,柔声道,“你还要这么一直找下去么都七年了”

    梦姐姐又沉默了一阵,虽然电话里看不见表情,但秦可心都能想象到,此时的她,必定一脸哀伤

    “是啊七年了他现在,想必也二十出头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