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我要整他儿子!

    半个小时后,叶南和宁夕颜在政府大楼前汇合。

    “你哥什么职位?”叶南揉着鼻子问道。

    “市委组织部的吧,一个小文员。”宁夕颜随口答道。

    叶南点点头。

    没错,他们俩的老爸是省委组织部的部长,现在给宁夕阳安排在市委组织部,也算对口。

    虽说是文员,但这些官宦子弟,无非就是走个过场,基层锻炼,很快就会提拔的。

    “你联系一下,咱们去会会他!”叶南眸中精光闪烁。

    “嗯。”宁夕颜没有多说,拿出手机来。

    叶南能看出,她现在对于这位亲哥哥,十分排斥,感情上也很复杂。

    “喂哥”片刻后,电话接通了。

    “我我找你有点事在政府大楼前”

    “嗯好”

    挂了电话,宁夕颜对叶南道,“他说一会出来。”

    叶南点点头,没有说话。

    “待会你要怎么做?”

    半晌后,宁夕颜终于还是忐忑不安地问了出来。

    叶南沉吟了片刻,才轻叹一声道,“放心吧,肯定不会动手。”

    说着,顿了一下,继续道,“但那一天迟早会来的不是么?”

    宁夕颜闻言娇躯一颤,神色复杂。

    叶南能体会到她的内心想必非常痛苦。

    一个小姑娘,确实苦了她了

    大约十分钟,宁夕阳的身形从政府大楼里走了出来。

    当他远远地看见叶南站在宁夕颜身边时,明显的身形一顿,随即恢复正常,稳步前行。

    “小颜”走到近前,宁夕阳脸上露出十分慈爱的笑容,又转脸对叶南礼貌地笑道,“叶兄竟然也在,你和小颜认识么?”

    叶南心中冷笑。

    这孙子装得还挺像样。

    “认识认识,倒也多亏了你宁少!”叶南绵里藏针地道。

    宁夕阳哈哈一笑,似乎根本没听懂他的言下之意。

    此时宁夕颜低着头,两只小拳头紧紧地攥着,整个娇躯也在微微颤抖。

    不问可知,她对自己这位兄长依旧存有深深的畏惧!

    “今天想必是叶兄要找我吧!”宁夕阳随意瞄了一眼宁夕颜。

    “没错!”叶南揉着鼻子笑了笑,“宁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坐坐?”

    “行!叶兄开口,自当奉陪!”宁夕阳眼中也闪过一道光芒,淡然地笑道。

    于是三人就近找了一处咖啡馆,要了一间包厢。

    宁夕颜一路沉默无语,紧紧地挨在叶南身旁,半步不落。

    进包间落座以后,宁夕颜也是直接紧挨着叶南,坐在了宁夕阳的对面,看起来,她倒像是叶南的妹妹而不是宁夕阳的。

    宁夕阳若有深意地看了两人一眼,也不在意,自顾自地喝着咖啡。

    “宁少,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来,是示威的。”

    叶南只抿了一口咖啡,便单刀直入,开场就把话挑明了!

    这一手倒让宁夕阳措手不及,稍稍一愣,随即恢复笑容,“叶兄这是何意?不会在跟我开玩笑吧!”

    叶南真心懒得再跟这些人多废话!

    绕弯子什么的,最烦人了!

    不是叶南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是现在没有时间给他去和宁夕阳玩游戏!

    史蒂夫确实被自己震慑了,但不意味着秦可心的危险就解除了。

    整个建陵市,不知道还有多少眼睛盯着秦可心这块肥肉的异能势力!

    校庆大殿的时候,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就在明晚!

    想着,叶南眼神一凛,真元不动,只单凭本身地强大气场,逼视着宁夕阳,“宁少,我这个人不喜欢跟人绕圈子,如果你非要跟我装糊涂,那我也只能不讲理了!”

    宁夕阳面色稍稍沉了下来,却还保留了一丝微笑,“叶兄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说着,还朝宁夕颜看了一眼,“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难道是因为上次小弟追求程凝素的事情,叶兄生气了?”

    叶南冷笑,揉着鼻子看他表演。

    “叶兄何苦呢!”宁夕阳好像一脸委屈,“当时小弟真是不明情况罢了!叶兄竟然还把妹妹找来,一起向我兴师问罪,有些过了吧!”

    “哎”

    叶南闻言,长叹一声,无奈地摇头道,“宁少,你非逼我走最不愿意走的一条路,当真是半点都没为小颜考虑过!”

    说着,在宁夕阳不解的眼神中,叶南拿出手机,拨出了电话。

    “什么事。”伏河洛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疑惑,似乎没想到叶南这么快又找自己。

    “有个事要帮忙!”叶南不废话,直接道,“能不能尽快安排一下,将省委组织部宁部长双规了!”

    此言一出,不仅宁夕阳脸色骤变,宁夕颜也吓了一跳,惊恐地朝叶南看去。

    伏河洛没有沉默多久,“可以。不过找不到证据的话,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叶南轻轻一笑,“没关系,不用找证据,控制一段时间就行,不用为难他,我要整他儿子!”

    他肆无忌惮地当着宁夕阳的面说这话,嚣张的姿态无以复加!

    宁夕阳城府再深也难以抑制愤怒之情了!

    “行,一个小时!”伏河洛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叶南看了看已经处在失控边缘的宁夕阳,微微一笑,随即转首对宁夕颜道,“你放心,你爸没事,只是将他官场上的资源限制住,在我折腾你的好哥哥时能少点麻烦!”

    说着,叶南再次拨出一个号码。

    “叶南,有什么情况么?”这次是安子睿的声音。

    叶南微笑道,“安叔叔别紧张,只是找你帮个忙!”

    “哦,你说。”安子睿稍稍松了口气。

    “请你以军方的名义,出动一只小队,逮捕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儿子宁夕阳!”叶南眸中闪着狠戾的光芒,沉声道,“罪名嘛眼中扰乱社会治安,组织邪教,散步反动言论看着办就行!另外,我会招呼市局,出一份请求军方协助的报告,您放手做就好!”

    安子睿闻言,都没考虑一下,立刻就道,“行,半个小时!”

    对于安子睿来说,这点简直就是小儿科!

    有没有市局的协助请求都一样!

    叶南之后又给沈秋曼的父亲沈军去了个电话,交代一下之后,才将手机收起,玩味地看着宁夕阳。

    “宁少,你先喝着,我晚上去军营看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